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空姐微博吐槽被辞案谈劳动者忠诚义务

2012年2月,维珍航空公司宣布斥巨资计划提升豪华商务舱产品,并在微博上宣布这一举动。当天,两名空姐转发并评论称:“东西少,又难吃,光改餐 具有 什么用?”后维珍航空因此事将两名空姐停飞。3月7日空姐再被公司人事经理约谈两次后,公司方面以其所发表的微博内容影响恶劣、对公司造成损害、两人严重 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为由将其解雇。

空 姐不服被解雇提起劳动仲裁,后被驳回,又提起诉讼,法院审理后认为,劳动者应对雇佣单位负有忠诚义务,公司的雇员不同于一般的消费者,雇员身为雇佣单位内 部一员,对其熟悉程度远大于外界,雇员对雇佣单位的评价,较之于普通消费者外界对其认可度更高。忠诚义务要求劳动者不得发表对雇佣单位不利的言论。作为劳 动者,其在非工作时间对涉及公司对外经营形象的言行亦应尽谨慎态度,以维护公司利益。当劳动者在非工作时间内,在公共传媒平台上对雇佣单位的生产经营活动 造成不利影响或者实质性的不利影响威胁时,雇佣单位可以依照本公司的内部规定对雇员进行惩戒。最后判决公司据此与两空姐解除劳动合同,符合法律规定,法院 予以支持。(改编自“空姐微博吐槽遭解雇起诉航企法院判解雇有理”《上海法治报》)

该判决一出,立即引来网上吐槽一片,有网友质问:如果法官发微博报怨食堂的饭难吃,法院能否将其除名?

也有网友愤愤不平,认为:航空餐食没做好,员工提出批评意见也是为企业好,企业不但不领情,反而恩将仇报。

还有的认为:这种评论并不属于对企业进行恶意攻击,也没有捏造事实,判其没履行忠诚义务过于牵强。

也有网友保持了谨慎的倾斜态度:雇员的忠诚义务,在司法实践中一直被忽略。但微博吐槽是否“严重”到应当被解雇,值得商榷。

当然相反意见也有,比如:再次证明言论自由不是无边际的自由。

网友吐槽,大多基于一种社会情理的直观判断,那么从法律和法理的角度讲,法院的判决有没有问题?员工是否对雇主负有忠诚义务?这种义务的来源是什么?界限在哪里?如有违反,处理尺度怎么掌握?以下一一论述。

员工是否对雇主负有忠诚义务

我 国目前的劳动法律法规均没有类似条款,只在《公司法》里,对公司高管规定有忠实义务(公司法 第一百四十八条 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当遵守法律、行 政法规和公司章程,对公司负有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一般的劳动合同也鲜见有忠诚条款的约定。但法律及合同没有明确规定,并不代表没有相应义务。《合同 法》有附随义务的规定,(《合同法》第六十条 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即使合同没有 约定,为了实现合同目的,也应当履行一些“默示”的义务。忠诚义务即属于合同的附随义务,这是学理上几乎没有争议的问题。国外的判例和法律,几乎都有关于 劳动者忠诚义务的内容。

英 国法院审理劳动争议案件中,除当事人双方的明示条款外,法院还可以推定一些默示条款。对于雇员,即使合同没有约定,仍需负以下默示责任:①自愿和乐意的工 作。②运用适当的技能和合理的谨慎。③服从合法的命令。④小心照顾雇主的财产。⑤忠诚地为雇主服务,保守雇主的商业秘密,涉及雇主的利润、经营方式、技术 秘密、顾客名单等都不得泄露。

德 国劳动法规定雇员的附随义务有三方面:①劳动义务。即雇员有义务提供已承诺的服务。②忠诚义务,雇员忠诚义务的范围和程度,依劳动关系的种类和性质而有所 不同。忠诚义务分为服从、守密和勤勉。雇员在其工作中,对其所获悉的雇主关于技术上、营业上的秘密,有保守的义务,不得泄露。③竞业禁止。

