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出国念书?

你想出国念书,或是正在国外念书吗?你最大的动力是什么?

根据统计,2011/12学年全球高等教育国际学生计有4,300万人,而在1990年不过1,300万名国际学生。另外根据推估,2016年将有1,200万名国际学生在美国大学校院就学,这数字几乎和1900年全球的国际学生人数相同。

国际学生人数的快速成长,透露出当今对优质高等教育的急迫需求,以及更多的学生愿意离开家园,赴海外接受高等教育。

然而如果跳开过去将焦点放在留学人数的观点,改由不同角度审视这些数字,对于出国留学的原因及重要性,或许会有不同的发现。

Mary Kirtz 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数据作为研究基础,检视190个国家的出国留学人数及国际学生人数,同时查看该国每人平均收入、人口数、高等教育供需、国家发展情形、语言等状况,结果发现,国家结构的各面向都足以影响学生出国留学人数,如国家面积的大小、国内生产毛额、每人平均生产毛额、城市化及高等教育的供需情形。

另外,Mary Kirtz也将各国学生出国留学人数与该国高等教育入学人口、该国高等教育适龄人口相比较,这些数字呈现出各国出国留学的不同样态。

以2015年为例,美国、阿根廷及菲律宾,每1,000名大专生中,只有不到4名学生出国留学;相反的,在阿尔巴尼亚、摩洛哥以及塞内加尔,每1,000名学生中,有超过100名学生出国留学。中国和印度出国留学人数名列前茅,但和国内高等教育入学人口及高等教育适龄人口相较,出国留学人数只占1.9%和0.7%。

不同国家,学生出国留学有不同的动机。

如前所述,中国和印度是目前出国留学人数最多的国家,但2国人口数也分居世界一、二,代表2国具有大量的生源,也就同时极具学生出国留学人数的潜力。

另外如果一个国家的每人平均生产毛额高,通常都市化程度也较高,中产家庭也相形较多,这些中产家庭具有足够的经济力培育子女出国留学。

事实上,家庭的经济能力是出国留学一项非常重要的因素,因为大学生赴海外就学取得奖学金的机会毕竟有限。中国、印度以及其他开发中国家(Global South Countries)家庭经济力近年成长迅速,也就积极送子女出国留学。

另一个学生出国留学的因素和国内高等教育的供需有关。开发中国家对高等教育的需求遽增,主要是源于人口的增加,尤其是人口结构中,青年人对高等教育的需求。其实早在1960年代,开发中国家人口就已经开始急遽成长,如韩国等国就祭出计划生育措施,并且积极投资教育,以为应对。但有些国家却忽略这个议题,如部分亚洲、非洲及拉丁美洲国家,造成今天各国发展大相径庭。

以南韩和肯尼亚为例,1960年代的南韩和肯尼亚每年的人口增长率相近,分别为2.9%及3.1%,今天2国分别为0.4%和2.7%。2国的教育指标也截然不同,1970年代南韩和肯尼亚的高等教育入学率都低于5%,南韩现今已高达98%,肯尼亚仍停留在低于5%的入学率。虽然南韩出国人数多,然而如果以高等教育适龄人口计算,南韩出国留学人口比率只有1.7%,也就是南韩学生偏向在国内进修,而肯尼亚的出国留学人口比率却为11.8%。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1960年代南韩与肯尼亚每人平均收入相近,2014年南韩的每人平均收入是肯尼亚的20倍。专家指出,南韩所以发展成功,源于其在教育、研究及创新上的巨大投资。

Mary Kirtz指出,国内高等教育建设不足,是学生出国留学的主因之一。人口少于200万的国家,经济规模较小,往往学生出国留学比率甚高,因为这些小国资源有限,少能全力挹注投资教育。

另外,已开发国家与每人平均收入有关,也就是具备一定的购买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数据显示,西欧和北美的学生往往会选择出国进修一学期至一学年,然后回到自己国家取得学位。近年,美国及西欧国家这类短期出国研修的学生也在增加当中。

再回头来看中国和印度的情形,虽然出国留学人数众多,但只占高等教育入学人口的1.9%和0.7%,表示大多数的学生还是倾向于留在国内进修,出国留学可能还是次要的选择。另一面中国和印度近年也开始积极投资高等教育,并可望成为国际学生留学的新据点。

对于高等教育发展低落的国家,学生出国留学的比率偏高,这种人才外流的现象,Mary Kirtz的建言是,致力投资高等教育。(作者:中国台湾地区“驻美国代表处教育组”  来源:天下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