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主义思想威胁已变为现实危害

摘要:

1.鸦片战争至今中国一直围绕三个问题斗来斗去:自由、稳定以及要不要融入世界

2.邓小平在对待私有财产问题上将马克思主义向前推进一大步,今天有很多需要兑现

3.民族主义思潮往往打着爱国主义名号,其强烈表现形式就是国教派的出现

4.马克思主义、民族主义和现代社会基本常识三大思潮的缠斗,将决定中国人命运

 

袁伟时:民族主义思想威胁已变为现实危害

编者 注:5月5日,袁伟时在北京单向街书店以《当代思潮和社会转型》为主题举办读书沙龙。影响当代中国的三大思潮分别是马克思主义、民族主义和现代社会基本常 识,在袁伟时看来,这三大思潮的缠斗将决定中国人的命运。民族主义思潮往往以爱国名义出现,国教派的出现是其强烈表现形式,同时,民族主义已经从思想威胁 转变为现实危害。中国要想真正成为现代化国家,就要坚持自由、民主、法治、平等等基本常识。袁伟时认为改革并没有“死”,一直在继续,只是未达到民众的要 求,但重要的是,改革已经启动,不可逆转。

袁伟时,中国近代史专家,著名公共知识分子,中山大学哲学系退休教授,曾任中山大学中山学院院长。著作有《中国现代哲学史稿》、《晚清大变局中的思潮与人物》等,最近出版《缠斗:方生与未死》一书。

编辑:周东旭

以下为演讲实录

开篇:三大思潮一直在缠斗

谢谢大家今天下午来这里参加我们的读书会,我的新书叫《缠斗:方生与未死》。为什么叫“缠 斗”?在中国近代史中,可能有些问题老早就提出来,以后又出来,反反复复,太可怕了。比如新文化运动的命题,梁启超老早就讲过,陈独秀、胡适他们讲的很多 是老话。从梁启超这些人往前看,梁启超也是讲的别人的老话,鸦片战争前一些西方传教士到中国,就宣扬这些观点,中国的一些先驱比如王韬、郭嵩焘,到外面的 英、法等国家一看,说我们中国太落后了。

过去我们总讲学习西方的三个阶段,从器物、制度到伦理道德,是不是这样?这个“三阶段说”错 了,不是那么回事,一开始它就是综合性的,综合性就要考虑到人的特点,人的一切行动都是受思潮、思维决定。人是思想的囚徒,决定国家、社会发展能不能顺利 进行的,归根到底看当时的思潮,思潮所占的位置怎么样。在我看来,鸦片战争前,就有人在做新文化运动,新文化运动在那个时候就开端、萌芽了,五四时期达到 高潮。

因此,新的和旧的一再重复出现,缠斗就在这个地方。围绕什么问题缠斗?一个是自由,人有没有自 由;第二个是稳定,社会稳不稳定,怎么样的稳定;第三是要融入世界,还是闭关锁国。从鸦片战争前后一直到今天,还是这三个问题,斗来斗去。刚刚萌芽起来的 新主张,开放的、新生的东西,总是受到该死东西的阻挡。

一直发展到现在,在我们当代思潮里面,究竟是怎么一个状况?在我看来决定今后社会发展的是三个思潮,马克思主义、民族主义和现代社会基本常识,他们互相激荡,互相争斗,也有互相融合的地方。

思潮一:意识形态马克思主义

邓小平在对待私有财产问题上将马克思主义向前推进一大步,今天有很多需要兑现

第一个最重要的就是马克思主义,这是官方意识形态,但是到了中国,里面也出现分化,有一些是毛 泽东的思想。即使官方的意识形态,现在也在变化中,而且是非常巨大的一个变化,其中就涉及到邓小平的历史贡献。有些人说你不要讲邓小平的什么历史贡献好不 好,邓小平的错误,我都承认,都同意,有一些东西邓小平应该做没有做,比如政治体制改革,80年代他讲了12次,却没有运用自己的权威真正把政治体制改革 往前推进,但是,除这方面外,作为历史研究者就要回答他有没有做一些对今后发展有很重大作用的事情。

