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游世界看尽世界风景  不,有些地方你看不到

观光客为当地带来麻烦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美国小说家詹姆斯(Henry James)曾言,“威尼斯虽然有些烦人之处,但最烦人的就是游客。”

不过,热门景点的游客数量已达前所未见的水平,许多地方也开始限制、甚至是禁止游客造访。

10 月开始,泰国的塔才岛(Koh Tachai)就会禁止游客造访,以拯救濒死的珊瑚;此外,临近的三座岛屿也在抑制游客数量。夏季高峰期之际,每天约有 1 万名游客会乘船前往希腊的圣托里尼岛,现在,官方订出了每日 8000 人的上限。

塞席尔共和国无限期禁止大型旅馆开发;巴塞隆那和阿姆斯特丹也禁止在市中心建造新的综合设施,以缓和当地居民的不满;当地居民的不满之处在于,观光的果实大多给了旅馆集团等大企业,而不是小企业家。

然而,禁建新旅馆无法阻止 Airbnb 成长,而 Airbnb 正是部分观光地点旅客大增的原因之一。许多人抱怨,Airbnb 不但让当地居民难以负担城市的居住成本,也让城市更显拥挤。柏林、巴塞隆那和冰岛当局已提出新限制,但那不太可能让所有当地人都满意。今年夏年,巴塞隆那著名的兰布拉大道上,10 个人里会有 8 个人是游客;巴塞隆那新任市长柯劳(Ada Colau)的选举承诺之一,即为减少游客数量。

中国游客受到的批评特别多,例如,中国游客会用房里的热水瓶煮螃蟹,就让塞席尔共和国的旅馆业者苦不堪言。纽西兰观光部门的主管去年亦承认,中国游客成长的数量超出了他们的想要的水平。

英国旅行社协会会长坦泽(Mark Tanzer)警告,要是没有控管,游客可能会扼杀观光业。但当地政府在建立限制之时也得格外谨慎;观光现在占全球 GDP 近 1/10,也是许多地方的可靠成长来源。观光产业为巴塞隆那提供了 12 万个工作,塞席尔共和国更有近 1/3 的 GDP 来自观光。

事实上,地方政府规划不良,例如建造相关设施的脚步不够快等,亦是许多问题的起因之一。并不是所有的地方政府都擅于设计规范,好在保护当地环境之余,又不会把游客挡在门外。它们得加紧努力才行;大量游客或许是个新挑战,但这个挑战是不会消失的。

©The Economist Newspaper Limited 2016

经济学人原文

作者:黄维德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