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看景,晚上看戏——观河北梆子《刘兰芝》有感

文/沈楠

“焦仲卿、刘兰芝,孔雀东南飞”,一场河北梆子《刘兰芝》,真是让人过足了戏瘾,事先万万没有想到河北梆子虽为地方戏曲,而且还不在五大地方戏之列,但是在看过天津市河北梆子剧院的演出之后,深感其水平确实非同一般,唱腔饱满适度,表演细腻纯熟,每一个动作表情都处理得非常到位,虽为文戏,却表现出了许多有难度的戏曲动作,即使是台步都走出了多种花样,戏味儿很浓,令人赞叹。同时还特别值得一提是这场演出的伴奏也特别棒,锣鼓点和演员的表演配合得恰到好处,弦拉得更是韵味儿十足,一次又一次地撩动着观众们的心弦。

之前对河北梆子的记忆还是儿时奶奶的老式卡带录音机里播放的《蝴蝶杯》的唱腔,还是年少之时在戏院里观看裴艳玲先生主演的《钟馗嫁妹》和《哪吒脑海》时的情景,尤其在《钟馗嫁妹》里裴艳玲先生题写“一束梅花一束诗,顶风冒雪傲其枝……”的豪迈诗句那一幕至今仍记忆犹新,伴着年龄的增长自己也逐渐体味了裴先生“人鬼情未了”的戏曲情节……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变迁,日趋繁忙的生活节奏,恍惚间已经十余年没有接触过河北梆子了,直到有一天在河边散步之时耳边忽然传来了河北梆子的唱腔,刹那间勾起了自己儿时的回忆……

终于在2015年的年底陪着父母在天津中国大戏院观看了由天津市河北梆子剧院小百货剧团演出的河北梆子《穆柯寨斩子》,恰恰是这场演出使我对河北梆子又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被这些青年演员们那激昂的唱腔,精湛的武功所深深地吸引了,进而在2016年我又在滨湖剧院先后观看了河北梆子《花烛恨》和《刘兰芝》——

“小吏港”,即东汉著名的乐府诗《孔雀东南飞》故事发生地,也就是如今的安徽省安庆市怀宁县小市镇,“旧志载‘以汉庐江郡小吏焦仲卿而得名’,自汉代就有其址”。现在在那里建了一个“孔雀东南飞”景区,而我也曾因为这个凄美的爱情故事而赴安庆游览过一番,感受了天柱山之美,皖河水之柔,并悉心体悟着千年之前焦仲卿和刘兰芝那至真至美、至情至性的真爱,力求能够深刻的感知到他们那种“笑看皖河搭鹊桥”的爱情境界。

安庆市是京剧鼻祖程长庚的故乡,也是黄梅戏的故乡,那里山清水秀,名人辈出,是一个“白天看景,晚上看戏”的好地方,焦仲卿和刘兰芝,一个怀宁人,一个潜山人,他们的故事之所以可以在文学和艺术作品中被传颂了千年之久, 我以为其关键还在于他们对真爱的向往与追寻,甚至达到了生死相依的爱情境界,令世人所敬慕——刘兰芝“揽裙脱丝履,举身赴清池”,焦仲卿“徘徊庭树下,自挂东南枝”,可歌可泣,可敬可赞,而用河北梆子的苍凉之美去表现天柱山下皖河水畔这段流传千古的爱情故事确实别有一番韵味,彰显了戏曲的魅力。

精湛的艺术总是令人久久回味,自己也曾在许多城市观看过演出,但是却很少能感受到在天津看戏时的这种氛围,坐在自己家乡的戏院里看戏确有一种让人热血沸腾,激情澎湃的感觉……当演出结束走出剧场漫步于天津的道街,观赏到那迷人的夜景的时候,忽然意识到,原来自己的家乡天津已然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可以“白天看景,晚上看戏”的城市了,在这座有戏的城市里结束了一天的奔波与忙碌之后,走进剧场静静地去欣赏一场精彩的戏剧,或许真的可以使自己的心灵得到一种深切的净化与抚慰,在戏剧的世界里去找寻现实生活中所无法找到的答案,真心真意地构建起自己美好的精神家园。

2016年5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