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论文都能引用些啥?

什么事情都是可以被参考的,特别是那些书面文本,还有人工制品也是可以被参考的,例如绘画作品和雕塑作品或者其他物件收藏品。但是,并不是所有事物都是因为某一个相同的目的被参考,那么,一位作者在创作过程中如何处理相关的资源就很重要了:因为有一些事物就比另外的更适合用来借鉴和利用。

同行评审文献

一般来说,同行评审,或者更具体来说双盲式的同行评审,是学术语篇中的黄金标准。双盲式的同行评审是评估学术期刊中新作品价值的最 好方法。通常,一篇能够投稿至期刊杂志的论文或者文章都是要由编辑推荐给相关学术领域的两位专家过目的。作者的名字被删除掉所以任何一位审稿人都不知道另 外的审稿人阅读的也是相同的论文。这个步骤是为了减少审稿人的偏见,也让成果能够立足于它本身的价值。这其实也是专题论文要通过学术性出版商那一关的过 程,最起码有一章或者整篇原稿通过了细致的审议过程。在最近的研究中,审稿人都是基于作品的严谨性、意义和独创性进行评审,也就是,这篇作品是否可以为某 些具体的研究人员展现一些新的以及重要的东西,而那些研究人员都是为专门的期刊写文章或者是期刊的忠实读者。大多数的学术成果都沿袭一个传统——通过理论 (例如理论物理学、纯数学或者哲学)以及实验性数据(例如实验物理学、应用数学或者社会学、语言学、历史等等)来探究这个世界。

在大多数学科中同行评审的作品有两个主要的来源,分别是同行评审期刊和专题论文。期刊尤其在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领域占据支配地位; 而专题论文(即研究书籍)在艺术和人文方面非常重要。教科书通常来说并不是基于最近的原创的研究成果进行编著的,它们都是基于研究的某个主题或者是比较好 的调查编著的。因此,在研究期刊和专题论文中发表的新的作品都在学术领域中具有较高价值的,因为它们呈现了在相关领域中最新最先进的成果。

双盲式的同行评审保证了学术研究严谨性的水平,其他的评审系统,例如对等审查和针对发表的其他评审形式都不能达到这个目的。但也并不是说其他的文献就没有用或者不足以引用。

灰色文献

这个概念有时被用来作为说明其他事物的术语,其实就是引用其他各种没有同行评审的文献或是数据。这些文章,包括政策文件、备忘录、 委员会报告、贸易或是从业人员的期刊,以及具有极大信息量的消费者宣传册,一般相比于学术界拥有更多读者。其他并不是经过双盲式同行评审的文章也是被视作 灰色文献的学术文章,例如会议记录、技术数据、私人信件和并没有出版的本科生和研究生课程论文、学位论文、参考文献和实习论文。

前一种类型通常是为非专业的读者而存在,或者可能由资深,有权威的研究人员编著,例如一些在研究方面比较领先的专家总是被要求为政 府和委员会的报告献策献力。由于一种更注重说明的社会导向性,他们可能会是社会性的、专业性领域或是政策利益的晴雨表,它们可能在阅读文献或者应用到社会 公共基金方面非常有用。另一方面,报告和政府文件具有更显著的议事日程内容,可能会缺少中立性以及学术研究的严谨性。

第二种类型是由某一类学术研究的读者而著但是并没有同行评审出版的文献,具有更高的实用性质,也通常比那些需要通过缓慢的学术审查 和出版过程的文献能够更快获得。然而,正如学术会议一样,它们非常实用是因为人们可以在文章正式出版以前就听闻了解最新的成果。但是,这样的文章没有经过 双盲式的同行评审所以严谨性也就没那么高。因此有些很早就成熟的类型可能还是会被删除并且相关的信息还可能是未经过加工的。

因此,灰色文献的两种类型都有它们自己的用途,但是必须是经过认真仔细的处理才行。否则,在灰色文献的基础上确立一个经验性的结论就更难了。所以还是用心处理吧。

非正式文献

非正式文献是发表在网络上的媒体文件、数字文本,还有其他的很短期的文本和物件,如宣传单册、海报和公告等。非正式文献生命周期很 短暂,因此它们验证起来就更难了。媒体的意识形态性质是一个良好证明。它们关于世界万物的评价不会像在学术语篇中以学术中立性为目标的出发点,因此需要获 得调查和其他统计或经验性的数据,这些可能来源于报纸、广播或者网络媒介。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媒体很少传播八卦虚假消息,事实上,我们反而需要投入更多额外 的关注度来辨别他们使用的数据的严谨性。

网络在学术领域中作为一种工具的作用日益显著,在商业研究和大学教育中已经达到完全不可替代的地位。但是网站从索引定位到引用都具 有的不稳定性让人比较担心。网站没有地理上一个确切的地址。从某些程度上来说这样会使我们在实际的引用过程中被欺骗,不仅是统一资源定位符(URL)上没 有任何内容还有那些下载的网站上也没有日期。

免费的百科全书式的网站,像维基百科,受欢迎的同时也会被抨击。因为据说它们的部分条目还是缺乏严谨性。我知道在相关领域的学术同 仁、真正的专家会增添一些条目到维基百科中,并且也完全能够接受社会信息具有民主性的自由。即使不算上完全具有误导性的信息,我们在网络上也不难发现还有 其他或大或小的错误。

然而,网络和数字技术在当今的学术领域中都是不可替代的方式,因此这些说法不应该被用来作为对数字技术的批评。现在的学术期刊在网 络上很容易可以找到,再也不需要在昏暗的堆叠着众多书籍的图书馆中去大费周章的寻找了,这些期刊就算是在网络上也看起来和以前在纸张上没有什么区别,从内 容到索引,出版地址以及作者信息都格式化到页面中。所以,只要通过数字媒体进行修改和规范化,索引的旧的文本也得以大量的保存。

最后

虽然关于索引还有很多可以讲;但是关于引文力学以及其对于我们学术的贡献还有更多要说——所以下一篇文章“索引系统”也很值得一 看。但是我们这篇关于索引的,或者称为“道”的冗长的讨论,就这么多了。我之所以称之为“道”是因为关于索引还有很多没有说,但是有时候看起来似乎有那么 一点神秘的索引还是需要我们加强日常的练习。我称之为“道”还有一个原因是,就如同宗教活动,索引是学者和研究人员的一种生活方式。关于它的实践和知识是 做学问的基础。任何研究领域的新手如果想要取得进步那就必须要对索引的各种方法非常熟悉。

参考文献:

[1] For a classic text on the subject see James Curran and Jean Seaton’s Power Without Responsibility: Press, Broadcasting and the Internet in Britain (7th edition). (London: Routledge, 2009).

[2] James O’Donnell’s Avatars of the Word: From Papyrus to Cyberspace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presents an interesting discussion of the impact of digital media on the role universities and academics.

【来源】:文章原文:What To Reference   译文来源:唧唧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