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焦虑的人的时候,要记得这13件事

焦虑很艰苦,不是吗?焦虑,不只是对患上它的人来说是艰苦的;焦虑对你,就是在他们经历焦虑的时候陪在他们身边的人,也是艰苦的。有时候,焦虑的确会让人混乱,所以,请把这篇文章当作是你的小抄:爱上一个焦虑的人的时候,必须记得的13件事。

焦虑很艰苦,不是吗?焦虑,不只是对患上它的人来说是艰苦的;焦虑对你,就是在他们经历焦虑的时候陪在他们身边的人,也是艰苦的。对双方来说,焦虑在情感上的需求很大。它有时在肉体上会很费力,当然大多时候会在心理上也费力。

为了迁就焦虑,计划有时必须改变。某些情况有时候必须避开。计划的时候,必须更仔细。情感上的需求,可能会每天改变。有很多工作要努力,而理解他们的心情,可能会很难。

有时候,焦虑的确会让人混乱,所以,请把这篇文章当作是你的小抄:爱上一个焦虑的人的时候,必须记得的13件事。

1. 他们不只是他们的焦虑而已

没有人喜欢以他们的一个特征而被下定义。如果你真的要支持一个焦虑的人,你就要提醒他们,你欣赏焦虑后面的人。要意识到他们不只是他们的焦虑而已。

这么做似乎是常识,毕竟,我们大多时候不会以一个特征来看待别人,但是人们往往会因为精神健康问题而看走眼。他们依然是人,有着别人都会有的复杂性。请记得这一点。

2. 他们很容易就会累

焦 虑非常地累人。能够理解焦虑有多累的,似乎只有焦虑的人本身。焦虑使人们活在过于紧张的状态当中。他们时时戒备,心情很少会平静,而身体则是处于战斗或逃 跑的状态。他们那么过于紧张,随之而来的就是疲惫。没有焦虑的人能轻松处理的状况,对焦虑的人来说,就会更让他们疲倦。

你曾有过一个非常有压力的工作周吗?你这一周的每一天醒来的时候就会想,“哇,真希望能尽快休息”。这就是焦虑的人的每一天,而这非常地累人。你下次叫一个焦虑的人要更有“生产力”的时候,请记得这一点。

3. 他们很容易就会不堪重负

焦 虑的人会因为之前所提及的过于紧张的状态而很容易不堪重负。他们意识到周围发生的一切事物。每个声音、每个动作、每个气味、每个灯光、每个人、每个物件。 对于这样的一个时时处于戒备状态的人来说,一个似乎不会那么令人不堪重负的情况(如:想到较多的人在房间里说话),可以使他们头晕目眩。

当你试着鼓励一个焦虑的人去某个地方的时候,要记得,你所享受的刺激物,也一样可能让他们不堪重负。要试着不让他们被迫留在这个情况当中。要确保他们知道他们可以离开,而且随时都可以离开。

4. 他们很清楚地知道,他们的焦虑是非理性的

他们即使知道他们的焦虑的非理性,也不会使他们的思想缓慢下来。这也不会防止脑海思想起许许多多的不同的最糟的情况。如果焦虑能够以一句“这是非理性的,不需要再担心它”而得到解决的话,大多数有焦虑的人就不再会有任何问题了。

焦虑最糟的一件事就是:他们很清楚地察觉到自己的非理性。光是指出这是非理性的事,不会帮助他们,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了。他们需要的是同情、理解与支持。他们很少需要有关他们的焦虑有多非理性或无谓的忠告(因为这不能算是忠告)。

5. 他们会表达出他们的感受(而你只需要真正聆听)

焦虑,不意味着他们不能表达或沟通。(除非他们正在恐慌,因为他们在这个时候就很可能做不到,而你也不要试着让他们这么做!)他们还是喜欢说话,而他们也还是喜欢为自己说话。他们会告诉你他们的感受。

当 人们认为一个患上焦虑的人(或者有任何问题的人)不能或不愿沟通的时候,很多时候,这是因为他们选择不这么做,而这通常是因为他们上一次畅所欲言的时候, 对方却不屑一顾。因此,你下一次认为他们不能为自己说话的时候,记得:沉默是金。让他们有机会说话,然后花些时间聆听他们。

6. 他们不要有人在他们恐慌的时候不断问他们:“你还好吗?”

当你看到一个人在焦急,而你知道他们有焦虑的时候,就没有必要问“你还好吗?”。

你 已经知道了答案。他们的心脏正在迅速地跳,他们的手正在冒汗,他们的胸腔紧绷着,他们的四肢因为肾上腺素而发抖,而他们的脑海刚刚陷入了大脑边缘系统的 “战斗或逃跑”反应。说真的,他们在心灵某处或许认为他们快要死了。因此,与其问“你还好吗?”,不如尝试一些更有帮助、更有建设性的问题。以下是几个好 例子:

  • “记得你的呼吸。”
  • “记得(请插入之前用过有帮助的手法)。”
  • “我能带你到一个更宁静/安全/平静的地方吗?”
  • “如果你需要我的话,我会在这里。”(这个时候,你就应该让他们独处,除非他们要求你留下)
  • “你正在恐慌,而这不会长久的。你曾经克服过这样的事,而你将会再次克服它。”

