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每个来上课的孩子,都准备好要学习了

文 / 强纳森‧柏格曼(Jonathan Bergmann)、艾伦‧山姆(Aaron Sams)

传统教学模式不能满足个人化需求

翻转教室建立架构,让老师能根据不同学生的需求,因材施教。一般人都希望老师能找到方法,根据孩子不同的需求来教学,好让每个学生都能学到东西。将教学个人化(personalization of ducation)或许是不错的解答。

教学个人化的好处很多。不过,如果要一名教师面对150名学生实施个人化教学,难度极高,在传统教学的环境下,根本无法做到。现今的教育模式反映了当初设立的时代背景,也就是工业革命时期,学生就像生产线上的产品,接受标准化的教育,好让学习更有效率。老师要求学生成排坐好、聆听不同学科「专家」的教诲、在考试时写出背诵的东西。在传统教育模式下,所有学生理应接受同样内容的教育。

然而,并不是每个来上课的孩子,都已经准备好要学习了。有些学生,没有授课科目该有的背景知识;有些学生对某个学科不感兴趣;也有些学生对现有的教育体制感到灰心。

翻转教室帮助老师实践个人化教学

在这10年大部分的时间里,许多教师都有这样的认知:应该对每名学生采取个人化教学,这种教学法能接触到每名学生,对学生的学习帮助极大。然而,每天要对150名学生作个人化教学,对大多数的老师来说,光在准备时间上就是不可能的任务。老师到底该如何做,才能为那么多孩子做个人化教学?他们又怎么能确保每位孩子的学习,都达到各式各样的课程标准?个人化教学成为许多教师肩上的重担,因此他们采取「乱枪打鸟」的策略:在课堂上尽量讲课,内容越多越好,看看能不能「命中」更多学生,还希望这些学生不要跑掉。

我们开始实施翻转教室后,很快就注意到这个模式能让老师增进个人化教学的效率,目标是让每个学生都受惠。我们展示自己的翻转教室给世界各地的教师们看时,很多人都说:「这个方式可以复制、便于调整、还能客制化,又很容易懂。」

用半年时间学一整年的进度

在传统的翻转模式底下,所有学生必须在同一天晚上,观看同一支影片。隔天在课堂上,所有学生又必须完成同样的作业、同样的活动,还有同样的实验。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有了一整个资料库的授课影片,为什么每名学生还得同时观看相同主题的影片呢?

还有一件事,也让我们思考「翻转精熟」模式(flipped-mastery model)的可能性。强纳森的班上来了一名外国交换学生,学校辅导员问强纳森,该名学生可不可以从第二个学期开始上他的化学课?强纳森问那名学生有没有修过化学,结果发现,她从来没有修过。如果在我们还没录制影片之前,这名学生绝不可能从一学年中间,插班进入强纳森的化学课。强纳森想了想,现在既然有整个系列的化学课程影片,表示她能够依照自己的步调,研读这些影片的内容。正因如此,强纳森答应将这名学生编到他的班级。从第一个单元开始,这名学生用自己的方式,将化学课程从头学了一遍。

我们的化学课,一学年共有10个单元。她在一学期内,就学习了其中的8个单元。我们看着她的学习进度,开始思考一个问题:「有没有一种方法,可以让所有学生用自己的步调,把课程内容学到精熟的程度?」

学生自我导向的学习

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希望全部的学生都能真正把化学学好。我们在想或许可以建立一套系统,让学生在学习课程内容时,能够不断进步。你们必须了解,我们之前并未受过精熟学习法的训练。后来我们才发现,教育界实施精熟学习法,已经有好长一段时日了,关于这方面的研究不计其数。不过我们并没有参考任何文献,也没做任何研究,我们就直接动手做了。

实施翻转模式的第一年,我们学生的学习曲线非常陡峭,表示这种模式对他们来说,很多面向都是新的尝试,也犯下不少错误。那一学年结束后,我们两个你看我,我看你,然后问了句:「我们该不该继续下去?」其实我们心里很清楚,是回不去了。我们已经看见,相较于从前的教法,如今学生对化学的理解深入许多。我们相信翻转正在改变学生,这个模式能让他们成为以自我为导向的学习者(self-directed learners)。

摘自强纳森‧柏格曼(Jonathan Bergmann)、艾伦‧山姆( Aaron Sams) 《翻转教室:激发学生有效学习的行动方案》/联经出版

Photo:Thomas , CC Licensed.

数位编辑整理:彭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