加 拿大劳动法典中虽然未明确规定劳动者忠诚义务,但在司法实践中,忠诚义务是作为劳动者的重要附随义务。忠诚义务的定义非常之广,任何行为只要是不诚实的, 有损于雇主声誉的,或使雇员的利益与雇主的利益相冲突的,均属禁止之列。加拿大最高法院在1895年曾有一著名的判例。该案中,原告在一家素以支持自由党 而著称的报社担任编辑。大选前夕,原告背着报社业主,撰文严厉抨击自由党,结果遭报社业主解雇。原告不服,诉讼至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判决原告败诉。理由 是,虽然编辑有权改变自己的政治观点,但是,未经雇主同意,他无权改变雇主报纸的政治色彩。如果原告发现自己的观点与雇主不符,他应当要么同意雇主的观 点,要么辞职。作为报社编辑,雇主给予他信任,而他却抨击雇主的政治盟友,显然违反了忠诚义务,雇主完全有权解雇他。这个案例在加拿大劳动争议判例中具有 重要地位。

 忠诚义务的来源

劳 动者为什么对雇主负有忠诚义务?这是因为,劳动合同除含有债的要素,还含有身份的要素。债的要素指劳动合同具有一般合同的债权债务关系,基于债的要素,雇 员有劳动的义务,雇主有给付劳动报酬的义务。身份要素,指劳动者必须自己本人提供劳动,不得委托他人,劳动者必须服从单位的安排和指令,劳动者身份上从属 于单位,其劳动构成单位经营的一部分。由于身份要素,雇员有忠诚的义务,雇主有保护的义务。

这 种身份要素而产生的忠诚义务,发源于封建社会的“主仆关系”,仆人完全隶属于主人,必须完全服从主人的命令,为了主人的最佳利益行事。同时主人负有善待仆 人的义务,妥善安排其衣食。随着社会的进步,身份关系逐渐转变为契约关系,反对人对人的绝对控制支配,人人平等和人格独立的精神确立,主仆关系演进为雇佣 关系,身份属性和忠诚义务弱化,但仍有其存在的必要和合理性。

忠 诚义务的第二个来源是劳动合同的持续性。劳动合同不是一次性交易,在合同期内劳动者必须持续地提供劳动,并且根据实际情况的变化而调整其劳动的方式和形 态。这种持续性的劳动是难以物化和验收的,雇主只能授权劳动者相机行事,信任其会为了雇主利益最大化而付出劳动。回应这种信任,劳动者必须忠诚,这是劳动 关系得以妥善调整和约束的内在需求。

忠诚义务的内容和边界

台湾法学泰斗史尚宽认为,忠诚义务包括服从义务、保守雇主秘密义务以及增进雇主利益义务。结合学界观点和各国立法、判例,忠诚义务基本包括以下内容:

1、服从义务,劳动关系一旦建立,劳动者即将其劳动处分权委之于单位,被纳入到单位经营组织内,单位自然具有期待其服从组织管理指挥的权利。

2、告知义务,劳动者应当如实告知单位与雇佣有关的一切信息。

3、合理注意义务。劳动过程中,雇主财产一般处于劳动者控制之下,而相应风险则由雇主承担。因此,劳动者必须承担合理注意义务,妥善对待雇主财产,才能平衡其中的风险和利益。

4、保密义务。劳动者因为其劳动关系而得以掌握雇主的商业秘密,这种由于身份便利而掌握的有价值的信息必须予以保护,并且商业秘密本身属于雇主财产,员工有义务忠诚地维护雇主的财产权益,不得侵犯。

5、竞业禁止。劳动者作为雇主的一员,不得将自己的利益置于与雇主利益相冲突的境地。不得利用其在雇主处的职位进行对雇主不利的行为。这种竞业禁止的义务限于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劳动关系结束后,只能依据双方约定,有条件地限制劳动者的自由就业,形成竞业限制义务。

