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该怎么开口和孩子谈?”三步骤,儿童伤害事件后的父母师长急救包

怎么做才能保护好我的孩子?焦虑的情绪蔓延,我们都担心孩子受到冲击,如何对这个社会重拾信任?心理师给予家长几个建议,不只小孩,大人也要安抚你自己,关心彼此,让彼此感到支持。

连续的社会新闻,疯狂踩着父母内心最脆弱的那条神经。

“到底怎么做才能保护好我的孩子?”

坏 人可以翻墙、可以打电话给补习班、可以躲身暗处,问题是父母亲要上班、孩子是天真的、老师也很忙、警卫不可能随时都在、父母的手上不可能总是有空可以拉着 孩子、不可能叫孩子什么都不要摸、也不可能叫孩子什么都不要好奇。从两岁、六岁、八岁、十一岁的孩子的事件,大概激起了全国家长们内心最深的恐惧与无助 感,“这世界上没有安全的保证,但身为父母‘尽量做’是不够的、也是无法承担的,‘我就是要他(她)安全’”。

不知道该怎么做,甚至连该怎 么跟孩子说都感觉困窘,总不能违法的说“要是有人伤害妳,爸爸会想尽办法找到这个人然后把他杀了”、或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坏人,妳以后只要看到陌生人都 要离他很远”(这样孩子可能也会被人另眼看待)、买个护身器材告诉她可以用来保护自己好像是仅存不得不的方法了,剩下的就是更早起床亲自送孩子去学校、送 到位置上,下课以后打电话给补习班确认有没有接到孩子,早点下班亲自接孩子回家,严密了解孩子到底去了哪里、跟谁交往、有没有可疑人士可能伤害孩子?

养 一个孩子要整天管教他就已经不容易,上班不可能总是顺心一定有一堆乌烟瘴气狗屁倒灶的事情,假使还有夫妻相处、婆媳问题、经济压力(房贷车贷等),现在再 加上这一连串社会事件像压垮辛劳父母的最后一根稻草,于是我们不难在各大版面发现许多愤怒、恐惧、惊慌的父母,急着想用各种方式恢复对这个世界的控制感。 偶尔,也口出恶言,令人不忍卒睹。

这是一个邀请,想邀请您稍微花一点时间看看这个急救包。身为一个心理师,我感觉到许许多多的情绪,我不自量力地希望这篇文章能让心中的五里迷雾淡一点,先给您自己一点空间,然后我们才能给出孩子以及这个社会一些空间。

STEP1:不只是小孩需要安抚,您需要先安抚自己

一连串的社会事件连续戳破了我们对这个社会”安全”的想象,这个世界没有100%的安全,身为一个父母一定非常清楚,但我们可能没想过恶意会像躲在黑暗的野兽,突然冲上来咬我们一口,破坏我们辛辛苦苦建立的家,小心翼翼想维护照顾的家。

所以,面对凶手,我们有非常多的愤怒,面对缓慢的司法,我们也有非常多的愤怒,面对受害者,我们有太多的不舍跟眼泪,不是急着”追究责任与赔偿”,而是先”暂停”一下,五分钟、或是十分钟,跟您的配偶、伴侣一起整理一下自己的感觉。

你 可能感觉到“这凶手未免太残忍了!怎么可以挑无力反抗的孩子下手”(愤怒)、“没有勇气死为什么不找人杀了你就算了,干嘛去杀无辜的孩子”(愤怒)、“那 个孩子临死前到底是遇到了什么状况,她一定很害怕吧”(难过)、“她的父母一定很痛苦,实在不忍心”(伤心)、“我的孩子也这么小,我该怎么保护她?” (担心)、“如果这发生在我身上我真的会受不了”(担心、愤怒)、“这不该发生的!一定要追究OO的责任”(愤怒、惋惜)。

我们的内在有很多情绪、很多的珍惜、很多的同理,对受害者、对受害者家属、对医师、对自己、甚至是对加害者的,这些情绪需要被看见,那些愤怒、难过、伤心、担心、惋惜的后面都可能是很少说出口的爱。花个五分钟,自己、或跟着伴侣一起珍惜你们对家、对孩子的心意。

STEP2:与孩子讨论这些新闻事件,建立链接并避免不当讯息

试着跟孩子讨论这些新闻事件的时候,不要忘了提到你对他的爱,以及不要回避跟孩子讨论死亡;对华人而言,谈论“责任”跟“义务”比谈论“爱”跟“死亡”来得 容易很多,但事实上,家母常说“孩子是最好的观察者,却是最糟糕的诠释者”,所以比起让父母做了一堆,却被孩子误解,不如勉强父母试着将自己的爱与担忧坦 白地告诉孩子。