从思想史的角度看邓小平,有两件事是了不起的,当然,这不是指邓小平一人,而是以邓小平为代表 的集体。第一件事就是他把马克思主义向前推进一大步,在对待私有财产问题上。马克思主义的核心理论是什么?我不知道在座的有多少人看过《共产党宣言》,当 时马克思主义的产生有其正当性,对社会的不公,对社会黑暗的抗议,文字非常漂亮,我年轻时读起来都是热血沸腾,马克思在里面就说了一句话,共产党人把自己 的全部理论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消灭私有制。

好了,邓小平做的是什么事?恢复私有制,对不对?我没有说错吧。当然不是说完全由邓小平创造,文革后好多地方的农村用变相方式把私有财产还给农民。到现在这个过程还没有彻底完成,但基本上土地还给了农民,他们可以自己耕种,然后有饭吃。在城市允许办私营企业。

中国经济发展起来了,官方可以拍胸口说自己了不起,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就是思想在起作用。

另外,有人读过列宁的《帝国主义论》吗?他的结论是我们这个时代是无产阶级革命与战争年代,是 资本主义发展的最后阶段。按照斯大林的理论,资本主义马上要完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就是按此思路在指导我们的对外方针,毛泽东很得意,在东方推动 革命,输出革命,一直到文化大革命,我们都在向泰国、缅甸等输出革命,有很多红卫兵都跑到那边打游击,现在缅甸一些军队的司令还是我们当时的红卫兵,马来 西亚共产党的电台就在湖南。

后来这一局面怎样了?邓小平支持了何方的一个研究成果,何方是张闻天的秘书,长期在外交部研究室工作,后来到中国社科院。何方把研究成果向中央报告,认为对时代的判断要变,现在是和平与发展年代,这一条被邓小平接受。

后来李光耀又当面对邓小平讲,不要再支持其他国家的共产党,还打什么游击,在这捣乱,让我们稳定下来好好发展,邓小平接受了这个意见。结果东南亚的一些国家,马来西亚、新加坡等从中受益,中国也得益。

发展到今天,中共十八大提出二十四个字的所谓核心价值观,我们所讲普世价值理念中的法治、民 主、自由等等都有,再加上中国的一些,比如要诚实,要爱国,加起来炒在一个碟子上。习近平上台以后发表很多言论,说宪法很重要,是至高的,法治也很重要, 要让每一个案件体现公正,体现法治精神。至少在书面上这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发展。

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就是这样,有些已经变为实践,还有一些只停留在纸面,没有兑现,或者是习 近平讲了,但下面做的好像不一定是那么回事。不过,既然习近平这么讲了,就给了中国人一个根据。为维护执政党的威信,将这些支票好好兑现行不行?也就是说 以后要求民主、自由、法治等,不是什么离经叛道的东西,是执政党要我们做的中国梦,是中国梦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我们爱国,希望自己的国家成为世界一流,但是这样一个国家,不是19世纪以前或者20世纪国民党所创造的专制、独裁党国,我们是按照邓小平发展过、改造过的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我们要兑现领导人开出的支票。这就决定将来中国的发展还会缠斗。

思潮二:民族主义

民族主义根深蒂固,以爱国名义出现,思想威胁已变为现实危害

当代思潮中还有民族主义思潮,太恐怖了。民族主义思潮表现得根深蒂固,恐怕在座的都受到过毒害,我曾说中国都是吃狼奶长大的,这不是我发明的。现在的问题是,民族主义太厉害了,而且它是以爱国主义名义出现的,几乎时时处处都表现出来。

