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合大众阅读的中国科技史

《中国科学技术通史(五卷本)》按照时间顺序分为五卷:《源远流长》《经天纬地》《正午时分》《技进于道》《旧命维新》。

1

此前出版的中国科技史著作,大多不适合公众阅读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据说《中国科学技术通史》是中国人写的第一部中国科学技术通史,在此之前,国内关于科技史的出版情况是怎样的?

江晓原:称其为中国人写的第一部中国科学技术通史其实是不妥的,因为在这之前,中国人也有过类似的书,上世纪80年代,科学出版社出过一部篇幅很小的几十 万字叫做《中国科学技术史稿》的书,很长时间以来有中国科学技术通史性质的书就是这一本。没有修订和再版过,现在很难找到了。这本书提纲挈领,用来考试是 可以的,但在公众之中没有什么知名度,图书市场也没有什么影响。

进入21世纪有一个很大的书,《中国科学技术史》,由卢嘉锡总主编,科学出版社出版,有30册,约是《中国科学技术通史》六倍的篇幅。主要依托中科院自然 科学研究史所的力量,前前后后编了好多年。由于是项目书,没有做过任何市场化的宣传。这个书在图书市场没有什么反响,公众也不知道,一方面是太学术,另一 方面是体量太大,不适合公众阅读。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比较知名的中国科技史作品当属由李约瑟主持、英国剑桥大学出版社从1954年开始出版的《中国科学技术史》,这部书与《中国科学技术通史》有什么不同?

江晓原:李约瑟的书和我们性质不一样,李约瑟这套书的计划规模极其庞大,计划要出70多册,现在大概出了一半,虽然在李约瑟去世之后该计划仍旧继续,但完工之日遥遥无期,所以说这是一个远远没有完备的书,不过此书卷帙浩繁,在编纂之初就没有打算提供给广大公众阅读。

李约瑟生前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找了一个朋友,请他把已经出的书里的内容,弄成了一个简编,中文版是我组织了以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师生为主的队伍完成 翻译的,所以这部书有很少见的一大堆署名:“李约瑟原著,罗南改编,江晓原策划,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译”,最初是五册,后来并成两卷本。这部书,李约瑟 想供公众读,但是内容不完备。因为《中国科学技术史》一共七大卷70多分册,请了世界各地的人写,出版顺序是谁先写好出谁的,所以有些很靠后的内容可能先 出了,而靠前的内容还没出齐。无论是从学科来看还是时间顺序上都比较支离破碎。虽然简编的时候做了一些改善,但实际上两面都不太讨好,对一般公众来说,虽 然篇幅减小,但作为普及读物,130万字还是太厚重;从专业角度看,专家们又会觉得是个通俗版本。

2

“阅读起来比较为各种类型的读者着想,尽可能地让读者各取所需。既能让公众阅读,也能供学者参考,还能当做工具书查阅。”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那《中国科学技术通史》如何做到既有学术价值、又能雅俗共赏?

江晓原:既要让学者们从中获得参考有学术价值,又得是公众也能读的,这个事情初步一想觉得很困难,李约瑟130万字都觉得困难,现在300万字就更大了。 我想了一个法子,完全采用新的结构,不是一般历史书的写法,采用了从《大百科全书》借鉴来的“大条目”结构,覆盖了中国科学技术的全部领域,但大条目并不 要求面面俱到,像是一个个的点,这些点分布在广泛的领域上,我们再将这些点按大致的时间串起来,分成五卷,《源远流长》《经天纬地》《正午时分》《技进于 道》《旧命维新》,从最古代写到当今——包括新中国成立之后。每卷中再大致按照时间顺序设置大小不等的专题。

我们五大卷每一卷都附有全书总目录,让读者对全书全貌有了解。另外设置了两个附录,厚达数百页,一个是《名词简释》,大条目不可能面面俱到,没有涉及的, 在名词简释里会有,还有大条目里的一些术语也会收入名词简释;另一个是《中西对照大事年表》,不仅有中国科技史的大事,还有对应西方科技史的大事,包括标 志性的书籍、事件、人物等等,都可以进行中西对照。这两个对读者有很大帮助。

五卷大体是按时间顺序的,每一卷的大条目也是大致按时间顺利,所以从整理上来看是按时间轴。阅读起来比较为各种类型的读者着想,尽可能的让读者各取所需。既能让公众阅读,也能供学者参考,还能当做工具书查阅。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这个“大条目”的体例是怎样的一种结构?

江晓原:大条目结构为什么能让公众读呢?一是行文时我们要求作者在保持学术严肃性的同时,在表达上尽量照顾读者,我们先弄好了样稿,让他们参考,并且也有 具体的技术要求。编辑是深度介入的,不是作者写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二是,公众不可能对科学史有全面了解,个人可能对某些方面有兴趣,在书中就会找到跟此 事相关的若干条目,甚至只需要读一个条目就能搞明白,一个条目就可能长达几万字,每个条目都有更多的文献,想进一步了解还能根据我们提供的线索继续找东西 来阅读,非常灵活。

这个大条目结构为什么可行呢?我们要求的是:全书内容上不求面面俱到,但每个大条目要博大精深。我们的做法是不只依靠上海交大科学史系的教授,而是依靠全 国的学术力量,找了40多个专家,都是国内在其研究领域里最好的。每个专家写若干个大条目,甚至只写一个条目。凭借他在擅长的领域多年的积累,对于新的动 向也十分了解,因此他们也不会出现知识老化的情形。如果采取一个单位大家分分工,那必然有人会编到自己不熟悉的地方,所撰写的专题就不会很深入,新的观点 也不敢轻易提了。

另外设计框架时还考虑到另外一个重要东西,我可以保证你在这套书里看到的东西绝对不是能在百度上轻易查到的,百度上的东西很多都是支离破碎的,而这本书可以系统地帮你解释这个事情。

还有一点,我们每个条目前面都有作者署名,后面还有编辑署名,不仅要文责自负,还要“编责自负”的。所以人人爱惜羽毛,无不认真工作。

3

“国内科学史界从来没有这么豪华的作者阵容”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作者队伍也被称为“梦之队”,能否介绍一下这个作者配置?

