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输赢,在于自我的价值与实现

文/ 程天纵

人生走过了大半辈子,如果说有所感悟的话,我最大的心得是,「这个世界是平衡的」。
就好像物理学所说的「能量守恒」定律,人的一生也是守恒的;当你得到了一些,一定也失去了一些。

重点是,得到和失去的各是什么?

因此,道家说阴阳、儒家谈中庸,老子无为而治,都是强调这个平衡的道理:人的悲喜苦乐都来自「得到」与「失去」。

谁是赢家?谁是输家?

人们经常喜欢把人分为人生的胜利组和鲁蛇组;在当下或许可以判断是胜利或失败、赢家或输家,但是几年以后回头来看看,可能是完全不同的结论。

就以我们台湾所谓的三、四年级生做例子:当时大学毕业成绩优秀的人,都纷纷申请到美国名校的奬学金,然后去美国攻读硕士和博士;这些优秀的同学,在当时都被归类为人生的胜利组。

为了培养自己的小孩到美国继续教育求取功名,他们的父母都在当时艰困的经济条件下,有的借钱、有的卖房,然后兑换成美金,供自己的小孩到美国去念书。

而像我属于后段班的学生、家境又不富裕,只能选择留在台湾打拼,找个好工作,从基层干起;但谁能料到,1990年代我在惠普幸运地晋升为中国总裁;加入德州仪器以后,担任亚洲区总裁,职位相当于全球副总裁。

在惠普和德州仪器美国总部,都碰到了许多和我同年代的当年的「人生胜利组」。他们在美国取得博士学位以后,也加入惠普和德州仪器总部,在研究开发部门从工程师做起,当时也都做到了部门的主管;但是和我的职位相比,仍然有些差距。

后来,有些人在美国退休以后,想要回到台湾,却无法在台北市买到一个象样的公寓,因为台北的房地产价格实在太高了。

这个时候,再回头想想,当年的这些胜利组,似乎也算不得什么胜利?

我们这些留在台湾打拼的后段班,有的运气好,可以进入当时人人称羡的外商公司服务;薪水比台湾公司高,又有出国培训的福利,谁能不说我们是胜利组?

当时进不了外商公司服务的,有的选择自行创业,有的选择到台湾公司服务。如今,外商公司收入和从前差不了多少,反而是台湾公司纷纷上市,许多人都是身居高位、股票满手,媒体报导、人人称羡的企业家。

这个时候,再回头想想,当年的胜利组,似乎也算不得胜利?

人生经历不能只看当下

我在外商惠普公司服务,一路顺风顺水,不断得到晋升的机会,甚至外派香港、美国历练,然后担任中国惠普总裁;当时,许多人说我是人生的胜利组。

和我同时期进入台湾惠普的许多优秀同事,晋升上没有我幸运,他们选择离开了惠普;有的自行创业,有的选择加入了迪吉多、微软、思科、苹果等其他大型外商企业。

自行创业的,如今不少都是上市公司的大老板;选择加入其他外商公司的,由于这些通信或软件等公司后来有段爆发性成长,给员工的股票数量远高于稳定的惠普,因此很多都在50岁左右就退休,轻松从事一些个人投资的工作。

如果只用金钱和权力来衡量人生的成败,就会觉得困惑。

这个时候,再回头想想,当年的胜利组,似乎也算不得胜利?

看了上面几个有趣的前后对照,照这么说,难道年轻人不必奋斗了?反正得到什么,一定也会失去一些什么,不是吗?

如果只用金钱和权力来衡量人生的成败,就会觉得困惑。

有时候,敢输才是赢

但我认为,除了可见的金钱、权力之外,人生中还有很多更重要但却无形的面向,尤其是自我实现;人生的成功与失败,不是可以简单地用金钱和权力来衡量的。

每个人的内心还有许多自己所珍视的,比金钱和权力重要、而且绝非金钱可以换来的东西。

自己珍视的必须要赢,该放开的要主动去输。

人生真正的赢家是搞清楚自己的价值观,并且懂得取舍的人;在自己珍视的必须要赢(得到),在该放开的地方要主动去输(失去)。

不管是创业或就业、有钱或没钱,人生追求的就是自我价值的实现;只有自我价值的实现,才能为你带来幸福和快乐。

我走过40年的职涯,才领悟到一件事:「人生真正的赢家,是先懂得要输什么的人。」

作者简介:程天纵,1979到1997服务于惠普,其中1992到1997担任中国惠普总裁。1997到2007担任美国德州仪器亚太区总裁;2007到2012加入富士康担任集团副总裁,2011年兼任集团子公司香港上市的富智康CEO。 2012年6月决定退休,2013年9月投入中国创客运动,协助指导创客创业。

来源:火箭科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