最近钓鱼岛问题一出现,群情激愤,我也与大家一样,认为钓鱼岛是中国的,这条毫不含糊。另一方 面,钓鱼岛问题在中国外交大局中,在中日关系里面只是“茶杯中的风暴--小事一桩”,为什么?因为决定将来中国发展的,是融入世界还是抗拒这一历史潮流。 现在融入世界的历史走到什么程度了?欧盟是一个榜样,国界需要逐步转化为地理概念,将来是融合的,法国和德国是世仇,现在也可以互相来往,凡是欧盟国家, 随便往来,随便就业。

中国和日本的经济已经融为一体,只是中国本身的经济发展水平太低,日本人不愿意跟我们取消签 证,那我们就提高自己经济发展水平,同时改革政治体制,好多问题就可解决。要达到这一条,首先在经济上要成为自由贸易区,中日韩谈判正在开启,这才是决定 我们今后发展的关键。中国和美国在经济上也可结盟,将来我们发展水平高了,也使美国人好像在民国时代那样(1946年)签订《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经 济上完全自由来往,我们现在朝思暮想的就是回到民国时代的水平。

但是,现在动不动就又反对美帝国主义侵略,事实真是这样吗?更麻烦的是,思想上也要反对帝国主义在中国的殖民,认为新文化运动以来中国在文化上就被殖民了。我们这些搞历史的都说这个话不入流,连常识都没有。其实,鸦片战争时西方那些思想就传过来了。

另外,对文化的发展规律也根本没有了解。思想文化是没有国界的,假如有国界的话,就不叫思想文化。思想只是在竞争中自由发展、更替,优胜劣汰。

现在不是很多人在提倡穿汉服吗?但我看在座的今天没有一人穿汉服,年纪轻的朋友以为是现在某些 人新发明出来的,而发明权是谁?江青。江青说你们要穿国服。现在有人穿吗?没人。提倡汉服说是维护民族尊严,其实是假的,是为赚钱,有生意可做。民族主义 打着反帝国主义侵略的旗号,特别是反对文化的交流。假如文化传播也是侵略,中国在全世界办一两百孔子学院是不是文化侵略?这么说就很荒唐。

也许是根深蒂固,民族主义另外的强烈表现就是出现一个国教派。国教派现在到了什么程度?中国人 要现代化,他们说现代化作用不大,一定要回到中国传统思想文化指导下,整个国家制度要有中国特色,特色就在于儒家,要搞儒家宪政。宪政就是宪政,儒家不过 是一个学派,世界上有儒家宪政吗?

国教派认为台湾做得最好,以台湾的“宪法”来看,儒家味道在里面吗?没有。台湾现存宪法是蒋家 搞的吗?根本不是,而是1946年政治协商会议中由各派参加,共产党、民主同盟,加上国民党有关人事共同讨论出来的,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儒家东西,而是把 全世界政治学的宪政理论作为基本原则,把孙中山创造的那些错误的,经不起考验的东西删除或者减弱,比如把孙中山“五权宪法”改造成三权分立的现代政治体 制。

国教派联合新左派,造成一个很大的思潮,要修改基本的政治制度,提出民主是受限制的,受什么人 限制?儒家,他们提出成立三个院,除民选的众议院外,还有儒家自封的儒家大师组成的一个院,众议院通过的决议要经过该院审查,不同意的可以否决。第三个院 是贤人院,由功臣以及先贤后代组成,有权否决众议院通过的内容。

他们还带领小孩到处拜孔庙,我对孔子一点都不反对,我入学时还要拜孔子,尊重孔子作为一个教育家,作为一个思想家完全没有问题,可为什么要让我们的小孩在他面前跪拜?中国人对任何人都不应该跪拜,我们都是独立自主的人,这样不是害小孩吗?