江晓原:可以说,国内科学史界从来没有这么豪华的阵容。中国科学史国家队就是中科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另外有几个重要大学,比如上海交大、中国科技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内蒙古师范大学、西北大学等等,这些是力量比较强的主要单位。我们作者阵营里,领头的是中科院自然科学史所的两任前所长,刘钝教授是国际科 学史与科学哲学联合会现任主席,廖育群教授是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前任理事长,此外各个点上的知名学者几乎是一网打尽,连书的责任编辑都是东京大学、上海交 通大学的科学史博士。

我们请他们来开研讨会,对初步定的大条目的框架进行研讨,谁觉得合适写、有兴趣写就当场领掉。当然也有事后敦请的,比如八十高龄的傅熹年院士也贡献了对中 国古代建筑的研究大作。参与本书写作,就好比是“坐进了学术的头等舱”。当然作者里也不排除学术新秀,只要是这方面的权威,都吸纳进来。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那每个条目是怎样一种呈现呢?是一个工具还是一个事件?

江晓原:可以是工具也可以是事件,也可以是某一个事件的发展,因为大条目的好处就在于灵活,这个条目是名词还是动词都不受限制。某个重要的事件可以是一个 条目,某一个重要的仪器以及涉及的一系列有关事件也可以是一个条目。当然也有综合性的,比如综合叙述某事物的有关思想和不同朝代的成就,这也可以是一个条 目。

4

“很少人会想到把大条目用到写通史里,这次我们是大胆地尝试。实施起来发现豁然开朗,遇到的很多困难都能得到相当程度的解决。”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大条目”的结构在以往写史中是否用过呢?

江晓原:极少有人用,这是有思维定势的,当人们写历史时,天然排斥大条目,要沿着时间轴往下写。

为什么我会想到呢,第一是我案头就放着《大百科全书》,没事就会挑一个条目来读读,一直亲近这种东西。二是,中国历史上的编史问题,我也一直在思考。我们 古人主要有两种编史方法,一种是编年史,就是按照时间顺序,但是会把很多事情弄得支离破碎,比如八年抗战,这八年中还发生了很多其他事。如果你想写一个 人,怎么处理这个人与整个历史的关系呢?那么就有纪传体,也就是人物的传记,这种写法可能故事读得兴味盎然的,但是时间轴上全局的东西又隐没了。后来就想 出折衷的办法是纪事本末体,是纪传体和编年体的折衷,具体叙述某一件事情时将本末一起叙述的,但大体是有时间顺序的。其实,纪事本末体就有点接近大条目 了。大条目是法国人启蒙运动时发明的,在百科全书里弄很简单,但很少人会想到用到通史里,这次我们是大胆地尝试。实施起来发现豁然开朗了,遇到的很多困难 都能在这里得到相当程度的解决。

其实当初设计这个框架费了很多时间。以前一般写这种著作的,都是停留在通常的通史写作惯例上,按照时间顺序写,或者横向地按学科往下写。在这个思路里没办法突破,而一旦引入大条目以后,局面就完全开朗了。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一般编史中涉及的学科划分怎么处理呢?

江晓原:以往编书时候人们喜欢分类成物理学、冶金史等等;有的也会在教科书里,把这个阶段的冶金写一章,或者把另一个阶段的农业写一章。这种门类的观念在 这里是被弱化的。这几百个大条目覆盖了所有门类,但不是每个条目都只讲一个门类,条目比门类更小也更集中,某个门类可能涉及若干个条目,但是由于我们把条 目按照大致时间顺序排列的, 所以我们不强调他的门类,不按照门类来编排,这样更能带着问题去阅读,找到你要解决的问题。比如有些门类在今天学科划分中有,但在中国古代乏善可陈,没必 要非要找些资料拼凑进去看起来有这个门类;还有些门类在古代繁花似锦,但在现代科学体系里并不很重要,那怎么处理这个事情呢?现在用了大条目,这个问题就 没有了,发达的学科,条目就会多一些,所以学科门类至少在表面上被弱化了。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这部通史的时间截止到什么时候?当代科技发展迅猛,是否留有增添修订的余地?

江晓原:以前经常写到1911年清朝结束或者1949年新中国成立,这种分割是没道理的,科技史与政权更替关系不大,这部书里我们一直写到大概2010年左右。

大条目这个结构的好处,是修订非常方便。以前的修订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轻易不会修订。而百科全书从法国开始一版一版来修订,有的条目需要修订,有的不需 要修订,甚至打算增加新的条目也没问题,因为体系是开放式的。今后科学史研究有新的成果了,采用“大条目”结构修订也有便利性。

【作者】:深圳商报记者谢晨星专访《中国科学技术通史(五卷本)》总主编、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院长江晓原教授

【来源】:《深圳商报》2016年03月20日第C0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