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孩子还爱科学吗?

有地区对中学生做了调查,结论是 约六成学生将来不想做科学家。尽管相关报道讲得比较详细,但有些情况还是有点语焉不详。似乎有这样几个原因,一个原因是经济领域的专业似乎对这些学生更有 吸引力,一个原因是学生们认为做科学家单调枯燥,没有什么意思。对于这两个理由,其实感觉有点冲突。因为学生们根据什么会认为经济领域里的专业更有吸引力 呢?他们真的了解经济领域里的专业,一定就比科学家所从事的工作更有趣吗?估计还是认为做银行或者做证券会赚更多的钱吧?估计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那 么隐藏在不喜欢做科学家的原因里,肯定就包括了做科学家就挣不到大钱的原因。对于不大点的孩子,金钱对他们的吸引力已经如此之大,可以操控他们对未来职业 的选择。那么可悲的是,这种操控实际上已经抹杀了孩子们那最可贵的想象力。而他们自己却不知道这一点,这其实就可加可悲。

不是说,从事银行等金融领域中的职业就一定不如科学家。问题在于,他们其实也不了解这个领域里的工作状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前两天,读到一本关于金融领域的美国小说,英语名称是“Ugly Americans”,译成中文叫《洗劫东京》(题为UglyAmericans的美国文学艺术作品可能太多了,小说影视都有)。作者是Ben Mezrich,其中说到进行证券买卖的工作,就是通过鼠标按来按去,几百万、上千万的交易就是通过如此枯燥乏味的动作完成的。这样的工作几乎没有一点技术含量,做这样的工作会比做科研更有趣吗?反正我看不出来。

年 轻人就是年轻人,看问题比较简单,以为挣钱多的工作就是好工作。其实,除了钱多钱少的区别之外,几乎所有的职业工作都有单调枯燥的一面。就连所谓艺术创 作,无论是绘画、雕塑、音乐创作,同样也有单调枯燥的方面,任何工作都逃避不掉这样的状态。认为科学研究工作有单调枯燥的一面就不喜欢做科学家,说这样的 结论是由中学生得出来的,我多少有点疑惑。或许有些许中学生近距离地接触过科学家正在工作的样子,但那表面的短时间能看出些什么来呢?在这些中学生眼中, 什么样的工作才没有枯燥和单调呢?

在 我们小的时候,做个科学家不只是一个神圣而且神秘的工作,而且几乎是可望而不可即的理想。要做成科学家,实在太崇高了,一般人怎么可能做得成?这就是我们 小时候在小脑袋瓜里能想到的东西。后来接触到一些科学家,看到他们的工作,知道他们的工作也有平凡的一面,但那种工作的神圣和伟大仍然会让我感动。我们学 校的高镇同教授,做他的材料疲劳实验,要处理上亿个数据。虽然这些数据主要是靠计算机采集和处理的,但仍然可以想象到那种工作的枯燥和无味。但是,没有这 样的枯燥和无味无趣,也就不可能发现其中的奥妙,不可能取得那意想不到的结果,不可能在科学的道路上有所收获。这就是科学研究的乐趣之所在,也是科学研究 的意义之所在。

这帮半大孩子们,有那么多不想做科学家,这对于我们国家的建设和发展算不上什么好事情。每年高考后,各地的状元们都一股劲儿地奔着各个类型的管理学院而去,就已经显现出其中的隐忧了。80年代,状元们多少还喜欢读物理学、数学这样的专业学科,而现在的状元们对这样的领域都是恨不得敬而远之。到底是哪里出了毛病?这确实值得我们好好想一想。

由 于所了解的情况不是很多,很全面,所以也不好乱说。但是有一点是值得注意的,就是对于科学本身,我们的教育已经不那么重视,对于科学家和科学事业的宣传, 我们的各类媒体都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兴趣来。电视里,天天都是各类选秀节目,不光唱歌,做达人秀,还要比着谁这前半辈子有多惨。这都是照搬境外电视节目来挣 钱的,睢咱们电视台做节目的这点出息。国外特别是发达国家,在电视节目上是比较重视科学教育的。不说别的,单一个discovery就 下了极大的功夫。咱们呢?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做了不少宣传民族地理的节目,是不错,但那属于人文地理方面的节目,毕竟不能算是科学教育的节目。而中央 电视台的科教频道,前些年最火的是百家讲坛,那也是人文历史方面的,跟科学无关。电视如此,广播就更不用说了。无论走到哪个城市,那里的各个调频台,随便 一听,都是吹牛治病和卖药的。这么乱的状态,怎么就没人管一管?北京电视台也有个科教频道,可是平时最多的是法治节目,也没见过多少与科学教育有关的节 目。电视广播如此,其他的媒体还能有多少空间会让科学教育占有一席之地?

小时候,有关科学的宣传画,一般都喜欢用一个原子核加上几个核外电子围着原子核绕行的轨道而构成的原子模型,一般都用三条轨道,很对称的样子。那就是当时科学最高领域的象征了。还有,过去提出的“五爱”里就有一条是“爱科学”。现在呢?

(作者:胡懋仁,来源:科学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