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建军:推进治理现代化须重视非正式制度

  制度作为社会的游戏规则,一 般由法规等正式制度和道德、禁忌、习惯、传统、行为准则等非正式制度两个部分组成,目的是对人们的相互关系做出系列约束。非正式制度是人们在长期的社会交 往中逐步形成并且是无意识接受的行为规范,一般没有强制约束力,而是通过社会认同形成的自觉约束,具体体现在中国传统的习俗约束和道德规范上。

当前,关于非正式制度的研究,学者多集中在政治学、制度经济学、公共管理学等领域,探讨的重点在于其如何在社会发展进程中的作用机制,如何与正式制度在 社会资源分配过程中进行博弈以及最终达到何种程度的平衡等。而对非正式制度与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关联研究,探索如何将其置于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动态环境中,考 察非正式制度自身变迁及与国家治理现代化互动的过程,并观察其在国家治理创新中扮演的角色,则是新兴的话题。

中国五千多年传统文化中形成了各式各样的非正式制度,在国家治理现代化过程中,需要深入探索如何汲取传统习俗中的有益成分,并摒弃不利要素。正如习近平 总书记所指出的,我们要从五千多年的中华文明中,牢记历史经验、牢记历史教训、牢记历史警示,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有益借鉴。这是因 为,作为具有正面意义的非正式制度,可以最大程度消除科学、法治与人性关怀之间的断裂,有利于营造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和谐环境。非正式制度的价值和意义主要 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非正式制度起着规范人们行为 的作用。正如诺斯所指出,制度提供给人类的是相互影响的框架,并建立了构成一个社会的合作与竞争关系。在这种条件下,个体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就会受到来自文 化价值规范等元素的影响,人们的心理状态决定其行为表现。因此,非正式制度虽然是隐性的,但其作用是外显的,是人们社会行为中不可或缺的规范,并形成对国 家治理现代化进程中正式制度的有益补充。

其次,非正式制度是一种无形的公共物品,促进与正式制度的融合。非正式制度作为 一种行为规则,作为实际意义上无形的公共物品,它是人观念的体现以及在既定利益格局下的公共选择,虽然人们日常生活和经济运作中多数是按正规制度和产权来 安排的,但正规制度只能决定人们选择的一小部分约束;非正式制度作用体现在节约交易成本,推动正式制度正常运行,甚至能构成正式制度运行的理论基础和最高 准则,并在社会的发展中逐步转化为正式制度准则,从而促进民众政治认同感的提升。从这个角度而言,国家治理现代化的理念是为解决复杂的社会结构、多元的公 共服务对象及多样化的社会需求寻求建设性的构思,治理现代化过程与非正式制度变迁在理念上具有异曲同工之妙。两者能相互融合、互为支撑。

最后,非正式制度促进共享价值观的形成,凝聚社会信任,达成社会共识。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不仅需要完善各种正式制度,而且需要通过非正式制度有效整合 社会意识、引领社会思潮。当前,随着社会经济结构和人们生活方式的巨大改变,这种剧烈分化给传统意义上政治社会信任带来很大挑战。信任的缺失使得社会共同 体中人们之间的交往与合作处于低效率状态,无形中增加了社会交易成本。国家治理现代化要求有效协调与整合各方意见,增进社会治理主体间的互动与合作。实践 表明,非正式制度可以发挥价值整合功能,促进人与人之间的社会信任感,进而达成社会共识,推动社会共同体和群体思维的形成。一个社会基本遵循的价值体系形 成于人们的意识,通过实践的不断强化内化为人们的精神追求,并外化为人们的自觉行动,为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提供理念共识。

国家治理现代化进程中,影响国家政治运行状况的因素很多,既要实现社会发展进步和经济转型升级的目标,又要增进社会合作与政府信任,因此,治理现代化进 程中必须重视非正式制度因素,发挥非正式制度作用。这就需要客观认识和区分中国传统习俗中非正式制度的不同类型,实现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深入探索国家治理 现代化与非正式制度二者的契合点,注重吸纳传统文化中的非正式制度,进而促进整个社会行为有序,社会关系和谐。

(来源:南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