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谈怎样的大学校长才算是好或者较好的

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好像说起来还有点难度,那么就随便讲讲吧。不想讲太多、太细的,假如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都讲点。

我这里想讲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大学校长,含副校长、书记、副书记等校级负责人,就是要以学术为重,以对广大教师的亲和为重,而非以行政为重及以行政干 部系列为重。因为大学嘛,就是要有好的学术氛围,那么这个好的氛围首先需要从校长、书记尊重从事学术的这一大批教师和其他科技人员为前提。因此,大学校长 等要比较随和,把自己当做这些学者、同行中的一员,而非是一个在上面手握大权的管理者那样。这种想法和做法,只是在政府和政府各部门直接管理的其他事业单 位,即便是含有技术成分较高的事业单位可能还大致可以。但是这些事业单位,对于高层科技人才也是要多些尊重的。

那 么,大学的校长呢,就应该不带那么多的官架子、官样子才比较好的。而且,要主动地喜欢与教授、副教授和其他科技人员联系和打交道,听他们的意见和想法,而 且要立即付出行动,改进工作和调整不足之处。这样,这个校长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和印象就会好,口碑也会好;其实,这样学校的工作也会做得较好或者很好的。 假如,凡事就是几个人商议了就去颁布,要么把几个中层干部含一些学院的院长等召集过去开个会,一项什么措施就颁布和实施,搞得全校老师就觉得这是个“衙 门”,所以就是对高校的行政化很有意见。而这样,又助长了学校里许多人想着去当个官的那种心态,不那么专注教学和做学问。

那么,凡是遇到学术的问题,应该是请这方面专业的专家,即授、副教授等来开论证会、讨论会,而不是请那几个学院的院长来讨论与这个学科和专业都不沾的学术的事情。也不能动不动就打着是开了校学术委员会会议讨论、通过了的旗号这样的做法。说实际的,在20多个或再多一些的学术委员里,校级领导占了很多了,其他的是那些院长、副院长;有的学校为了避这个嫌,把院长等中层干部给免进了,但是校级的还在那,仅剩那其他的10多 个不是行政领导的,仅仅这些人,一个学校,几百个学科(含二级学科及部分三级学科),那么多的专业,他们能涉及到多少呢?可能外行来评议的事还是很多的。 因而又造成了学术在发展上受到不合理的对待和负面的影响了。因此,类似的评价、评议,要请真正与要评议的学科相近或者比较相关的人去评才合适的或者较为合 理的。目前,较多学校的一些评议,基本上是那20、30个校学术委员里,95%的 外行在那评人家专业的东西;如化学的项目和内容,被文学、法学、物理、计算机、地理、信息、工程等等专业的学术委员们在那评审。能评出个什么来?像化学的 学科,你就是要请本校、甚至外校的化学方面的专家、学者来评审,哪怕是方向有些不同的,但是学科相近或者很多方面可以相互贯通的就可以。比如,生物科学的 10多个二级学科之间的研究者的相互评议;还有,林学与生物学相通、生态学与环境科学相通,生物学与作物学、植保、园艺与园林等相通,这属于学科的相互交 叉、融合及理论与技术、策略等层面的结合应用。那么这样就比上述的跨了那么远的学科的人去随意的评能评出个相对合理和较为公正的结果和意见。这是国外许多 高校推崇做的。即便一些国外高校没有做的,中国可以先做,为何什么都要看人家,跟着人家学,而没有或不愿有多一些我国创新的方式让国外来学呢?而 校学术委员会要做的是在审核层面再把一下关,看是否前面专家的评议还有何明显的不足,假如有,必须列举事实,有凭据,必须做好记录,供各位委员讨论。但 是,此时还是会遇到极大部分的委员为某个被评议内容的外行问题,因此,需要把待进一步讨论的那些项目和内容放到第二次会议请原来参加评审的专家来进行论 证。这看起来麻烦,但是其好处多,可以约束前面的起关键作用的专家的同行评议要认真、负责;同时,反映高校做事情的严谨和注重学术性;如没有什么问题的, 则要全部通过的。而有的学校这方面是做得较好的。校长就是需要做这方面的工作,那么就要少点官僚化,多些学术性。

