从美国的人才成功学说说国内缺点什么

作者:吴云鹏,来源:科学网

刚结束一个专业年会,很高兴交了许多朋友,也看到国内的发展,看到几位著名海归的高论,见以下链接,在这里杂说一点个人的想法。

九 十年代初留学美国时,大部分都是靠奖学金完成学业的,和现在的小留学生还是很不一样的,记得同学里最富有的是父母亲公派出国的积蓄,也就是一两万美元,那 个年代的人们,普遍有一种在本能里对钱的渴望,也表现在对子女的期待里,在华人父母里做一个调查的话,进华尔街挣大钱肯定排在第一位,但对他们的子女做一 个调查,则可能完全不一样。

华 人父母对子女的影响,在高中以后是很小的,这是由美国的文化决定了的,本网的韩老师和蒋老师都因此有过无眠之夜。我的孩子也是一样,他对医学和科学的兴趣 从小学就开始了,在小学时很迷爱因斯坦,对艾滋病的资料感兴趣,在被那个排名第一的医学院邀请面试时,我做了一番研究,提议他考虑一下双学位,加一个MBA,那个学校的MBA进 华尔街挣大钱要捷径得多,结果被他一口回绝,他说同学里进麦肯锡做到数百万的,不就是钱吗?没什么意思。其实他那个专业里,集中了该校数理最优秀的一帮学 生,以这样的数理功底做什么都不成问题。另外一位同行朋友,对法律政治有期待,希望他的孩子能进法律界,像克林顿骆家辉那样,他的孩子却选择了父亲的职 业,进了一家医学院。

据说国内的人才国策,已经从吸引海归发展到放眼全球选材了,当年留在海外与两边经济状况差距有关的话,现在经济差距缩小了,仍有许多留学后选择留在海外就有点不可思议了。当年的印象,在那个年代能留在海外发展的也就是20-30%左 右,这是美国的劳动力市场的容量决定了的。作为移民局特聘的体格检查医生,我曾经接触过许多移民,不乏北欧富裕国家如瑞典,还有如乌克兰白俄罗斯的美女, 他们有共同特征,年轻,教育水平和综合素质高,国内移民的一个倾向是投资移民,这些孩子在国内生活无忧,选择到美国发展,事业未必一路顺水。

如 何吸引到全球的人才,这不是一句空话,这些不缺钱的小留学生都想留在海外的话,又如何让老外到中国去进入体制工作?说实话回去的这些大海归,如李小文,饶 毅等,他们更适合回国工作,也就是说他们对国内的工作文化和事业期望值比在国外更适应,尽管他们有许多牢骚。而对其他一大部分已经在海外呆下来的则正相 反,比如最近被科网赶走的海外正教授嵇老师。

美国是否像大清朝一样已经衰落?倒是中国的经济水平有长足的发展是肯定的。从这次专业年会看国内,发现国内有钱了,能请得起大牛来开会,也能发很好的文章,不过有一种东西还是很欠缺的,这就是西方国家的“肌肉骨骼”,是一种精英架构,不是文章和创收能衡量的。

洋 务运动时期,有一个中国特色就是“官督商办”,造成少数人暴富和政府官员大片腐败,对整个社会起了腐败堕落的作用,今天这个特色似乎仍旧如影随形。当年体 制外的知识分子的一个观测点就是国家之间的战争,看看是谁胜利做一番机制分析。日本连胜沙俄大清,在维新变法后,国家的“肌肉骨骼”的大大增强,远胜过腐 朽的沙俄和大清,军事战争机器实质就是一专业精英架构,这些东西都不是靠“官督商办”多创收和靠秀才多发文章能够搞起来的。西方发达国家各行各业都有一副 发达的专业“肌肉骨骼”,这是和发展中国家的最大差别。

在美国,医学行业有两个“江湖”,一个是医疗实践,是“肌肉骨骼”,另一个是学术研究,也就是生物医学,是“增强剂”。处于顶端的是引领两边江湖的人才,国内引进的则都是“增强剂”型的学术人才,对另外一个江湖完全外行。

在 海外生活了多年,为了克服语言文化的障碍吃了许多苦头,为了跨过医疗门槛,也不知道挨了多少“棍棒”,在两个江湖里摸过鱼知道深浅之不测,还不至于误导子 女走回头路。至于饶老师提到的朱家三兄弟之成功学大致也反映我们这代人的期望,不过在美国社会,医学门第之高不是国内能想象的,美国医学会的权威是因为其 智慧才识的厚度,而不是钱多牛皮大。拿一个成功的肿瘤医生去比一个成功的专利律师,谁的钱多牛皮大,大致也反映我们这代人潜意识里的缺乏和期待。

我更希望看到张老师的有深度的大作,而不是口水,出一部既有理论又有事实根据的大作,达不到汉廷顿的文明冲突论的水平,至少也要超过沈大伟这样的中国专家,只可惜张老师的大作没有这样的水平和说服力。

美国的专业精英架构和欧洲的一脉相承,而且做的更好,爱因斯坦来到美国,就变成了美国的爱因斯坦,中国有这样的适合专业精英的架构和土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