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叫工会——简明经济学百科全书条目解释

审校:秦吉宁(清华大学)

翻译:楚海家、丁扬、秦吉宁(清华大学)、金扬(美国西北大学)、郑亮(北京大学)

尽管工会在民歌和小说中被广泛传颂,被当作了受压迫工人的大无畏的支持者,但经济学家们并不这样认为。研究工会的经济学家,包括其中公开支 持工会的那一部分,通过分析得出的结论是:这些组织只不过是一种卡特尔,它们通过限制公司和企业的劳动力供给,来获得高于竞争市场的工资。

很多工会确实为他们的会员争取到了更高的工资和更好的工作条件。然而,在实现这一目的过程中,它们所在公司的工作岗位减少了。根据需求定律 可以预测另一种影响:如果工会成功地提高了劳动力的价格,那么雇佣者就倾向于雇佣更少的劳动力。因此,在劳动力市场,工会是一股最重要的反竞争的力量。他 们的所 得完全由消费者、非公会工人、失业者、纳税人和企业主买单。

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家理查德·弗 里曼(Richard Freeman)和詹姆斯·麦道夫(James Medoff)对工会还比较客气,但他们也仍认为“如果不是所有,最起码大部分的工会都享有垄断权利,他们利用这份权利来获得比竞争情况下更高的工资。” (1984, p. 6)。

工会为其会员维持高工资的能力,依赖于从政府那里得到的合法的特权和豁免权,这表现为政府的“选择性执法”。工会得到的这些合法特权的目的,是限制其他人自愿地接受低工资的工作。

工会的反对者,米瑟斯在1922年写道:“总而言之,工会的权利就是对‘破坏罢工者(strikebreaker)’可以采取原始的暴力手段进行打击”。有趣的是,人们总把公平执法的希望寄托在警察身上,而他们本身就是深度工会化的。

美国工会享有很多法律赋予的特权。工会可以不纳税,不受反垄断条款的制约。公司在和工会谈判时,必须要有“善意”,这都是立法规定的。这个 听起来有点天真的词汇由国家劳工关系委员会为了应对类似于博尔韦尔(Boulware)的做法而提出的。这种做法因通用公司前副总裁的名字而得名。

为了缩短劳资双方谈判过程,莱米尔·博尔维尔(Lemuel Boulware)直接将最终薪水的合理性,直接向雇员、股东和公众做了通告(所以被工会视为缺乏“善意”的行为——译者注)。工会也可以强迫公司允许工 会使用他们的财产。

一旦政府认可工会的地位,允许其代表一群工人,那么以后这些工人就只能由该工会代表,而不管个别雇员是否需要这种集体性的代表。在2002 年,工会代表了大约170万有薪雇员,他们都不是工会会员。同样,工会领导人可以从会员和非会员那里强征会费,以此作为保住这些会员和非会员的工作的条 件。

尽管联邦法律并不允许,但工会经常把这些会费基金用于政治目的,比如政治竞选和投票注册等与劳资 谈判、雇员委屈毫不相关的事务。劳资纠纷中 发生侵权行为造成损失需要赔偿时,工会往往相对容易免责,这使他们免于联邦法庭的判罚,而美国法律“联邦法律优先”的原则使得州立法也对工会无可奈何。

诺贝尔奖获得者哈耶克曾总结道:“我们现在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工会已经变成这样一个罕见的状态,它享有的特权使得一般的法律条文都陷于失效”(1960, p. 267)。

工会在竞争环境中是难以兴盛的。就像其他的卡特尔一样,工会依赖于政府扶持和保护。工人卡特尔在两次世界大战和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大萧条时期 有了突破性发展。联邦法律——1926年铁路法案(the Railway Act of 1926)(在1934年进行过修订),1931年的戴维斯-培根法案(the Davis-Bacon Act),1936年的诺里斯-拉瓜迪亚法案(the Norris-LaGuardia Act),1935年的国家劳资关系法案(the 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Act),1936年的沃尔什-海利法案(the Walsh-Healy Act),1938年的公平劳动标准法案(the Fair Labor Standards Act),各种各样的战时劳工委员会(war labor boards),以及1962年肯尼迪政府的对公共部门工会主义(public-sector unionism)的鼓励——所有这些都增加了工会的垄断力量。