不过,这一切的关键是:如果他们要求你让他们独处,就让他们独处吧!他们有处理自己的焦虑的经验;让他们以自己的方式克服它。

7. 他们会感激你陪伴着他们

焦虑对所有参与的人来说是艰苦的,这也包括了你。他们理解这一点,也理解他们的非理性;他们明白你有一些事没做到,是因为他们做不到。他们没有忘记他们需要什么样的支持。

所有焦虑的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会过度地思想,而且是非常过度地思想。这些过度思想,一部分总是会回到支持他们的人的身上。你的支持不会被遗忘,不管你觉得你的支持有多微妙。

8. 他们可能很难放手

焦 虑的一部分,就是不断地过度思想,但是要真正理解它的话,我们就必须了解过度思想从何而来。当一个人在生命中面对一个有创伤力的事件的时候(大多数焦虑的 人经历这样的事,会比别人更多),如果这方面的记忆处理得不妥当的话,这个记忆就有可能会被储存在大脑的边缘系统的一个部分,而大脑会利用这个部分来决定 我们是否有“风险”。

这个记忆不像日常记忆一样被归档,而是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储存在大脑中完全不一样的位置。这会造成大脑对于这个记忆产生不一样的反应。大脑正积极试着在具创伤性的记忆和现状之间连在一起,而这就是过度紧张状态的原因之一。

当大脑被困在这个循环之中的时候,要放手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当大脑通过持续的焦虑而练成了滞留在这个循环之中的时候,放开任何事物可能会是一件难事。焦虑的人未必能够“放开它”。他们的大脑不会让他们这么做。因此,不要为了这件事而为难他们。

9. 改变对他们来说可能会很难(即使改变是预料中事)

不管我们是否有焦虑,我们都有一个舒适区。即使是最随遇而安的人,也会在挑战舒适区的界限的时候遇到困难,更何况是焦虑的人。焦虑的人不是讨厌变化或者挑战舒适区的界限,因为他们一旦开始这么做,他们就可能会兴盛。他们只是在开始这么做的时候觉得很困难。

焦 虑的人往往从焦虑中可得到的唯一解脱,就是当他们被允许留在他们的舒适区里面,周围没有重大的变化发生的时候。当他们面对重大的变化,必须连根拔起的时 候,他们要安顿下来,再次建立他的舒适区,可能要花更多的时间。只要记得,要对焦虑的人持有多一点的耐心和理解。他们真的在尝试。

10. 他们不是(总是)故意不理你

处理焦虑的一部分,就是控制随之而来的内心独白。有时候,这个动作可能会让人很忙。最怪异的事物,可能会使焦虑的人的脑中引发隐晦的思维。如果他们在对话的时候突然心不在焉,他们很有可能就是在过度思考着刚刚听到的话,或者他们是试着平静下来。两者都需要很强的注意力。

他们不是不理你;至少不是故意这么做。他们只是试着不在你的面前崩溃。你不需要问:“你还好吗?”,更不需要质问他们是否听到你说的话。有重要的事交待的话,可以在他们比较有注意力的时候轻轻地提起这件事。

他们的脑海,有时候可能像一个战场。他们会在对话的时候突然心不在焉,而且如果他们意识到的话,就会感到内疚。要安慰他们,告诉他们你明白,也要确保他们已经完全消化了你们谈论的信息,尤其是在给予他们某些责任的时候(最好也要记录下来!)

11. 他们有时会心不在焉

像上面一点提到的一样,他们在对话中有时会心不在焉,但是其它的场合也会引发这样的反应。日常生活中的事件可能会使所有人陷入沉思,但是对于焦虑的人来说,任何事物有可能引发沉思。他们时常会退到心灵深处去,而你也会注意到他们脸上空虚的表情。当他们沉思的时候,像爱情电影里头那样吓他们一跳,未必是可爱的一件事(但是有些时候的确是可爱的!)

要时常轻轻地推他们一下,让他们回到现实生活中。提醒他们身在哪里,正做些什么(不是真的这么说,他们是焦虑,不是短期记忆丧失),并且确保他们意识到这一点。他们会很感激你这么做。

12. 他们未必会把焦虑当作限制看待(你也不应该这么做!)

一 个人有焦虑是没有错的。当然,这有时候会是一场挣扎,但它不完全是一种限制。焦虑已经塑造了当事人的一部份,最终也有使他们进步的潜力。焦虑有可能让他们 以一种很不一样的方式看待世界,而且这往往也是有好处的。症状、过度思想、错过某些活动,都可能很糟糕,而生命中的一切,都有糟糕的可能性。就因为一切可 能糟糕,不代表焦虑的人会选择这样看待它,至少不是不断这么做。

记得,焦虑就是他们的性格的一部分。记得,焦虑就是他们由自己生命中的经历汇集而成的自我的一部分。焦虑也有好处,而许多焦虑的人(在“进步”的时候)选择看到这些好处。你也应该这么做。

13. 他们好棒!

他们像地球上的其他人一样,都很棒!(这就是你爱他们的原因,是吧?)专注于任何问题的厄运与忧愁,是那么的容易,但是,克服它的一部份,就是记得问题之前已经有的、问题之后将会来临的好事。

选择看到其中的好处。选择看到情况的好的一面。选择看到好事。他们做得到的话,你也可以做得到。

小 抄终于写完了。将这些点子铭记在心,你的整个经历可能就会更简单,也有可能不会更简单。我们都是人类,也是独特的。对一个人有效的事物,对另一个人反而可 能无效。但是,有一个事物绝对是有效的,那就是:有爱心的同情心。如果从这篇文章中学到一件事的话,那就是:每个人,尤其是挣扎的那些人,都应该得到同情 心,因此,要把同情心传出去。

译者: 搬那度原作者:JAKE MCSPIRIT,来源:译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