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如果有一天你说出“啊,这就是人生”,你就过关了

台北市长柯文哲上任后,被网友戏称到处点火、大开战场,从公开议员关说、大巨蛋案、三创园区案、拆除违建到取消订报……,每一件事都引发大量讨论。

不过,就在一次又一次的媒体询问与对话中,大家赫然发现,柯文哲不只是能言善道,他的知识也比一般人想象中来得丰富。除了原本专精的医学知识外,物理原理、 历史典故、宗教经典、小说人物,信手拈来,往往为他的言论增添更多可信度与攻击力,而这些,都拜他长年不间断的阅读所赐。

1月12日,柯文哲被拱跳舞,公开狂电部属、对着媒体爆粗口,加上父母被查税,这么多件事全部挤在一起发生,搞得人仰马翻,柯文哲却在接受《Cheers》杂志专访时,话匣子一开,就迅速地沉淀下来,娓娓谈起他最爱的阅读。

虽然好几次提到读书是与生俱来的天赋、自己天生就聪明,但显而易见的,如果只有天资聪颖,而没有后天的努力读书与海纳百川,柯文哲也不会是今日的柯文哲。阅读,到底带给柯文哲什么样的力量与勇气?柯P之所以是柯P的原因又是什么?

直言现在每天看最多的东西是公文,又认为“看公文也是在学习”的柯文哲,在《Cheers》首次深度分享他的阅读之道。

读书态度:有用的学习vs.有趣的学习

我没有什么娱乐,读书就是最大的娱乐,也是最便宜的娱乐。学习有很多种层面,一个是自己做,一个是看别人做,另一个就是看书。读书本身就是种学习,知识就是力量,这不需要再去强调。

我什么书都看,拿来就翻一翻,这也是我的习惯。当然,我也有不喜欢的东西,例如,我不喜欢音乐,我的音乐水平就是到邓丽君跟凤飞飞的level,再上去就没办法了。

知识本来就是万流归宗,其实所有的学问,到最后都是回归知识的本体。在美国,大学毕业要考GRE,不管你念数学研究所、电机研究所、音乐研究所,它就只考3科,逻辑、语文跟数学。那表示什么?表示重点不在所学的知识内容,而是学了这些以后,对逻辑、语文、算术能力有什么改变。所以,我觉得重点不在读什么书,而是读了之后,对基本能力和人生观带来什么变化。

至于如何在有限时间内,选择想读的书?释迦牟尼其实回答过这个问题。

释迦牟尼在祇树给孤独园散步,弟子围着他问了10个 问题,“宇宙到底有没有界限?”、“人类的历史,过去有没有尽头?未来有没有尽头?”释迦牟尼不肯回答,弟子就一直问,他没有办法,捡起地上的一片叶子 问:“满园的叶子多,还是我手上的叶子多?”当然是满园的叶子多。释迦牟尼就说:“世界的学问很多,你问我这些问题,对你这一世的修行没有什么帮助,为师 的只是选对你这一世最有用的东西先教给你。”

依照需要去学习是最简单的学习方式,需要什么就去读什么。不过,如果把学问当成如此功利,又失掉一种乐趣,所以,有时候喜欢就好,不要去想有什么用。对读书,我的态度就是两种,一种是有用就好,一种是喜欢就好。有用是direct learning,有方向的学习;喜欢则是有趣的学习。

中国人看到新事物,常常第一句话就问:”这有什么用处?”;美国人的第一个反应却是”这很有趣”。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人缺少创造力,凡事都要有用,最后就只停留在应用的level。一直问有用没用,结局就是整个民族失去了创造力。

Read between the lines

读书是种习惯,我以前当外科医生时最忙,现在没那么忙,还是有时间看书。像我昨天就看了篇《明报》杂志的文章,随便捡到就读。

不过,学习必须要read between the lines(读懂弦外之音、言外之意)。很多人都去过延安,可是我去延安的感受却跟其他人不一样。同样的学习,每个人得到的效果不同(编按:柯文哲当年在台大医院爱滋事件发生后被惩处降级,办公室搬到比医院太平间还低的地下室4楼。后来,他走访中国共产党的发迹地陕西延安,回国后还将共产党撤退至延安窑洞的版画印下来,贴在办公室墙上,藉此惕励自己;亦曾多次表示,他就是要学习当年共产党如何在屈居劣势的情况下,还能一举击败国民党)。

你问我,读书怎样产生跟我一样的效果?讲到最后,就是大家最不想听的,那是天生的智慧。读书90%是天生的,用功也是,有人就是没办法用功,因为坐不住。我3个小孩,每一个成绩都比我差,我也认了,不会要求他们跟我一样。

我跟学生讲“you are what you do”,我没有要求你认真,奋发图强,但我希望你对自己要有合理的期望。如果你想出人头地,就要认真一点;如果你想过easy life,也可以;但你不能又想懒懒的,又想很有钱,又想很轻松,又想很有成就,呒那种代志(没那种事情)。

所以,我给年轻人的建议是,人生做自己就好,be yourself, accept yourself,做自己,最后接受自己。

年轻人不看长文章,也算危机吗?