而 且,大学校长平时要多在校园里走走,多巡视,多主动到教室、实验室、教研室和研究室与教师们交谈,而且,最好不要带个什么随从,在大学里,又不是出去考察 等。而且对教授、副教授要足够的尊重和乐于攀谈,甚至对其他教师也要力争能这样。这里,体现了学校对教师们的重视、支持,给予他们温暖和鼓励,他们会认为 学校就像自己的家园,必须好好建设,多用心把各项工作做好。

同时,最好能多一些与研究生们沟通(不是指自己指导的,那是肯定要沟通的),还要多参加一些以他们为主的比较大型的文娱活动等,到那唱个歌,讲些话,多给些激励。而与本专业相关的研究生的学术活动,如了解到了,也应该适当参加一些。

这里,我举些例子,看看大学校长是不是这样的好,是不是能够做到这样。我读本科、研究生在3所大学,广西大学、西南大学和中山大学,工作在2所高校。那么见过的校长和副校长、书记等校级负责人是比较多的。我认为多数校长和书记都能或者基本能做到我上述所说的方面,但是确实有少数做得不足的或者需要再努力一些的。这里只讲好的。

有 位校长,经常自己一个人到校园的各教学楼巡视,看上课的情况,有问题的及时指出,搜集情况,出台整改措施。而同时,常到各教研室、实验室里,与教师和实验 师们随便地座谈,他何时到哪,事先都不讲,也没有行政人员陪着的。是随机地去巡视,因此,大家很欢迎,也习惯了。像与大哥、小弟(对于年长的教授而言)交 谈式的,有说有笑,畅所欲言。学校的运行可好了。

一 位大学的副校长,很尊重教授,自己也是教授、博士和博士生导师,可是,到一个学院里谈工作,在从一个会议室,到另一个设有一些展示等设施的会议室时,不是 自己走在前面先进去,让后面一大帮的其他人跟着他后面,而是主动让一个没有任何行政职务的教授先进,做出:请的姿势,而教授推让,可他坚持要让教授先请, 其他的有行政职务的院长、副院长等教授们则在这位副校长的后面等着。在这位副校长的心里是这样认为的:学校就是以广大不带行政职务的教授、副教授(含一些 研究员等)为主要力量的,必须高度尊重他们,而那些有行政职务的,是做服务为主的,他们在校的行政工作会议上,与校级领导之间构成的是行政隶属关系。而在 平时的教学、科研等工作上,以其他教授、副教授等优先。这样的思维是好的大学运作的理念。当然,在这位副校长的坚持下,这位教授则很感谢地先进入会议厅。 这位副校长的很好的学术和工作风范,赢得了该校广大教师们的赞誉,2年多之后,他就调到另一所大学当了正校长,把这个学校的各项工作搞得很好,发展和进步得很快。后来又调到“211”大学当了正校长,学校的各项工作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成功和长足的发展。

还有的校长,平时就喜欢在校园里走,与老师们聊,还常参加研究生的活动;这些例子都是“985”和“211”大学里校长的例子。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听说清华大学的几位校长也是这样风格的,其中一位,在自己在校园里走走、看看的过程中,几位新来报道的女生,见到这位长者如此随和,就叫他帮她们看行李, 她们去办点其他的手续等。待好一会她们回来了,听到一位老师对这位老先生说:校长,你在这里干什么呢?她们诧异和惊喜地几乎同时说:啊?他是校长啊!心里 很是感激!校长微笑着点点头,欢迎和鼓励她们好好学习。

这 些经历和想法在此阐述,只是希望能给我国高校处在管理位置的人员及教师们一些参考和借鉴。希望我国的高校能克服目前存在的不足和困难,不断提出新的有效的 策略,提高所培养人才的质量,把学校的秩序搞好,使得学校能够有好的风气和氛围,学者能安心、静心和愉悦地教和研究,为我国科技和教育事业做出更多的、好 的贡献。

作者:黄玉源,来源:科学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