他们这是要修改宪政的基本原则,跟执政党决议不符合,与民众要求的自由、平等、独立潮流不符合,所提出的主张是很危险的。

并且,这种思想威胁已经变为现实的危害,到处搞读经,强迫孩子们读《三字经》、《弟子规》。了 解教育学基本常识的都知道学习最重要是有兴趣,要有怀疑精神,认为《三字经》等是经典,把孩子们不懂的东西让他们全部记忆,这是违反现代教育学的。《弟子 规》提倡的内容有两条是极端荒唐,第一,不能有任何私有的东西,所有私物都要交给长辈、父母、祖父。根据传统法典比如唐律规定,父母、祖父母在,所有子孙 不能“别籍异财”,也就是不能另立户口,不能保有私有财产,中国为什么发展不起来?就是这样,没有私有财产,不能让儿孙自由独立发展。现在教孩子这些内 容,就可能造成两个结果:孩子们按照教授的内容,变成“小奴才”;不按你的说法,孩子变成“小两面派”,就要留着自己的东西。

另外,这些所谓经典还教孩子们父母有病,你要先去尝尝药,这是要命,想毒死孩子吗?无论哪一方面,都很荒唐。目前已经造成很大的危害,民族主义作为当代思潮就表现在这样的地方。

思潮三:现代社会基本常识

规则等这些现代观念要在中国扎根需要与传统作斗争

第三个思潮有人说是自由主义,我不太同意,西方的自由主义有很多流派。一讲到自由主义,很多人 会说西方自由主义已经受到批判,事实上,学术是永远有争论的。第三个思潮其实是现代社会基本常识,制度就是规则,根据常识、经济文明发展程度定下来的规 则,都是现代社会必须要做到的。从19世纪以来,就不断有人也就是那些先驱,在输入先进的观点和文化。到十八大,执政党将它写到文件中。

但是,这些观念还有很多没有被大家接受,或者虽然接受了,没有成为真正的行动指导。现代社会观念要在中国扎根,就要与传统的、与现代社会不符合的思潮互相斗争。

这项工作需要很多人来做,而目前三大思潮正在缠斗,我们要真正想中国成为一个现代化国家,就要坚持现代化的思潮,核心就是自由、民主、法治、平等等常识。这三大思潮今后会怎么样,将决定中国人的命运。

论社会转型

原有社会:东方国家更倾向利用民族主义哄骗公民

问:公民认同越来越成为世界主流,随着民族主义的正当性和合法性越来越式微,为什么在东方国家,比如中国、韩国和日本,民族主义还会对社会生活有这么强烈的效果?

袁伟时:首先,民族作为一个虚拟的共同体,当然有他正当性的一面。什么情况下它会成为危险的? 我想只是在一个条件下,就是那些政治家要利用这种概念和旗帜哄骗一般公民,招募自己的支持者,招募过程的同时又剥夺追随者或者未来的国家公民的自由,想办 法限制个人自由,这样的民族主义是危险的。比如孙中山就讲中国人个人自由太多,是一盘散沙,要国家的自由,党的自由。当这样一种理论提出来的时候,他理想 非常大,有一段时期到处讲中国人一盘散沙,他就没有问,为什么中国人不能自由结社,要是中国人能够自由结社的时候,还是一盘散沙吗?公民社会就应该有自由 结社,他的要求能够表达出来,以革命的名义或者其他名义剥夺这些自由,我认为理论上是不通的,但是中国一代又一代的政治家就是这样来欺骗中国人,这是第二 点意见。

第三,为什么东方社会的这种危险那么大?这就涉及到整个东方社会转型的最大困难,这些国家存在 一个强大的意识形态,变成思想牢笼,将群民捆绑起来,中国人几千年来就是被儒家的三纲五常捆绑起来。伊斯兰国家为什么到现在还有很多没有跨进现代化门槛, 中东地区为什么现在还是世界上的动荡地区,根源就在这里,有传统东西的束缚,舍不得丢掉,政治家又利用民族感情,强调应该与西方有差别,应该有自己国家的 特点。国民党也是这样的思路,国家就应该按照孙中山的五权宪法建立,国民党甚至通过决议,孙中山的著作(总理遗教)就是中国的根本法,也就是宪法,很多人 认为孙中山是国父,我们就应该这样。

文化革命期间,中国人就认为毛主席的指示就是最高指示,就是判别你是革命还是反革命,有罪还是 没罪的标准,这些都非常荒唐,但东方国家由于民族感情、历史原因,再加上是后发国家,曾经受到侵略,很容易形成这种特点。这些国家要摆脱民族主义,唯一办 法就是反思为什么那么落后,主要原因是不是由于外国人造成的,决定性因素是什么?