当然,我确实也发现,现在年轻人不太阅读了。我在Facebook上的文章,文章长短跟点阅数刚好成反比,愈长就愈没人看,这表示大家失去了阅读长篇文章的能力。

可是,这算是缺点、危机吗?I don't know。我一直在想,难道一定要读大部头的书才算培养思考吗?不知道,这需要科学证据。老人常犯的错误就是认为一代不如一代,我从来不相信这句话,要是一代不如一代,人类早就灭亡了。

如果你嫌年轻人只看轻薄短小的内容,那就要学习如何在轻薄短小中传递同样的讯息。产品卖不好,不要怪顾客,要怪你的产品。

总之,读书是个文化、是个好习惯。柯文哲在整个台湾政治史上最特别的地方是什么?他是目前所有已知的政治人物里面,从政最晚的,比李登辉还晚。李登辉是50岁,我是55岁。这代表什么?表示这个人读的书比别人多。

25岁、50岁读《神雕侠侣》,心情不同

当然,人会一直变,不同阶段喜欢的东西也不一样。像《论语》,我16、17岁的时候读跟50岁读,感觉很不一样。同样的道理,20几岁读《神雕侠侣》跟50岁读,心情也会不同。

我25岁读《神雕侠侣》时觉得很难过,里面每个人的爱情故事都太凄惨了。像李莫愁,爱一个人可以爱到想杀了他,那种爱恨之强烈。我当时就觉得人生怎么那么可怜。可是要是到40、50岁再看,那又不一样了。

最近我有个学生在医学中心当到主任,他对许多事情觉得困惑,问我很多问题,我就跟他讲:“如果有一天你说出‘啊,这就是人生’,你就过关了,所有这些问题,就再也不是问题。“

我35岁当外科加护病房主任,出去跟病患家属解释病情:“你儿子车祸脑死”,我跟他讲了5遍,他还问我第6遍。我心里想,奇怪,我已经讲了5遍,你怎么还听不懂。到了50岁时,我终于了解,没办法,因为他是爸爸,他什么都知道,但就是没办法接受,我能讲什么?(长叹一声)啊,这就是人生!

很 多事我已经看开了,不计天下毁誉,不在乎。这个不在乎是个境界,但我认为,上面还有个更高的境界,我还没到,也许是年龄还没到。我是一关一关过,“贡高我 慢”(编按:佛家语,指一个人贬抑他人,过于骄傲之意)我就过不了,一直到现在都没办法克服。我发现我对人家真的不假颜色,这就是贡高我慢,我的EQ真的不高,但我有意识到,就一关一关过吧!

关于阅读,柯文哲说?

  1. 书要念,但不要念太多。

这几年我的智慧慢慢达到巅峰,很多事动脑想一想,就可以想出道理。多思考,然后要多念书,但也不要念太多,像《Harrison's》念两遍就可以了(编按:《Harrison's》是2,000页的内科学教科书)。

  1. 大学目的是观察和思考。

上大学的目的是培养终身学习。因为学问太多,不是大学4年就可学完的。

终身学习的原则是“观察”、 “思考”。上大学应该要上文学、辩论、逻辑这些基本科目,应该多看每年的《纽约时报》畅销书榜(The New York Times Best Sellers),例如《平衡计分卡》、《蓝海策略》、《世界是平的》等等。

  1. 每个人都读第一名,谁要当最后一名?

我儿子读小学一年级时,寒假带了成绩单回来,我看一看跟他说:“你一个学期的名次,比我小学6年加起来还多。”我太太说:“我们要接受一个事实,我们的子女没有那么优秀。”

其实,我很早就接受这个事实了,每个人都读第一名,谁要当最后一名?这样想就可以了。

【作者】:洪懿妍

【来源】:Cheers杂志173期 2015-02 图片来源:王创纬 资料来源:《白色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