试着关心孩子对这个事件的了解情况,“你知道最近台湾有好几个小朋友遇到不好的事吗?”、“你们老师上课有提到最近社会上发 生的事吗?”、“老师上课讲了什么?”、“你们班有同学在讨论最近好几个小朋友死掉的事吗?”、“那他们跟他们的爸爸妈妈说什么?”、“关于这件事你知道 什么?”、“你知道这件事的想法、感觉是什么?(会不会害怕、担心、难过、沮丧、不知道怎么办)”。

讨论时有几个重要的原则:

(一) 不要巨细靡遗地提到作案细节,会引起孩子联想及恐慌。

例如:几刀、多深、伤口如何、受伤状况如何、如何急救、加害者多变态等。

(二) 针对事实进行描述,让孩子理解“发生了这样的事”。

例如:有一个小朋友一个人去上厕所的时候被躲在厕所的坏人杀死了;有一个小朋友去逛百货公司摸橱窗结果被电昏了;有一个小朋友过马路的时候想要跑快一点结果被车撞死了。

(三) 不用回避提到死亡。

曾 有人说过“死亡,是生命可以拥有的最巨大的礼物”,当人体悟到“死亡”这个明确的极限,人们就会懂得善用时间跟生命。所以,好好跟孩子谈死亡,不是“去当 小天使了”、“去佛祖那里了”、“等着下一次投胎”,而是“这个人就是不在了、没有了”。有时候说不出口,是因为我们内心无法接受年幼孩子的离开。

(四) 告诉孩子你爱他,你也会担心他,所以请他要保护自己。

父 母对待自己情绪的方式会影响子女对待自己的方式,如果你希望协助你的孩子变成有勇气面对自己的情绪,且有同理心的人,最好的方式不是要求他“不要害怕”、 “要有同理心”,而是示范“自己也会有情绪”、“而自己也会试着跟这样的情绪共处”(很重要!不是消灭、或是压抑情绪,而是跟这样的情绪共处)。

STEP3:协助孩子建立”保护自己的方法”

连续的社会事件撕裂了我们原先对“安全的社会”的想象,也让我们对彼此、对这个社会充满怀疑,所以我们不知道如何面对学校、校园阴暗角落、以及陌生人的搭话。

最方便的方式是“全面禁止”,直到长大。

但,这样对吗?又,这样父母亲不会把自己跟孩子都累死吗?

当 放眼望去只有自己跟配偶是有保证的人,不会伤害孩子,看老师也觉得老师会霸凌、看同学也觉得同学会欺负孩子、看陌生人都觉得要拐自己的孩子、上厕所的他人 都有问题,这样父母肩上的压力也未免太沉重。而且对孩子来说“这个世界是充满危险的”、“所以我最好不要引人注意”或因此都不要跟陌生人讲话,这些禁令会 捆绑了孩子,让孩子难以伸展跟探索,这样的状况往往反过来会增加父母亲养育的压力。

这样关系的高压锅并不是一件好事,让彼此都无法呼吸。

所以,较合适的方式是“与孩子讨论他想得到的保护自己的方式”,孩子的确还小、而且孩子的确能力有限,但,很多时候孩子“只能依靠自己的判断”,所以“了解孩子的判断标准”并试着引导非常重要。了解孩子认为怎样是危险的环境、怎样是不危险的,如果遇到怎样的人他觉得不是好人、遇到怎样的人他觉得可能没关系,遇到了他感觉危险的时候他要怎么求救,他可以找谁求救,他要怎么保护自己。

孩子的想法一定比较单纯,不要嘲笑他、也不要骂他,而是试着“理解并引导他能够保护自己、寻求身边可以信任的协助”;而不是因着丧失对社会的安全感与信任,将所有的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又将孩子的自主性限缩到无法独立思考判断求援,那不是一件好事。

面对这样的社会事件,我们会产生一种很深的无助感,不知道坏人在哪里、潜藏的危险该怎么避免、我到底尽力了没有、而我真的不想后悔。

一直逃,不会让你变安全,关心才会!

从每天的生活建立自己的信任网络,协助彼此、建立信任关系、同时也扩展自己的安全版图;而不是让自己被恐惧跟害怕打倒,筑高围墙、大门深锁、不跟陌生人沟通。这世界上一定有丧心病狂的人,但,你的冷漠与忽视跟漠不关心,会让你身边那些原本可以支持你、扩张的安全版图缩小。同时,那些原本可以不会用这么激烈的方式表达愤怒与被忽视的痛苦的人,会因为一次又一次的人际失落、询求协助失落、自己难以独立解决问题而变成不定时炸弹。

预防胜于治疗。当这个社会生病了的时候,我们不只要治疗,还要预防。

就从身边的人关心起,带着你的孩子建立属于妳们的安全与信任地图,关心彼此也让彼此感到支持。(来源:联合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