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鸟欺负排挤?周瑜、蔺相如、陶渊明……遇到职场霸凌,他们展示不同的人生智慧

文/ 陈启鹏

当你初来乍到一个新环境,是否曾经遇到同事们的集体排挤?有人会在众人面前直接批评你的不是,或在背后恶意中伤,没错,你遭遇到的就是所谓的「职场霸凌」。坏的是,这些霸凌者要不就是够资深,要不就是能煽火、上下关系好,每每都能藉由挑剔曲解、孤立排挤,让你难堪到无地自容,做起事来也完全无法发挥。

这种职场霸凌,可不独现在,现代的职场就是古代的官场,官场上尔虞我诈,尤其是才华洋溢者,会遭遇更多的排挤与诬陷。古人就这么忍气吞声吗?那可不见得,他们运用了一些巧妙的方式来应对,将职场霸凌消弭于无形。

相忍为国,折节下交

三国时代能与诸葛亮相提并论的周瑜,也曾遭到职场霸凌。周瑜自幼便与孙策交好,本身才能出众,一进军中便被授予建威中郎将,俨然成为孙策军队的第二把交椅,然而这样的重用,却引来另一位老将程普的不满。

当时程普和周瑜都是都督,虽然奉命一起率军攻打江陵,但战事决策都取决于周瑜,程普一来战场经验丰富,二来本身勇武过人,怎么也看不起年纪轻轻便担当大任的周瑜,每每倚老卖老,公开污辱周瑜,这要是现在职场,便是老鸟对菜鸟的霸凌了,那周瑜是怎么做的呢?

《三国演义》里说周瑜气量狭小,那都是罗贯中掰的,陈寿《三国志》里说周瑜「性度恢宏,大率得人」,也就是虽然他年纪轻轻,展现出来的气度却深得人心。当周瑜面对程普倚老卖老的无礼行径时,他没有反唇相讥,而是选择委屈求全。像是当时程普和周瑜奉命一起率军攻打江陵,两人虽同为部督,但讨论战事时,程普却常倚老卖老、出言不逊,周瑜总是一笑置之;战后论功行赏,程普夸耀自己的谋略,贬低周瑜的决策,周瑜不仅没有辩白,还谦逊的说这回取胜,多亏程普全力协助。

周瑜对程普的示好,如果只是一味容忍,那就变成是谄媚了,但周瑜此举却有个前提,就是「相忍为国」,也就是他的退让都是以大局为重,几次下来之后,总算让程普发现周瑜的退让不是无端示好,自此「敬服而亲重之」,还告诉别人「与周公谨交,若饮醇醪,不觉自醉。」

周瑜以通达的人际关系,面对资深同事的职场霸凌,但他不是为了和平相处而隐忍退让,而是在以「为公司着想」的前题下屈己从人,这样有两大好处:一来是显示自己行事正当;二来是突显对方无理取闹,不仅人际风向会在自己这边,对方也能知难而退。

以退为进,善用耳语

相较于周瑜,战国时代的蔺相如可没这么得天独厚,他本是一介平民,因为强秦向赵惠文王索要和氏璧,他以宠臣缪贤门人的身分受到推荐,出使秦国之后,成功以机智完璧归赵,被赵惠文王拜为上大夫,然而他既没有显赫的家世,也没有辉煌的战功,入朝为官,更无人是他的盟友,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得面对资深老将廉颇的霸凌,你说,他该怎么办呢?

司马迁在《史记》里头,倒是把廉颇霸凌的理由说的很清楚,廉颇说:「我是将军,攻城掠地才立下大功,而蔺相如只不过是耍耍嘴皮子,可是地位却在我之上,更别说他原本就是卑贱之人,这叫我如何忍受?」所以他公开扬言:「只要我一遇见蔺相如,就会当面羞辱他。」那蔺相如是怎么做的呢?他选择尽量避免与廉颇杠上,每次一起上朝时,就以有病为由缺席,而外出时,如果远远看到廉颇的车阵,也会立刻叫马伕调头回避。

看起来只是单纯以隐忍面对廉颇的霸凌,里头却充满了蔺相如的心机。试想:常常称病不朝,岂是初任上卿的蔺相如所应为?官位比较大却选择调头回避,这又岂是尊卑分明的官场文化所能容忍?这正是蔺相如厉害的地方,他以退为进,高调地委屈自己,不仅可以让人持较客观公允的态度面对,也能以弱者却谦卑的姿态争取更多认同。但这样的以退为进,只是能让同侪或舆论不站在廉颇那边而已,但要避掉当事人的跋扈对待,又该怎么做呢?

蔺相如用了一个非常取巧的方法:善用耳语。当他的门客看不过去,联合起来纷纷求去时,他阻止了门客,对他们这么说:「我都敢当面斥责秦王了,又怎会惧怕廉颇?但强秦之所以不敢对赵国发动战争,正是因为有我们两人在,要是现在两虎相争,势必两败俱伤,所以我的退让,无非是为国家著想,先公后私罢了。」蔺相如善用门客的不满,将自己理由娓娓道出,重点是讲出来之后,他没有吩咐门客不可泄漏,有意识让耳语传到廉颇耳中。

蔺相如为什么这么做呢?一来能让廉颇自觉错误,二来也是告诉廉颇,自己对霸凌毫不畏惧,这当真是一举两得,是以退为进的最佳典范。还好,廉颇也够聪明,随即来个负荆请罪,姑且不论廉颇坦衣露体是否作戏,但确实找了一个最好的台阶下,让这起霸凌事件风光落幕,两人都得到双赢。

积极应战,不然就另辟战场

如果你所遭遇的职场霸凌,用周瑜的容忍自觉与蔺相如的以退为进都不能奏效时,那大概就避无可避了,此时还有两种选择:面对它,或者背向它。

面对它的方法,就是向高层投诉,如果你有把握自己站得住脚,也肯定高层态度够公正客观,你当然可以争取高层的认同,对霸凌你的同事作必要的处置。战国时代的屈原,在面对众人的杯葛排挤时,选择的就是坚持不妥协,向重用他的楚怀王表明心迹,楚怀王也一度因此支持屈原。这么方法确实是有效的,只可惜优柔寡断的楚怀王,终究未能在谗言中周全这份信任,屈原因此遭到了流放。

最后一个选择,就是背对它,离职另辟战场。尽管是逼不得已,但最起码能够让自己免除原有霸凌永无止尽的折磨。东晋的田园诗人陶渊明为了生计不得已出任彭泽令时,遭遇到的却是上司的勒索与霸凌,正直清高的他,没有选择卑颜屈膝,坚决表明「不为五斗米折腰」,归隐山林,在田园中另辟战场。尽管家贫,但他的心情却为之一朗,因为他在职场上的怯战,换来农场中的闲适,你又怎能说,这不是换一种形式的另辟战场?

面对职场霸凌,我们不需束手无策,你可以选择像周瑜折节下交,也可以像蔺相如以退为进,更可以像屈原积极应战或像陶渊明另辟战场,但无论选择何者,请记得,旁人再多的霸凌都只是一时的,如何活出自己的人生,这才是最重要的。

作者简介:陈启鹏,知名历史作家,《商业周刊》及《幼狮文艺》专栏作家,全国社会科补教首席名师,曾多次获邀担任大考社会科解题分析老师,亦为媒体专访名师。陈启鹏老师粉丝团

来源:商业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