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念真:我想做的是,让孩子不被人群拒绝

过去推动艺术下乡、三一九全台走透透的吴念真,如今他则成立课后辅导的快乐学习协会,希望给孩子一天接一天、永不断续的陪伴。

作者:李京谕

被誉为「全台最会说故事的欧吉桑」,吴念真最近正紧锣密鼓的筹备经典舞台剧《人间条件》系列的演出,倒数一个月的备战期中,唯剧是首。他几乎婉拒了多数公开活动的邀约,但有一种场合让吴念真愿意从百忙之中抽空现身、不厌其烦的演讲——为的是替偏乡学童奔走募款。

吴念真除了是众所周知的编剧、导演,现在还是「中华民国快乐学习协会理事长」。说起快乐学习协会的缘起,要先从「纸风车三一九乡村艺术工程」开始。二○一一年底,吴念真和三五好友,如李永丰、柯一正、简志忠等人才刚完成台湾三一九乡全台巡演的壮业,终于不负初衷——「给孩子一个创意启蒙」。

整个工程耗时五年,透过一个个晚上的表演,带给全台湾数百数千孩子笑容,把表演艺术送进一个个乡村中。然而四人才刚圆梦,却又出发追寻另一个新梦想:给孩子一个放学后的祕密基地。

一晚的表演,改变不了偏乡困境

吴念真娓娓道来。三一九艺术工程开跑后,每一次去各地表演完,愈来愈心虚,「因为我们的表演,只是提供孩子一个晚上的开心。但孩子笑逐颜开后,环境并没有任何改变。」在巡演的过程中,吴念真也曾收过一封来自偏乡国小老师的信。信里写道,在偏乡,这一晚的艺术表演,就象是烟花一样,短暂的灿烂换来孩子的欢笑,但偏乡一样是偏乡,什么也没改变。

 

吴念真说,「那个老师的一封信,就像一把剑刺进我心里。」走遍三一九乡的纸风车四人帮明白,他们或许无力改变大环境,「那就做『我们能做的事』。」这个新梦想,不象是前一个誓宏誓愿、立下豪语,比较多是,真正看见台湾这块土地上的需要。

看见孩子需求——持续的陪伴

已经环岛走透透的他们看过太多。吴念真信手拈来,都是真实又令人心疼的偏乡故事:有一回,他问孩子未来长大希望做什么?最多人选军人,不然就是水泥车司机,「因为这是当地收入最正常,爸爸也最常回家的两种行业。」吴念真从孩子的应答中发现,孩子最欠缺的是 —— 陪伴。

多数的偏乡孩子,因为父母亲离乡背井、到外地工作,或本身就是出自单亲、隔代教养等家庭,「孩子下课后不知道往哪里去、回家也没人跟他说话、在街上乱游荡,」吴念真说,「但如果我们可以从帮孩子建筑一个温暖的地方,让孩子在放学后,有个温暖的地方,陪伴他们学习,那不是很好吗?」

在简志忠的邀请下,纸风车原班人马吴念真、简志忠、柯一正、李永丰等人于是成立了「中华民国快乐学习协会」,一边募款,一边把募来的钱送进需要的偏乡。考量到每个地方的风土民情跟教育问题都不一样,协会资助下多数的「孩子的祕密基地」,由在地的教会和课辅机构主导,筹划孩子放学后的课业辅导、晚餐和活动,「我们的角色就只是寻找资源、提供资源。」担任理事长的吴念真说。

吴念真讲起协会的角色很纯粹,成立的目的也很纯粹。他说,「成立这些课辅班,并非要把孩子的成绩拉到多高。那是都市的安亲班。我们不能用台北的眼光去看偏乡。」因为对偏乡的孩子而言,光要跟上学校的学习节奏已经很吃力,「我们想要做的是,让他学习的兴趣不会断掉。至少不要让他们变成拒绝人群的人,也不要变成被人群拒绝的人。」

从四年前在嘉义县东石乡成立第一个「孩子的祕密基地」,截至今年八月,已成立了五十五个班级,辅导超过一千五百名孩子。

在演讲的尾声,吴念真一如以往的感性,「台湾不是只靠几个菁英撑起来。每一个小孩,都是台湾的未来。」他说,成立至今,许多人都会问,快乐学习协会的成效是什么?吴念真笑说,「起码我可以回覆给那位写信的老师,告诉他,我开始做些改变了。」

来源:亲子天下杂志 8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