当一个民族和国家公民还处于臣民状态,还听政治家的忽悠,他们就没法想清楚国家为什么那么落后,为什么说句话都不自由。这不是帝国主义侵略造成的,主要是国内的规矩和制度有问题,要改革制度,那样我们才有可能摆脱落后,面临民族主义思潮,就要坚持这件事情。

未来前景:中国改革正在继续并没有死一旦启动就不可逆转

问:现在很多人都在谈论改革进入深水区,中产阶级移民到国外的人越来越多,民众也有很多怨愤,你对未来的改革怎么看?中国会发生革命吗?

袁伟时:关于革命,我建议大家看一篇吴思的文章《中国不会爆发革命》,他认为革命不可能发生,分析得非常冷静。另外的一个论调是说改革死了,这种观点是靠不住的,他们认为要是5年再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国家就要崩溃,我不这样看,这就把组织的动员力量看得太低了。

但要是说4、5年就能够把整个改革基本实现,政治改革基本完成,我认为也是不可能的。根据现实 情况来判断,可能性非常小,或者是不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是不是改革就会停止?张鸣老师刚才说中国还有很大的经济发展空间,要发财还是要在中国,但是有障 碍,这就要改革,要把改革的空间放出来。

现在有两大矛盾决定中国未来发展。最重要是让大家有工作,有饭吃,在经济下行情况下就业压力非常大,每年有六七百万大学毕业生需要就业,唯一的可能就是要释放经济自由空间,打破垄断,让那些“还差一个馒头没有吃饱”的人吃饱,要释放这种空间,这是决定改革的基本矛盾。

另外一个基本矛盾就是社会要稳定,比如环境矛盾、产权保护矛盾等等。中国社会每一年有十几万人失业,执政党怎么样维护社会稳定,像过去那样行吗?这么多年来,好像也不是走这条路,也想通过法治途径,逐步改革不合理制度,以此维持社会稳定。

矛盾面前形势比人强,要抵抗是很困难的。经济下行怎么办?社会很多群体事件怎么办?只有通过改革能够解决,客观情况逼着不改也得改,哪一个人上台都要改,实际上有没有改呢?我想正在改,改革还是在进行,问题是没有达到我们所要求的速度。

有些改革已经集中到让公民享有更大自由的程度,所以不要讲改革死了,还会有改革,中产阶级、那些有眼光的企业家,不会轻易放弃在中国的事业,到外国去养老不错,但真正要发财还是在中国,而且很多人是认识到这一点的,所以我不太担心中产阶级都跑掉。

另外,政治体制改革会怎么样?比如法治,习近平说要司法公正,而且体现在每一个案件上,说容易要做到非常困难,但改革已经在开动,为维护自身利益不能不做,比如在广东就已经实行法官审判负责制,法院集体讨论案件的制度已经废除,要看到它的深远意义。

纯粹的政治领域也在变,比如过去国家预算是机密,现在要是不公开到处都挨骂,按照现代国家的标准,这都是很小的改革,但改革一旦启动就是不可回头,不能逆转的。

我们要看到中国的改革正在继续,但这些都是胡温时期就一直在进行,很多人问我有没有“习李新政”?我说至少目前没看到,他们做的都是胡温已经开始做的事,比如不准官员请客等,都是小事,更大的制度改革都是胡温开始的,今后会不会继续,我们拭目以待。

因此,要推进中国的改革,我还想回到自己十多年前的主张,有知识的中国人要将你的企业做大,想办法发财,私有经济、民营经济越大,中国公民的自由度越大。另外,还要敢于监督政府,敢于坚持自己的公民权利,在这样的情况下,客观形势迫使执政党不能不改。

来源:爱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