私人企业中的工会多出现在集中度很高 的或是仅专注于某一特定区域的手工业和制造业部门。这一点很有意义。雇主数目不多和雇主位置集中,这两 个因素都使得工会更容易组织起来。相反的,如果雇主众多或雇主所处的地理位置分散,那么贸易、服务业和农业等行业内的的工会化趋势就会受到极大的限制。

2002年,政府部门的工会化率是37.5%,比私人部门的8.1%要高出四倍还多,这进一步说明工会在管制严格、垄断盛行的环境中做的更 好。即使是在私人部门,最高的工会化率(23.8%)也出现在运输业(航空,铁路,货车运输,城市运输,等等)和公用事业部(21.8%),这两个管制严 格的产业。

工会在经济上带来什么后果呢?2002年,全职的非工会工人平均每周挣到587美元,相 比于工会成员的740美元要低21个百分点。 1985年,格雷格·刘易斯(H. Gregg Lewis)经过对两百个经济研究案例的调查分析,得出的结论是,工会使得工会成员的工资比同等熟练程度的非工会工人平均高14%到15%。

另外一些经济学家——哈佛大学的弗里曼和麦道夫,以及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彼得·林曼(Peter Linneman)和迈克尔·沃奇特(michael wachter)——认为工会溢酬在20世纪八十年代是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甚至更高。在最近一项国家经济分析局的研究中,大卫·布兰奇弗洛尔(David Blanchflower)和亚历克斯·布莱森(Alex Bryson)发现了从1973到1995年间的稳定溢酬水平:18%的工会工资差额。

工资溢酬随产业与企业在商业链条上所处的位置不同而不同。服装和纺织品产业工会、代表白领政府职员或是教师的工会往往对工资没有多少影响 力。但是对于煤矿工人、建筑工人、飞行员、商船船员、邮政职员、卡车驾驶员、铁道工人以及汽车和钢铁产业的工人来讲,如果他们是工会成员,那他们比熟练程 度相当的非公会在成员的工资高出至少25%。

在20世纪九十年代末的工作热潮中,顺着历史发展的潮 流,工会溢酬遭到了侵蚀。工会主导签订的工资协议往往在三年内相对固定,所以在工作热 潮中它的反应速度就要落后于更富有弹性的非工会工人。情况的逆转发生在二十一世纪之初,随着劳动力需求的减弱,非工会工人工资的增长迅速减缓,而工会工人 的工资继续高歌猛进。

工会成员享受的工资优待来自于两方面因素。首先,作为垄断供给方的工会把工资 抬高到了竞争性工资以上;其次,由于工会成员要价太高企业难以 负担,一些工人就被迫转向没有工会组织的岗位并接受低工资的工作,这使得非公会成员的平均工资下降。如此一来,工会成员的获益实际上是建立在被迫转向低薪 工作甚至失业的工人们的损失之上的。

虽然有许多人花言巧语企图推出相反的结论,但事实是工会阻碍了黑人、妇女和其他少数人群体的经济发展。这是因为工会一旦将工资提高到竞争性工资以上,就会带来另外一个效果——限制岗位的数量。

工会会按照血缘关系的亲疏远近、肤色等歧视性排序的方法来分配这些岗位,而不是通过竞价的方式将工作分配给最适合这工作的人。

正是因为木匠工会、铁道工会等同业公会在影响工资、雇佣工人方面拥有比汽车、钢铁工会等产业工会更大的垄断权力,他们才有了更多将少数族裔工人排除在外的机会。产业工会必须将所有被雇佣的工人组织起来,而工业企业雇佣了大量的黑人劳动力。

工会领导者所采取的种族歧视行为的激烈程度,取决于他们排除异己的愿望与能力。例如,在地区商店一级的领导者,由于面临着可能使他职位不保的选举和职位流失,所以他们总是要贴近中间选民,而高高在上的高层领导则可以有更多自己的酌情权。

