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家宝贝老是动手打人?

<不要打人! 不要抢玩具!><要等待! 要排队! ><这不是你的! 要轮流玩!> 孩子出了家门,就变成了炸弹。除了声嘶力竭之外,爸妈更要了解孩子的成长历程。

其实,对于两岁的孩子来说,这个世界拥有太多令孩子兴奋的东西可以投入。尤其当孩子开始展现出与世界互动的能力时,能让孩子产生满足感,所以我们不难发现这个阶段的孩子非常愿意尝试,他们享受尝试的过程,并且在这样的过程之中获得经验。所以,一个拥有两岁幼儿的家庭通常像是一个被炸弹炸过的地方一样,四处散落的玩具以及永远不在位置上的生活用品都是孩子享受游戏的结果。虽然这样的情况会让我们很头痛,但对于一位两岁的生活探险家而言,游戏并不是专心一意的解决问题,而是在各种游戏之中获取大量的信息。

基于两岁的孩子在当下阶段游戏的方式,加上在家庭的生活环境之下,孩子在两岁时会以自我为世界的中心来思考问题,所有的东西如果我想要都可以拿、都可以玩、都可以吃的,这是这个阶段孩子的发展阶段下,并没有建立适当的人际互动界限的表现。所以,在这个阶段爸妈需要教导孩子了解<别人的>与<自己的>东西之间的差别。在孩子的理解之下,孩子开始学习家里的规则、基础的物权,甚至是安全的概念。但我们必须理解,家中的这些规则虽然<看起来>孩子好像能遵守,却不代表孩子理解真实的情况,也不代表孩子能类化这些规则到家庭以外的地方。试想,在家中孩子不需要排队、不需要等别人、不需要使用与同龄孩子适用的社交行为,在熟悉的家中尽情的游戏成长,如何能够处理出了家门之后会发生的行为? 例如:孩子在家中可以自己一个人独享玩具,爸妈也能够经由熟悉的互动模式理解如何与孩子互动。如果今天,孩子来到一个需要与他人一起游戏的空间,面对另一个来自其他家庭的孩子,如何能够重现在家里好好游戏的情况。

除了家庭经验以外,对两岁的孩子来说还有两个重要的因素让孩子面对社交挑战时特别吃力,其一就是语言发展的能力。这个阶段的孩子拥有很好的语言吸收能力,也十分愿意利用语言与人沟通,但我们可以发现说话这件事对于这个阶段的孩子来说需要付出很多的专注。我们不难发现,孩子需要很专心的说话,也希望大人专心的听他们说话,如果有事情同时发生,孩子就会无法兼顾说话跟其他的事情,甚至是忘记刚刚要讲什么。而这样需要专心说话的过程,对于一个刚刚开始表现说话能力的孩子来说是很常见的过程。而我们在家中教导孩子的社交用语,在家中的单纯环境孩子很容易复述出我们期望的语句。然而,如果孩子出了家门面对不熟悉的环境时,就会出现许多需要孩子专心的因素。例如:专心地观察他人、专心地注意爸妈会不会离开、专心地玩一推家里没有的玩具、专心地想尽办法玩到荡秋千...。而这些因素会让孩子无法好好的专注在讲话这件事,所以当孩子无法同时关注这么多的目标时,退化的方式就非常容易出现---而运用肢体动作是此时孩子最直接有效的行为,同时不需要太多的专注就可以产生,推打的行为也就产生了。

其二,情绪控制是这个阶段的孩子还正在整合的阶段。如果我们粗略的将情绪的大脑路径分类,大概可以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反射性的直接情绪,一个是理性思考后的认知反应。直接的情绪是对于不舒服、或是环境的不友善的反应。而理性思考后的行绪反应则是经过高阶认知的反应,也同时会被文化、教育或经验影响。这两个部分是同时开始的,但理性的反应需要较多的大脑处理,所以会稍微需要多一些时间。对于大人来说,这两个反应的时差不会太久,所以我们可以适当的控制我们对于外界的反应。例如: 我们很喜欢在朋友生日的时候恶作剧,当事人虽然吓了一大跳,却仍然可以立刻转换成接受生日祝福的情绪。但,孩子对于环境造成的直接情绪会因为孩子的耐受度较低,而反应出更大的反应,但是却没有成人的理性经验,所以很容易无法处理当下的情绪,需要较长的时间冷静。例如: 孩子本来以为马上会有点心,但家中恰巧有更好的蛋糕,所以爸妈想要带孩子回家后再吃蛋糕。这时,孩子就非常容易因为情绪发展的阶段而无法度过失落,甚至没有办法启动认知的思考理解状况。这时,反射性的情绪动作就会伴随出现,哭泣、喊叫、破坏、攻击等行为,会在孩子无法思考的当下出现。

仔细的分析孩子出现麻烦行为的过程后,我们再专注在<打人>的行为就会发现,我们的孩子非常多的时候除了动手打人根本无法做出适当的反应。这跟家教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有没有站在孩子的需求角度来引导孩子才是重点。在此,有几个方式可以明确地引导孩子:

