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该不该读国学经典?

继山东严禁该省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中小学校向学生“不加选择”地全文推荐《三字经》、《弟子规》等之后,湖北又曝出一些学校给学生推荐删掉了“昔孟母,择邻处”,“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等句子的经典文本。有关专家解释,“昔孟母,择邻处”暗藏了“环境决定一切的意思”,而“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启示的是读书考取功名为人生的一条绝佳出路,这些名言、典故与现代社会的处世哲学和教育功能显然不符。

国学经典读物“被删减”渐成趋势,而不久前复旦大学教授钱文忠的一句话,也引发了人们对于现阶段颇为热门的国学教育的诸多争议,他说,讲《三字经》、《弟子规》最大的难处是,按照《弟子规》、《三字经》的标准培养的孩子,到社会上90%是会吃亏的。在现代社会,我们该不该让孩子读国学经典?学习国学经典究竟对孩子起多大的作用?如何学,是否应该取精华去糟粕?

学习国学经典究竟对孩子起多大的作用?

刘川鄂:《三字经》、《论语》等国学作品,是在农耕时代留下来的。其中有些内容是“道德利令”,是在一种不平等的身份和心态中进行的,它与现代意义上的人道关怀不可同日而语,也不利于现代个体人格的培养。学生应该辩证性地读中外经典。

宋尚桂:事实上,人们对经典读物的热炒,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当今社会对传统道德文化遗产的一种新需求。其实,传统文化对每个人发挥的作用应该是因人而异的。对于每个儿童来讲,可能有很大差异,他能从中汲取到多少,并以此指导他今后的生活,这个很难说。

“删减版”《三字经》反映教育洁癖症

武洁:事实上,“书中自有颜如玉”这样的经典名句,已不知传承了多少代人,似乎并没有让所有人因此而误入歧途;相反,其对于一代代人读书热情的激发与鼓舞,倒是不争的事实。此外,现实中,比“黄金屋”与“颜如玉”这样的字眼更露骨的诱惑,孩子们其实都不难接触到。真要防止孩子们被“误导”,不打造出“真空”环境,看来绝无可能。

王军荣:理解经典,显然不能靠删节版,而教育者更不能抱有洁癖之心,“世外桃源”是不可能靠删节经典删出来的。教育的责任并不在于删节,而在于给出真相、在于告诉学生哪些是糟粕哪些是精华,给学生以全面的知识。如此,学生才有“抵抗力”,才会从容面对社会现实,而不拘泥于经典。

现代社会我们该如何学习国学经典?

赵红信:在现代社会,如何学习《三字经》等传统典籍,应当成为一个有普遍意义的命题。实际上,《三字经》等传统典籍中所包含的文化、思想,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会有不同的解读。学习这些典籍,只是养成价值观念的方法中的一种,教科书、课外读物、言传身教、电视节目甚至是社会风气等,都拥有更大的形塑价值观的力量。所以,与其用行政命令进行简单切割,不如培养学生的批判意识和独立思考能力,进行自我判断,做到传统文化与现代精神的有机融合。

毛建国:这些年来我们好像只做过两件事:神化和矮化。先是稀里糊涂把某些事物神化起来,然后又千方百计地把他们矮化下去。诚然,由于历史的局限性,《三字经》中有些不合时宜的东西,但如同那些合时宜的未必会被我们完全消化一样,那些不合时宜的也未必会被我们全盘吸收。人是有自检功能的,我们完全不必把《三字经》当作洪水猛兽,故意去矮化甚至污化它。

熊丙奇:要让大家学会选择,得先让他们有得选择,不是代替他们做价值判断和选择。这才有助于形成正确的教育价值观,让教师、学生学会怎样去粗取精,辨识良莠。(记者:李菁,来源:《宁波晚报》2011年1月9日第A1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