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花钱与孩玩乐 设计师妈妈日常取材激发儿子创意

文/ 李欣愉

闲时想在家与孩子做做手工,买材料随时要花上数十甚至近百元。有两名儿子的阿珊,除了是平面设计师、童书绘本作者,在家中也是劳作老师,她采用的物料都是日常生活中所见的废物,不用花钱去买,做出来的成品却十分梦幻富艺术气息。

摄影:潘思颖

「哪个小孩有脏小手呀?」说摆溢溢便开心地张开乌卒卒的手掌。

当阿珊打开小折台,4岁的儿子溢溢已自动自觉帮忙准备工具—倒出食用色素,抽出厨房纸,随意折叠,沾上大片黑色和少许绿色,打开便出现一张张梦幻的风景。「开始时我会教他们折基本的三角形、正方形,当熟习流程后,他便会尝试不同的折法,又或张开后再弹上颜色,变成不规则的波点。」在颜色选择上,阿珊不会有任何限制,即使溢溢特别喜爱深沉的黑色:「不知为什么,在学校绘画时也经常选择黑色,我和老师曾建议他多用其他鲜艳的色彩都被拒绝,但这是他的选择,也唯有接受。」

接触大自然激发大胆随意

玩了一会,溢溢的指甲边沾满了蓝蓝绿绿的颜色,看起来脏脏的,我问手指污糟了怎么办?溢溢很理所当然地说:「洗手呀!」的确,这是很简单直接的答案。阿珊不会刻意地要儿子保持清洁,不想建立一个保护膜包着他,让他对外界有所顾忌而惧怕伸手触碰,连围裙也不会强逼他穿,让他在游戏中尽情玩。

溢溢喜欢黑色,差不多每张厨房纸都以黑色作主调,在扎染过程中,指甲也渗进了黑色的墨水。

除了家居废物,阿珊亦会带儿子到公园,执拾枯枝树叶来作画,一次一对父女经过,女儿对他们的行为感到好奇,但那位爸爸却对女儿细声说:「不要执,很污糟。」珊反问即使污糟又怎样呢?幼稚园的老师表示,溢溢是班上最不怕肮脏的小孩,珊对此感到兴幸,兴幸溢溢是个充满好奇心又勇于尝试的小孩。

由枯叶枯枯拼凑而成的人像画,左面是阿珊的示范作,五官的摆位和大小都较工整,符合现实比例,右面是溢溢,歪歪斜斜的甚具毕加索的风格。

日常取材并发想像力

回想自己中学读视觉艺术科时,老师总是要她模仿他人的作品,直至在大学艺术系面试时,被教授指出她的作品并非创作,只是临摹:「当时才惊觉,过往的作品都没有自己的主意。」后来从事平面设计工作,又诞下了两个孩子,便开始想以艺术活动来帮助儿子的成长:「当时对大小肌肉训练并无认识,只是外国的例子,设计一些不太花钱、好玩,他能力所及的玩意。」有了自己的经验,阿珊不再要求儿子跟随自己的框架,带领他从寻找材料的过程开始想像。「我会让他摸摸树叶,嗅一嗅,从视觉触觉感受,再并发想像力,想想树叶的形状可以变成什么。」溢溢的创意从做手工延伸至日常生活:「逛超级市场时,看到有胶盒盛载的水果,他会提议把胶盒变小船。」

鸡蛋盒、毛巾、肥皂水、纸品,这些常见物品都是阿珊和溢溢的创作来源。约三年前,她成立了coolu coolu friends,偶尔举行手作艺术工作坊,引导成人和小孩在游戏中跳出框框:「也要感谢老板给予空间,支持她在工务不太繁忙的时候做与公司不相关的事。」

简单一张厨房纸,就能发挥创意,以廉价的晾衣架,夹上孩子的创作,挂在窗边,便成为一道珍贵的风景。

剪开鸡蛋盒,涂上不同的颜色图案,放在动物的鼻子,换换位置,放在头上也可变成小帽。

准备时,溢溢惯性地准备好工具,未等妈妈就绪已玩起来。结束后,又主动帮忙把东西收拾好。「我会邀请他一起收拾,让他知道这也是玩乐的其中一个环节。现在他和弟弟会抢着用扫把扫地。」珊说。

以厨房纸进行的扎染比以布创作的扎染更随意,而且时间短,在10分钟已可尝试多个染色方法。

只要加点心思,废物如厨房纸、树叶、环保纸、鸡蛋盒都能变成精致的玩具。

来源:香港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