尽管经济学家雷·马歇尔(Ray Marshall)本人是总统卡特政府中一位支持工会的劳动部长,但是他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正是通过论证了工会如何排斥黑人不让他们加入而获得了他 在学术界的声望。马歇尔也曾经描述过工会成员攻击在罢工期间受雇去代替他们的黑人职工的事件。

据马 歇尔记载,在1911年针对伊利诺伊中央铁路公司的罢工中,在麦库姆有两名黑人被杀、三名黑人受伤,原因都是白人觉得他们破坏了罢工。 因此,黑人运动领袖布克·华盛顿(Booker T. Washington)终生反对工会,迪布瓦(W. E. B. DuBois)把工会称作黑人工薪阶层最大的敌人也就都不足为奇了。

还有这样一件趣事:从19世纪八 十年代开始,“工会标签”开始出现,这样的标签是为了表明该产品由白人而不是黄种人(中国人)生产。大体上 说,工会工资率、工会认证的劳动者从业执照、工会支持的劳动管制,例如最低工资法和戴维斯-培根法案进一步破坏了年轻黑人、女性和其他少数人群的就业机 会。

然而,私营企业中垄断工会的胜利却带来了它们自己的衰落。沉默而强大的市场力量不断地侵蚀着工会的根基。

林曼、瓦赫特与经济学家威廉·卡特 (William Carter)共同发现了这样的一个事实:过去二十年中工会在劳动力市场的占有率下降中有64%要归咎于工会工资溢酬的上升。例如,从1973至1987 年间,铁路工人与非铁路工人间的工资溢酬由32%上升到了50%,而与此同时,铁路行业的就业量由52万下降到了24万9千。至2002年,铁路行业的就 业量已经下滑至21万6千,与1987年相比又下降了13%,而相同时段内农业以外行业的整体就业量上升了26%。上升的工资溢酬也导致了建筑、机械和通 信行业的工会成员就业量下降。沉默而强大的市场力量还会继续动摇工会这一卡特尔组织立足的基础。

最近几十年,在美国的所有私营产业中,工会代表工人的情况都在减少。一个主要的原因是劳动者自己就不喜欢工会。

根据一项由“劳联-产联”(American Federation of Labor and Congress ofIndustrial Organizations,AFLCIO)委托路易哈里斯公司于1984年做出的民意测验,只有三分之一的美国劳动者在匿名投票中表示愿意让工会代表自 己。

该民意测验和其他调查共同表明,相较于工会成员,非工会成员更满意于他们工作的稳定性、工作表 现的认可度以及对工作相关决策的参与度。同 时,美国经济正在南部和西部蓬勃发展,并朝企业小型化、产品高科技化方向前进,更多具有专业技术知识的劳动者也在不断侵蚀着工会的会员来源。

在美国,私营产业的工会会员人数曾在1970年达到顶峰,有1700万人。但截至2002年,该数字已经下降了将近一半,仅剩下880万 人。除非有新的法律,比如禁止雇佣非工会会员代替工会会员的国会提案,得到通过,私营产业中的工会会员占全体劳动者的比例将很可能在2010年时从 8.5%下降到5-6%,这一比例已经不高于100年前的水平了。

尽管政府雇员参与工会的比例可能从37.5%稍有下降,但公营部门中的工会会员仍将在未来几年内占据全美工会会员的绝对多数,由此,过去主要发生在私营产业中的劳工运动也在进行着历史性的变化:它主要发生于政府机构中。

20世纪20年代,当工人领袖萨缪尔·高普斯(Samuel Gompers)被问及组织起来的工人想要得到什么时,他答到:“争取更多福利。”而今天的工会领袖可能会说:“要政府更多干预。”这样的回答进一步显示 了按垄断价格获取工资的工会会员与一般工人间深刻而持久的冲突。

