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女生口出“哇噻”“好屌”

“哇噻,老师,你好屌喔!”

多年前我班上有名青春美少女,得知我高中、本科、研究生念的都是名校,对我发出如此的赞叹之声。我还清楚记得,当“哇噻”、“好屌”接连从她口中冒出,我的心头连遭两震,而她却一派轻松自在,眼神满是崇拜。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惊吓,我的心跳差点停止,气差点缓不过来。

同学,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这个问题实在尴尬,可是又不得不面对,请容我细说由来。

我生在台湾,长在台湾,老家是台湾中南部的虎尾小镇,家族是在台湾安家落户好几代的闽南人,从小家里讲的都是闽南语。同住的阿公是个没有上过学的糖厂工人,他文化水平低,讲起话来粗鄙直接,在他的耳濡目染之下,我也能体会粗言鄙语里不为人道之处。

什么是“哇噻”(wà sài)?现在的“哇噻”只是个感叹词,然而大家或许有所不知,“哇噻”的来历背景颇为不堪,原是闽南语脏话“哇噻恁娘”的简称。“哇”是“我”的假借, “噻”相当于普通话的“肏”,是个男性专用的粗鄙字眼,“恁娘”就是“你妈”,这四字短语的意思不言自明。由于台湾本省与外省族群语言的交流,“哇噻”在 1970年代开始流行于台湾的国语族群,不过那时大家似乎比较委婉,许多人会转个音改说wà sèi,以避开脏话的直接联想。想不到多年之后,我的女学生竟当着我的面,大剌剌地说出原汁原味的“哇噻”!我是个知道词语由来的60后,女学生天真无 邪,但对我而言不啻是个晴天霹雳……

再说“好屌”。曾几何时,“屌”是北方话里男性生殖器的俗称,是个让人难以启齿的字眼,而今已是许多青年男女朗朗上口的流行语。语言的变化宛如海啸,狠狠地把我们这代人都打趴了。

台湾地处南方,多数人并不了解“屌”字的含意,多年前台湾的一则创意广告,用前卫包装低俗,硬是让语言转了个180度的大弯。

1990年代,美国的MTV(音乐电视)频道进军台湾,在热闹的西门町圆环架起了一面巨幅的广告牌。广告牌上一名年轻男子几近全裸,腰际围着一块白 布遮蔽私处,脚底下踏着两个木箱,胯下用绳子吊挂着一台电视机,貌似在练九九神功。仔细一看,电视机的屏幕是MTV的台标,旁边的广告词就两个字:好屌。

这个“MTV好屌”的广告,可是惊世骇俗之作啊!“屌”字以如此醒目的姿态,矗立在车水马龙的台北闹区街头,在当时的社会氛围,简直匪夷所思,不可想象。童年的外省邻居把“屌”字带进了我的语汇,我从来不讲,也讲不出口,而广告却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挑战我们的底线!

接下来,MTV音乐台不断地在电视上播放“好屌”的宣传短片。短片拍得时髦前卫,让人感觉“屌”所代表的,是一种有力、带劲、厉害的感觉,是一种吸引人的特质,是一种流行的元素。

于是,在媒体的反复操作下,不明就里的年轻人开始喜欢说“好屌”,国语流行歌坛的天王周杰伦更是“屌”不离口,“超屌”、“这个屌”成了他的口头 禅。风行草偃,偶像的动态受到歌迷的追逐,偶像的言行受到了粉丝的模仿,这阵“屌”风吹到了大陆,还衍生出“屌爆了”、“屌丝”等次文化词汇。

把粗俗当时髦,把低级当有趣,这股风气让许多人摇头叹息,深深不以为然,认为是语言的堕落。不过话说回来,持平而论,我们现在认为是对的,不乏积过去之非以成今日之是者;现在觉得是经典的,或许也曾有过不堪的过去。

古今中外,这种语言中“保守/开放”的拉扯比比皆是,语言使用者打破成规并不足为奇。语言学界一般认为,这是语言活力的展现,语言就在这些拉扯中不 断前进,在破与立之间取得一个平衡。不管喜欢不喜欢,新的成分总会进来,错误、不雅的总会出现。一开始许多人会因这些成分的“入侵”而反弹,日积月累之 后,大家也就能逐渐接受。这是语言的常态,我们理应以平常心加以看待。

我们看不惯,皱皱眉头叹口气,不用便是,无须杞人忧天,亦无须哀人心之不古。试想,如果人心真的不古,那么这千百年来,我们不早就堕落到地狱的底层了?鉴往知来,敞开心胸,这些语言的变化,似乎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文章写完后,看到媒体消息称,中国教育部官员表示,网络“虚拟社区”和自媒体“缺少人把关”,网络低俗语言大量涌现,“草泥马”、“屌丝”、“逼格”等格调不高、品位低下,却被媒体广泛使用,网络低俗语言已到了非治理不可的程度。

作者:曾泰元,来源:南方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