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坚持与标准 踏上幸福起点

文 / 胡玮婷

只要有机会到台湾各处旅游,我便会在自创的「『你说故事,我倾听』我与干癣的邂逅」脸书社团上,邀请社团会员们共进午餐。今年趁着端午节北上游玩,特别安排了淡水病友聚会。

此次聚会成员组成与以往不太相同,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是同样都担任管理阶层的 Fe 与 Dk 两人,他们收入优渥、经济无虞,却仍受生活压力之苦。

Dk 是一个极度负责的人,任何事情都想亲力亲为,更不容许一点瑕疵存在。几年前他承接父亲的家族企业,并与妻子到国外扩厂,在建立新公司的挑战里,还掺杂着亲子冲突等问题。

在极大压力下,他必须服用安眠药才能安心入眠,健康也每况愈下,直到干癣症爆发,Dk 才毅然决然地放下工作,选择回台休养。平日他骑着单车四处游玩,假日则与妻子在阳明山上卖咖啡,身体才慢慢恢复健康的状态。

Fe 则是某家医药公关公司的老板,她自我要求很高,也富有正义感,只要看不惯的事情,便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即使每天半夜两点才从公司下班回家,但她早上六点却还坚持帮女儿做早餐,并送女儿上学,再回到公司继续上班。

她与 Dk 有一样的坚持,不容许自己的生活与工作,有一丝丝的不完美,任何事情都一定要做到好才肯罢手,然而过度坚持的两个人却也因此都在服用抗忧郁剂。

如此积极努力的人,为何需要服用抗忧郁剂呢?有时罹患忧郁症的人,不是抗压性低,也不是挫折耐受力低,反而是太坚强了,太能够忍受各种压力与挫折了,意志与耐力过度强大的支撑他们的意识,而忽略身体与心理的耐受度与需要。

在我们的生活中,固然可以追求自己的理想与目标,但最终的目的并不只是实践梦想,而是得到真正的幸福快乐。因此值得思考的是,我们真正想要的幸福是什么?筑梦的旅途上,过度坚持与要求,究竟是幸福的必要条件,还是痛苦的导火线?也许适时放下坚持与标准,反倒是幸福的起始点。

(作者为谘商心理师,来源:自由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