<工具性的社交行为可以让孩子轻松地找到团体的规则>

所谓的工具性的社交简单的诠释就是规矩,例如:排队、看到人要打招呼、要敲敲门才能进去、要说谢谢…等。这些行为的建立,可以让孩子在环境之中了解他们被期待做出哪些行为。所以,当我们开始意识到孩子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多样化的人事物时,就可以开始建立这些行为。而不是已经有这些环境需求了,才刚始要求孩子遵守。一开始时,孩子是从我们的称赞理解环境的期待,但在渐渐地累积经验之后,孩子就会经由这些行为在环境之中获得安适感。

<利用简单的小工具让孩子理解人际界限>

一群孩子围着玩具一起玩时,因为家庭中游戏的经验(所有的东西我都可以玩),会让孩子在游戏的过程之中抢成一片、互相干扰,并不是平行游戏的好开端。所以,在家中进行日常活动时,可以准备餐垫、裁剪过的止滑垫、托盘等小工具规画出一个孩子要游戏的区域,让孩子了解要在这个区域活动。有点像是当一群孩子在幼儿园里面吃饭时,大家都不会去抢别人的东西吃,因为孩子很容易理解在碗是区分每个人食物的工具。所以,当孩子习惯在餐垫上游戏时,我们就可以携带这个餐垫外出,让孩子在游戏的时候有一个小工具宣示自己的主权。

在进入幼儿园前,孩子就需要有平行游戏的经验,利用小工具让孩子获取平行游戏的成功经验,可以让孩子与其他孩子同处一个环境时就为轻松,在非高压的情况之下,情绪、语言、认知学习的表现都会有平时应有的表现。

<教导孩子利用身体很自然地与环境沟通>

最困扰人的问题行为无疑是打人,尤其是当孩子很专心的游戏时突然出现的环境干扰(其他孩子突如其来的参与)。在此,我们无法要求孩子拿出太多的精力处理这些干扰,因为此时专心游戏的孩子没有其他精力来分心。所以,身体的自然动作就是一个很容易建立的方式。当孩子在家中游戏时,大人可以在孩子的身旁后方做出一些类似的干扰行为。例如,孩子坐在我们怀里在看书,我们伸长脖子试图挤掉孩子的空间。这时,孩子会很自然地转向身体,更完全的背对我们以维护他的游戏空间。而自然的转向身体保护自己正在专注的东西,就是一个除了打人之外有有效的行为。其他孩子会比较容易意识到对方不欢迎他人一同游戏,也可以用身体的相对位置避免动手的行为。

<当孩子出现情绪而无法宣泄时,要让孩子有自己静下来的空间>

自己静下来的过程是孩子情绪控制的重要元素,不是因为环境迎合孩子而是孩子自己静下来。此时,环境是流动缓慢的、家长是稳定平和的,孩子有哭泣的权力,也有下台阶的方式。而这样的行为经验常常或在社交的压力之下而无法满足,所以孩子才会学习到用负向情绪来解决问题。所以当孩子遇见了一个情绪因子,而情绪出现时我们要陪伴孩子经历这个感受,但我们不需要再加油添醋。直到孩子做出平时可以表现出的适当行为。例如: 打针很痛,孩子非常害怕去医院。此时,我们不需要欺骗孩子,反而是要预先教导孩子适当的语言<阿姨,你可以轻轻的吗?>,甚至有的家长会用笔尖模拟打针的感觉,让孩子有所准备。但是真的很痛,所以孩子会哭是正常的。让孩子好好地哭,之后在离开医院前跟医疗人员说声谢谢。其间的过程,不需要过多的安慰,只须要让孩子在单纯的环境之中好好自己冷静下来。

这样的过程十分容易类化到其他行为,所以请让孩子在小事上可以练习。例如: 当孩子的作品被其他孩子撞倒时,孩子一定会有不好的情绪,这时其他孩子是有意还是无意其实不会影响孩子当下的感受,所以安慰孩子对方不是故意的通常一点用也没有。情绪引发时,我们需要做的是当下的陪伴,不需要动手试图回复原状,而是陪孩子好好的经历这个失落。同时,我会建议此时对其他的孩子说: 等一下下喔,等一下下就哭完了。当孩子在稳定的环境中,比较容易静下来,用适当的方式互动,像是说出<妈妈,你可以帮我修理吗?>。临床的经验发现,当孩子有情绪时如果家长的反应越剧烈,孩子的问题行为就越容易出现,稳定的陪伴无疑是较好的策略。

无疑的,两岁是一个令人又爱又恨的年纪,但是面对这样一个黄金时期我们需要更好的观点及知识来陪伴孩子成长。当二十年之后,我们的孩子所面对的环境将是我们无法预期的快速、多元,具备更好的环境处理能力无疑的是一个让孩子获得自信以及成就的方式。在孩子的幼儿时期,家庭的熏陶无疑是最重要的基础,我们利用医疗的专业帮助父母了解孩子发展的需求,进而建立正向积极的方式引导孩子开始体验这个美好的世界。

作者:吴宜烨,来源:吴宜烨的UDN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