假设工会继续减少,什么组织可以替 代它们?那些没有法律特权和豁免、必须通过提供优质服务来赢得工人青睐的“工人协会”(Worker associations)也许会满足这种需求。这种自愿组成的工人协会可以参与劳动合同的谈判,为工人提供相关信息以便他们了解更好的签约选择,监督薪 资外福利的方案,管理培训和福利计划。工人协会也可以针对雇主间的相互勾结提起诉讼,就像“职业棒球大联盟球员协会”(Major League Baseball Players’ Association)成功为自由转会球员争取权益那样。这些服务可能对移民、少数族裔和女性等主导当今劳动力市场的工人尤为重要。

附录:工会和对劳动、资本、纳税人的剥削

摩根·雷诺兹(Morgan O. Reynolds)

关于劳动剥削的传统观点可以总结成如下两个命题:

  1. 工人和雇主是天然敌人:雇主有强大的优势,并且支付给工人低于他们价值的工资。
  2. 公共政策一定要为了帮助员工而偏向工会一方,否则员工在与雇主进行工资谈判时会任由雇主摆布。

公众十分认同“工资不足”的说法,以致对作为矫正力量的工会有很大的同情。当被问及下面这个调查的问题:“你认为员工和雇主的利益由于其本身的性质是相反的,还是基本上相同?”下面的表格是公众的反应。

  1. 1939 罗珀/财富:25%(相反);56%(相同)
  2. 1994 罗珀/科学工作者协会:45%(相反);40%(相同)

然而,经济学家指出美国劳动力市场是高度竞争的,有500多万雇主在为劳动力竞争,同时每天都有企业家创建新公司,每个月私人企业都要雇用 400万人。一个“强势的”雇主不可能长期把工人的工资压低到其边际产值之下,因为这些便宜的劳动力对其他的企业也同样具有吸引力。新公司雇用这些工人, 并且推高支付给劳动力的工资,直到对工人进一步剥削的利润消失。而且如果雇主在一个地方压低了工资率,由于流动工人的离开劳动供给将会减少,这再一次对工 资有一个矫正的、向上的推力。

尽管在美国经济中对劳动力的垄断需求非常常见,支持工会的政策也无法 在逻辑上站住脚。为对抗雇主的劳动力垄断需求,去扶持工会对劳动的垄断 供给,这种做法的结果是造成了“双垄断”。要直接缓解雇主之间的不完全竞争状况,可以采取其他措施,包括清除那些新雇主进入行业的政策壁垒,或通过反托拉 斯法来对方雇主结成卡特尔来锁 定工人工资等。

连完全由企业力量管辖的孤立的“矿业城镇”的历史情景,大多数都是虚构的。比如19世纪阿巴拉契亚的矿工是高度流动的,在公司所有或独立的城镇中,有数百家公司在同一个煤矿和劳动力市场上参与竞争。事实上,只由一个公司开采一座巨大的矿藏的情况是非常少见的。

更普遍的争论焦点,是相互合作和提供互补性投入的业主之间互相压榨和克扣的潜在可能。但这种情况是非常有限的。劳工组织对那些拥有港口、矿 山、工厂、公共设施和其他大量固定设施的被动的业主进行压榨,反而是容易得多的。因为劳动力是最通用和灵活的投入要素,有大量固定资本投资的业主想剥削劳 动者,比工会剥削企业投资者要难很多。

大学和职业的运动队提供了持久低工资的罕见的例子。时至今 日,大学仍然是一个能够把大学运动员工资压到低于竞争性工资的成功的卡特尔。虽然 违反规定并通过“枱底”好处来收买优秀运动员确实能给大学带来巨大的好处,但美国大学生体育联合会(NCAA)还是通过制裁、乃至取消学校授予学位资格、 并据此把违规的大学排除在它所依赖的精巧的补助金网络之外等手段,遏制了各成员大学的违规行为。

相反,在竞争性联盟、法院裁决、集体谈判等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在足球、篮球、棒球这些接近竞争性劳动市场中,给予专业运动员非竞争性工资的陈旧体制已经被打破。

摩根·雷诺兹(Morgan O. Reynolds)是美国劳工部前首席经济学家,德克萨斯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经济学荣休教授。

来源:共识网    图片来源:搜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