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车祸惨烈,司法未审舆论又先决?

  摘要:近些年来由于权力干扰司法在先,舆论对于司法的不信任,导致了民众觉得遇事似乎都有"阴谋","阴谋论"因此导致了"中国式互动"。凡是遇到事情,舆论界总是会通过各种"小道"消息主导舆论场,舆论影响司法也就变得理直气壮。

  近日,中国南京宝马肇事案受到舆论强烈关注,肇事司机王 某在限速60公里/小时的马路上,以160-180公里/小时的"火箭"速度闯了红灯,随即撞上了一辆正常左转弯的马自达轿车,马自达轿车后半车身被撞得 粉碎,车上两名年轻人当场身亡。车祸现场之惨烈,受到了舆论的广泛关注。

在舆论纷纷谴责肇事司机该遭天谴的同时,对于如何定罪,也引起了社会的广泛讨论,据腾讯网介绍,南京警方以涉嫌交通肇事罪将王某刑事拘留。根据 刑法第133条的规定,对交通肇事罪规定了三个不同的刑级:“犯交通肇事罪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肇事后逃逸或者其他恶劣情节的,处3年以 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7年以上有期徒刑。”

对于一个闯了红灯且造成两死一伤的宝马司机来说,如果最后是这样的判决,显然是不能足以平民愤。肇事司机在来往车辆及行人众多的闹市区,"自信"的飞过红灯,不顾后果,造成了无辜的两人死亡,这死亡不止是两个人,更是两个家庭的崩溃。

然而,我们再看看昨天发生在中国北京的另外一件事,一位照顾植物人丈夫长达15年的六旬老太崔某,终因家贫不堪重负,选择了残忍地勒死丈夫周某并割腕自 杀,结果是,自杀未遂,自己被救活了,丈夫却走了。我们在听到这样消息的时候,是不是觉得这位六旬的老太太该"杀人偿命"。然而,我们再来看看,事情的背 后。

这位六旬的老太太在其丈夫瘫痪15年期间,一直尽心尽职,悉心照顾,近些年来,由于生活压力大,自己的身体也越来越不好,觉得拖累了孩子,随决定勒死老 伴之后,自己也自杀。在经过割手腕、勒自己脖子、用刀划脖子及再次割腕后,崔老太在剧痛中感到十分恐惧,挣扎中给女儿打电话求助,遂获救。在公审阶段,全 村近百名村民及包括周某兄弟姐妹及子女在内的请愿书和谅解书,为崔老太求情,希望法庭能免予对崔老太的刑事处罚。

又一次的民意,将此事件推向了该酌情处理还是按法律的规章来办的舆论制高点上。司法独立,是一项为现代法治国家所普遍承认和确立的基本法律准 则,其目的是为了保障司法公正。而我们今天生活的时代是传媒渗透、舆论活跃的时代,如何避免在判案的过程中,排除这些舆论的干扰以及针对这些民意的"干 扰",立法机构如何能按实际情况去修订法律的条文是我们需要去考虑的。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犯了错误按规章制度办事本是司法机关的"分内之事"。但近些年来由于权力干扰司法在先,舆论对于司法的不信任,导致了民众 觉得遇事似乎都有"阴谋","阴谋论"因此导致了"中国式互动"。凡是遇到事情,舆论界总是会通过各种"小道"消息主导舆论场,舆论影响司法也就变得理直 气壮,似乎誓将"民意不可欺"的招牌高高悬挂在司法机关的"头顶"。而据中国现行刑事法律中关于定罪量刑的相关规定,并没有可以参考"民意"来定罪的规 定。

那么这些"民意"该不该听呢?

在民众的喊杀声中,如果"民意"的泛滥影响法律的判决,那法治岂不形同虚设?"民意"的声音左右法律的审判,这是法律的尴尬,更是法律的悲剧。法官坚守法治的精神,以法律为审判案件的唯一依据,这是值得我们赞赏的。

但另一个方面民众的声音也必须倾听,因为法律是为人服务的,当法律不适应社会实际情况的时候,立法机构怎样吸纳这些舆论声音作为法律修订的参考?这是中国立法机关应该认真面对、思考的问题。

像前面提到的六旬老太崔某的情况,包括其丈夫的兄弟姐妹及其子女在内的全村近百名村民都为其求情,并向法院递交了请愿书和谅解书。这说明崔某虽 然犯了法,但其行为可以得到大家充分的理解和谅解,没有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这种情况法律应该有相应的规定。所以在修改相关法律的时候,中国立法机关应该 充分倾听这种舆情,尊重民意,在法律判决上做出相应的减刑处理规定。

同理,在发生于中国南京的宝马交通肇事案中,中国国民对此群情激愤,要求严惩肇事者,对犯罪嫌疑人施以重刑;这种舆情也是合情合理,值得充分倾 听的。因为危险驾驶交通车辆会对公共安全造成极大的威胁,每个人都可能是这种事故的受害者,大家对此反应激烈是可以理解的。为了回应大家的关注,中国立法 机关应该修改相关的法律,对此类型的犯罪施以严刑峻法,以威慑恶意的交通肇事者。

但也不是所有的民意都应该倾听,因为有些民意只是像前面所说的情绪宣泄。例如最近在微信上特别火热的"人贩子一律判死刑"的众议。

有调查显示,有百分之七八十的网友支持对人贩子判死刑,这真是激愤的可怕。人贩子确实可恨,但我们不能一概而论的置于所有人贩子死刑,这样只会从一个极端 走向另一个极端。我们应该对于这种“极端”保持警惕。而对于“民意”说要必须判死刑的说话,中国的立法机关是可以忽略的;但也必须重视民众的心理,在立法 时有一定的民意体现。

法律的核心思想是公平、公正、合理,倾听民意也必须以这一核心思想为基础。如何让民意与法律的公正精神实现完美的结合?中国可以借鉴英美的陪审 员制度,让民众有更多的机会参与法律的审判,倾听法律的声音,体验法律的公平、公正、合理。只有国民更多的参与法律、了解法律,他们才能更好的理解法律, 发出合理的有法治精神的舆情声音。

作者:秦岭,来源:共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