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殇:布隆迪一名街头流浪儿的经历

尼古拉斯.莱德纳报道

在长达七年的时间里,艾马布勒和他的弟弟蒂莫西生活在布琼布拉的街头,风餐露宿,艰难度日。如今,他们终于回归家庭,并且再次获得上学的机会。

布隆迪布琼布拉,2016年6月29日—一天晚上艾马布勒正在路边睡觉。一辆车在他身边停下,司机问他为什么睡在那里。他说自己无家可归,每天都在这一片区域靠乞讨为生。司机离开了,但是几分钟后,他带了牛奶和面包回来。这是在露宿街头近七年以来,艾马布勒最美好的一段回忆。在这段时间里,他并没有太多美好的回忆。

但是,至少他还有自己的弟弟蒂莫西相依为命。他竭尽所能保护自己的弟弟,但是生活在布琼布拉的街头,两兄弟毫无安全可言。他们必须自谋生计。艾马布勒对他的弟弟很有责任感。“有一次,我想保护我的弟弟不被其他流浪儿欺负,结果我被狠揍了一顿,”他说。其他时候,他会稍微幸运一些,通过100法郎的贿赂就可以让他们两兄弟平安无事。七年里,他们两兄弟相依为命。他们睡在地上,以纸箱为床垫。他最怕的是弟弟走失的时候,而艾马布勒无法保护他。毕竟,艾马布勒不仅是蒂莫西的哥哥,也是他的守护者。

看到儿童不应看到的事情

因为父亲失去了工作,家里没有钱抚养两个最年长的孩子,艾马布勒和弟弟被迫离家出走。但是他们并没有怪自己的父亲。他们可以理解。在街上,艾马布勒可以乞讨要钱,可以为弟弟和自己购买赖以生存的食物。

>>  阅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报告: 《2016年世界儿童状况》

在情况较好的时候,艾马布勒可以通过乞讨赚到10,000法郎,相当于大约5美元。在布隆迪,这笔钱无异于飞来横财——在这个受危机影响且普遍贫穷的脆弱国家。2009年,大约有3,250名儿童生活在布隆迪三个主要城市的街头,以乞讨为生。由于2015年爆发的社会政治双重危机,这一数字现在可能更高。

这些儿童不仅远离了他们的家庭和学校,而且还暴露在剥削、虐待、健康问题和营养不良的风险中。

为应对这些风险,艾马布勒在街头有一帮好朋友。他们分享一切。他们是彼此的家人。他们把讨要到的钱集中起来。即使有人讨要到的钱比较少,他们也都会平均分配。人人平等。

艾马布勒梦想自己攒的钱够他的家庭买一所房子。他们一家人可以生活在一起的房子。曾经,他梦到自己有了20,000法郎,他把这笔钱拿回家给母亲,告诉她如何用这笔钱来养活全家,然后突然回到了现实的街头,他觉得自己属于这里。

在生活在街头期间,艾马布勒见到过悲惨的场景。之前的一个早晨,他醒来后听说附近有三具尸体被发现。他距离那里很近,因此他路过的时候看到了一具尸体。那是艾马布勒久久挥之不去的场景。他无意间提到。

回家的喜悦

七年之后,艾马布勒和弟弟终于再次回到家里,与家人团聚,并且第一次有了上学的机会。这要归功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的“卡邦度足球希望中心”为生活在首都布琼布拉街头的流浪儿所提供的帮助,它由合作伙伴非政府组织“集力予家(Giriyuja)”所运营。在中心,儿童们可以洗澡、洗衣服并且吃到由世界粮食计划署提供的热腾腾的饭菜。对于有需要的儿童,也可获得医疗护理和法律救助,同时还有一名心理学家可以与儿童进行一对一交谈,倾听他们的想法和经历。

但是中心只能作为过渡性的场所,而最终目标是让儿童和他们的家人团聚。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愿景是看到每名儿童都能在家庭环境下成长起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布隆迪儿童保护主任艾萨.索乌说,“部分情况下,根据追踪家庭的收入状况,这一环境可能是以大家庭的方式存在,或者由受信任的负责社区成员帮助建立。但是所有的儿童都应获得在家庭环境下的保护和高质量的照顾。”

艾马布勒现在是一名小学生,当然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喜欢数学,他说自己仿佛就是为这门课而生。他只需要一个上学的机会来展示他的天赋。他的长远目标是拿到毕业证书,然后赚钱来帮助其他依然生活在街头的儿童。他想帮助他们也能上学,并且跟家人在一起。

艾马布勒的父亲很开心看到他的儿子回家并且可以上学,并回忆起当初家人分离的时候。“那时候我无法养活所有的孩子,我失去了工作。我很担心他们,因为他们的生活毫无安全可言。”他说。他很感激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为他们家庭的团聚以及帮助艾马布勒和蒂莫西所做的一切努力。他认为艾马布勒已经长大,可以承担更大的责任,并且希望其他儿童也能得到像他们家一样的帮助。这个家庭再度圆满。

艾马布勒现在对其他街头流浪儿有什么要说的呢?

“回到家里,回到学校。不要再在街头流浪,向路人乞讨了。跟父母和兄弟姐妹生活在一起,那才是一个家庭。来自家人的爱是生命中最特别的东西。”

来源:联合国儿童基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