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康: 我们为何追寻最高智慧?

陈素璧/文

华中科技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院长、哲学研究所所长欧阳康教授做客第273讲珠海文化大讲堂,分享他对哲学的研究和理解,与观众一起探讨人生面临的困惑,引导大家从哲学中寻找到一点借鉴。

在讲座刚开始,欧阳康抛出一句话:“哲学我为什么爱你?”在记者听来,这不是一个问句,而是陈述句。他接着说:“我有个非常深切的感受,就是要用生命来体验和领悟哲学。”

欧阳康认为,哲学本身就是一种对话,包括三个层面:首先是历史对话,整个世界自然社会人类,包括我们个人发展的历 程,有一种历史感,你就能够看到这个世界它如何走到了今天,有什么内在的逻辑,然后有一个什么样的规律在里面。第二个方面要与时代对话,在这个对话里实际 上要看到时代给我们提供的机遇和挑战。第三个层面更重要,哲学其实是与心灵的对话。

哲学产生的条件:闲暇、惊奇、自由

亚里士多德谈及科学和哲学的产生时列举了三个重要因素:“闲暇”、 “惊奇”、“自由”。关于这三者,欧阳康这样解释他的体会:

“闲暇”:欧阳康认为,在今天来看,所谓闲暇,就是要有一块宁静的心灵,今天这个社会非常繁忙,人们充满着各种焦虑,天天为各种事情忙碌,这种背景下很难有人静下心来思考哲学。但是,“当年荀子讲,虚一而静,尤其是今天我们要有这样一番宁静的心灵。”欧阳康如是说。

“惊奇”:亚里士多德说过:“惊讶是从无知到有知的状态。由于惊异,人们才开始了哲学思考。”欧阳康自言他对哲学的感悟就是一种惊奇,活生生的生命为什么会死亡?死亡以后对世界是怎样的?或者如何看待这样一种死亡?这是所有人会遇到的问题。

“自由”:亚里士多德说哲学“是唯一的一门自由的学问”。欧阳康认为,学习哲学就是要去追寻,我们在有限的条件 下,包括自然的限制,社会的限制或者家庭的限制,之内、之外、之中和之上的那样一种特殊的自由。所以,哲学这个东西对于人类文明来说,它是人类思想走向自 由的一种重要标志。

哲学“不是”什么?

对哲学感兴趣的人,来听欧阳康的讲座,或许都带着自己对于哲学的关注、困惑、喜爱,可能多少还有点无奈。因为很多 人或多或少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哲学这个东西是很高深的,有时离我们很远,有时又离我们很近。”在阐述“哲学是什么”这样一个命题前,欧阳康说首先要明白 “哲学‘不是’什么?”,也就是讲述哲学与人类把握世界的其他方式之间的联系和区别。

★哲学与神话。欧阳康认为,神话是人类把握世界的最初级和最原始方式,是理性有了一定发展,但还很不充分时的产物。神话思维是人类最原始也最基本的思维,集体表象,为哲学思维的产生做了必要的准备。神话传说为哲学提供了必要的思想来源,神话被哲学所终。

★哲学与常识。常识,让我们感觉到这个东西比较可靠,欧阳康说,哲学不能离开常识,但是哲学又要超越常识。正如黑 格尔说的“熟知并非真知”,学习哲学干什么?要求我们依托于常识又要超越常识,就要把我们的现实生活经验加以分析和批判,找出他的有限性,找出他的不可靠 性,然后让我们的思想逻辑变得更加严密,这样我们的知识,我们的心灵就得到了提升。

★哲学与科学。爱因斯坦说:“科学虽然伟大,但它只能回答世界是什么。”科学专注于有限的世界,有限世界里最大的 特点是所有的事物都是可以量化的,都可以以真理性的方式来把握它的规律。哲学,既要依赖于科学又要超越于科学,确定的东西是属于科学研究的对象,而确定的 东西之外有不太确定的东西,那就是哲学研究的对象。

★哲学与宗教。欧阳康认为,哲学和宗教既相关联又相区别。怎么样相区别?这里面一个最大的区别就是,到底是以理性为基础,还是以信仰为基础?信仰主义者会说我理解是因为我信仰,而理性主义者则会说我信仰是因为我理解,这个区别是非常大的。

★哲学与艺术。人们普遍会认为,哲学高度抽象,艺术则是非常形象的。艺术与哲学怎么相关联?美国哲学家苏珊·朗格 说:“你愈是深入地研究艺术品的结构,你就会愈加清晰地发现艺术结构与生命结构的相似之处。” 这样一种高度个性化和普遍化如何相连接?雨果说“科学——这是我们,艺术——是我”,欧阳康说,哲学是我们和我的统一。

★哲学的使命。欧阳康认为,学习哲学在某种意义上,是认识世界上纷繁复杂的事物背后的普遍性、统一性、共同性的东西,那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本质、规律的东西。

哲学“是”什么?

