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弥补的分歧

是讽刺,还是一语成谶?电影《史密夫决战史密妻》有句经典对白:「在结束的时候,你会想到当初是如何开始。」

继三年前李亚鹏与王菲的「夫妻缘尽至此」后,曾被誉为「最具影响力明星情侣」的毕彼特与安祖莲娜祖莉,以「不能弥补的分歧」宣布离婚,又一童话破灭,茅头几乎全指向「毕佬」,吸大麻、酗酒、虐儿、第三者……全球一地花生。而她,敌得过「第三者」的千夫所指、敌得过「切双乳割卵巢」的痛,偏偏敌不过所谓的「分歧」与「理念不同」,誓要结束由《史密夫决战史密妻》至今的12年爱情长跑。

脑中不禁又哼起林日曦为郑秀文度身填写的新歌《八公里》,「长跑之恋有高有低有快和慢,难得可跟你牵手同步攀,长久的恋爱必经流汗中转个弯,沿途就算暂歇分散,沿途就算疲倦怠慢,只须尚有伴侣的爱,能继续行,一心一意跑又过了十码,一双一对跑落雨也不怕,跌倒可彼此关顾扶起身,伤口也有限……」歌词以Sammi坚持每日跑8公里,来比喻她与许志安这25年来兜兜转转、走走又停停,历尽冤枉路的爱情长跑,当中需要很大的毅力和决心去维系。

妥协的艺术,各让一步

相爱需要运气,相爱之后相守,需要比运气更坚韧的东西,可二人相处久了,往往就会忘记当初是如何彼此相爱、彼此倾听。然而,无论多伟大的爱情都会经历低潮,天下没有不努力就能维系的婚姻,唇齿相依也会不小心咬到,两个人磨合得好就变成完美,磨合得不好就玉石俱焚。当二人互换婚戒、签下婚书时,「一生一世」已不仅是句誓词,而是升华到「你行左,我不想行右」的层次。

十年修得同船度,百年修得共枕眠。正如著名诗人余光中与他口中的「余爱咪」范我存结婚60年,相知相伴,互信互补,同哭同笑,越过生死,甚至超越轮回,一起为生活的琐事操心、奔波,一起在年月里慢慢变丑、变老,并刚于本月初走到的钻石婚,余老说:「60年钻婚真的不容易哪!」而其夫妇相处之道,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其实也简单:「家是讲情的地方,不是讲理的地方,夫妻相处是靠妥协。是妥协的艺术,各让一步。」说到底,有爱,什么也能弥补、也能妥协;分歧,只因爱到尽头、覆水难收!

(本文原刊于AM730专栏《#妈me些牙》,此为作者加长版,来源:立场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