哲学在哪里?欧阳康在解释这个问题的时候,引用了英国哲学家罗素的话:“哲学,乃是某种介乎神学与科学之间的东西。”

“哲学”一词源于西方,英语中的Philosophy是从古希腊文的Philein与Sophia演化而来的。 Philein是“爱、追求”的意思,Sophia是“智慧”的意思。合起来,哲学就是爱智慧、追求智慧的学问。欧阳康认为,哲学是智慧之学,追求最高的 智慧。追寻智慧是哲学最重要的境界,不是追寻一般的智慧而是追寻人最高的智慧,就是要让我们神话的智慧,科学的对一般规律真理的认识,提升到一种水平。这 样一个意义上,哲学展示了特殊功能。

但是,欧阳康更提出另一个独到的理论——哲学具有“致极性”,是一门“致极之学”。对于哲学的“致极性”,欧阳康 这样解释:致极性,指的是哲学在有限的科学与无限的神学之间。科学研究有限的东西,而神学研究无限的东西,哲学恰恰在有限与无限的边界。我们能够想到的无 限都是有限,而这个有限恰恰是有限与无限的边界,欧阳康把它叫做极限。通俗地讲解,可以想象自己吹大一个气球,这个时候气球里面就相当于科学世界,人们可 以以最严格的方式加以研究,研究它(气球里的空气)的规律、温度等等。神学世界就是气球外面的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无边无际,无始无终,像一个无限的世界。 而哲学就在气球壁上,科学的极限,无限的边界,这个地方就有了哲学,哲学永远活跃在已知的科学知识和未知的外部世界的边界上,这样我们就找到了哲学的位置 了。从古到今,“气球”越吹越大,科学知识越来越多,现在知识都要爆炸了,气球壁快要被突破了,但永远不可能突破。科学达到了什么样的水平,科学做出了什 么样的结论,这个结论是终极的吗,科学的水平是永恒的吗,还能不能推进一步,哲学家就活跃在这样一个边界上。所以在哲学史上不断追问科学知识的边界和极 限,正是这样才构成了整个哲学史。

另一方面,哲学具有超越性,是一门“超越之学”。哲学从来不满足于已经有的成果,哲学把我们的思想不断推向前进。 哲学还具有问题性,是一门“问题之学”,欧阳康说,哲学永远在关注问题,哲学的思考永远从问题出发,而且要对所有的问题做出自己应有的解读,所以说哲学寻 求超越,就是把现实所有的成就设置为前提而加以批评,找到它的局限,而寻求超越。

精粹

哲学与个人修炼——爱智,求真,向善,致美,崇圣。

欧阳康认为,近代以来中国的衰败,其实都是以精神衰败作为条件的,所以要有文化的复兴,而文化复兴最重要的是哲学 上、精神上要自强,我们过去一直在怀疑中国有没有哲学,产生了中国哲学合法性的争论。从国家民族的角度需要重建中国哲学,当然这个中国哲学不仅仅是传统中 国哲学,还要包含西方哲学与文明,包含马克思主义哲学,当然也有中国传统和文化。从我们每一个个体来说,在生命的不同时段,会有不同的生命的困惑,这个时 候如何更好地学习运用哲学,走向我们生命未来更好的阶段,更加自觉、更加辉煌的阶段。

为什么当今人类尤其需要哲学?苏格拉底曾说“未经省察的人生没有价值”。哲学之于我们的个人修炼,体现在爱智,求 真,向善,致美,崇圣。在欧阳康看来,哲学智慧与人生自觉,在于找到局部的工作对于全局的定位,从这样一个角度来看,智真善美圣的人生价值。从哲学致极性 追求看世界和中国,认清使命,提升境界!立足有限,逼近极限,追寻无限!对于世界和人生极限的不断探究与超越!因此,在人生的任何一个阶段,关注哲学、学 习哲学、研修哲学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互动

观众:如何提升我们国民素质?我生活中接触到有信仰的人做事情就非常有底线,至少不坑别人,但是反而很多人是信唯物主义的,做事情却越来越没有底线?

欧阳康:这个问题有一个比较复杂的背景,就是近代中国不断地转型,我曾经专门梳理过整个20世纪以来中国社会转型 的几大特殊阶段。中华文化有比较完整的价值体系,但是从辛亥革命、鸦片战争后,我们对文化的自信心丧失了。政治上失败,军事上落败,经济上衰败,加上文化 的转型(这一转型的核心问题就是让我们丢掉了传统的价值),我们希望能够向西方学习,没有学好,我们希望向马克思主义学习,他并没有那么多内容来解决我们 当代中国的问题。我们现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结果遗忘了我们作为一个文化之根、民族之根的问题。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给我们带来了一定的物质基础,但是我们 发现一个新的问题,原来我们认为一个“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人们都想侵占这样的财富,反而让很多人极具贪欲,这是我们改革开放以来看到的重 大的问题。所以从十七届六中全会培育民族精神的问题,后来又讲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问题,沿着这样一条思路过来,我们真的感觉到当代中华民族的紧迫性, 诚信底线和道德底线一破裂就非常麻烦。

如何重塑?有三大块,这一部分是中华文化,核心是重新进入当代中华文化体系,这个东西能不能进入,在于它和市场经 济如何相结合,在于和利益分化如何相结合。西方文明这一套东西,其实有很多属于人类文明共同的财富。然后马克思主义如何进入到一个新的体系,这是一个非常 艰难复杂的过程,这也是我这些年一直在很多地方发表演讲,就是在讲文化建设和中华民族复兴。这个问题我以为民族复兴的核心是文化和价值,这也是我们当前中 国最需要做的事,这需要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当然首先需要一定的经济基础,穷的社会是不太可能让一个社会真正能够稳定和发展的。但是如何处置剩余财富条件 下人与社会崇高美德之间的关系,这也需要建设。还有一个法治建设的问题,需要我们大家共同努力。

【人物简介】

欧阳康,哲学博士,华中科技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院长,哲学研究所所长,文科学报主编,二级教授,华中学者,博士生 导师。华中科技大学原党委副书记,兼国务院学位委员会马克思主义学科评议组成员,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评委,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委员,教育部高校文化素质教 育指导委员会秘书长,教育部学风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国际哲学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共湖北省委决策支持顾问,湖北省政协委员,湖北省欧美同学会副会长等。

本文为欧阳康教授做客珠海文化大讲堂讲述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