6、 不得贬损雇主的义务。劳动者应当为雇主的利益最大化行事,积极维护和增进雇主的利益。而贬损雇主的行为与此要求相悖。雇主对劳动者言论表达的限制是其管理 控制权的一部分。在国外的判例中,在此原则下有一个“吹哨人”的概念,即向社会公众报告雇主不法行为的劳动者,雇主经常以其不忠诚为由予以惩戒或解雇。这 种不得贬损雇主的义务,也经常被称为“不当言论限制义务”,或“不得损害用人单位名誉”的义务。加拿大、新西兰等国家判例中经常有“speaking out against the employer”、“disparaging the employer”的概念,其核心亦强调不得故意损害雇主名誉。

劳 动者虽然有以上忠诚义务,但其义务是有限制的,有边界的。“从身份到契约”展示着社会进步的步伐,现代法治理念下,劳动者与雇主的特殊身份关系,是一种身 份认同关系,而不是人身隶属关系,不是“主仆”关系,劳动者具有独立人格,具有自由意志,具有是非观念,劳动者有的是“忠诚”义务,而不是“效忠”义务。 具体来讲,忠诚义务的承担,要考量以下因素:

1、 劳动者职位。劳动者职位高低不同,提供劳动方式不同,占有雇主的资源也有不同。对高级职位的劳动者,其提供劳动常以无形的决策或创意等方式做出,其劳动标 准难以评估衡量,其劳动力难于支配和控制,雇主只能更多地给予信任,相应地,劳动者必须履行更多的忠诚义务。同时,高级管理者占有更多雇主资源,其不当劳 动给雇主造成的损害也会更大,因此,必须课以更高的忠诚义务,妥善地经营雇主的资源。而对于职位较低的劳动者,其只要勤勉和尽责地提供较为标准化的劳动, 即为履行了忠诚义务。

2、 是否职务行为。现代法治下的劳动关系并不是人身隶属关系,雇主无权支配劳动者个人及其生活。这种劳动关系的约束受时空限制。在工作时间,为了工作需要,雇 主可以管理和支配劳动者的劳动,但在工作之外,劳动者是独立、自由的,雇主必须对劳动者工作之外私生活的范畴给予最大的尊重,不得以忠诚义务而干涉劳动者 的个人生活,这是忠诚义务的明确界限。

当然,职务之外行为不一定能完全与劳动关系相剥离,劳动者的特定身份并没有明显的时空界限,因此,并不是职务之外或工作之余就可以完全不负忠诚义务。

3、 是否利用职务便利。员工是否负有忠诚义务,以及履行忠诚义务的严格程度,还要看员工是否因其职务而获得便利,获得非雇员的普通公众不易获得的信息或资源。 例如,员工因其劳动者身份而接触掌握了公司的商业秘密,这种秘密信息是普通公众无法获得的,因此他有更多更严格的义务去忠诚于雇主,不得泄露和利用这些秘 密。员工因其劳动者身份而获得内幕信息,就不应该利用这种信息优势去批评雇主。也就是说,如果员工因其职务身份而获得某种特权,则不应该滥用该种特权,员 工不应该扮演类似“卧底”的角色。

4、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劳动者忠诚义务的履行,有时可能与劳动者自身的权利相冲突。这时要平衡和取舍两相冲突的权利。保护价值较大的权利。这些更应该受到保护的劳动者权利,包括:生命健康权、人格尊严、隐私权等。

5、 社会公共利益。社会存在各种权利发生冲突的情况,在很多情况下,某个人可能面临各种权利所对应的义务的冲突之中,他不可能同时履行他们,这就意味着他必须 不尊重其中的一项权利。比如劳动者对雇主忠诚义务及公民责任之间的冲突,雇主私人利益与国家公共利益之间的冲突。比如揭露公司的违法行为,破坏环境的行 为、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逃税和非法制售行为、危害食品安全行为等,就可以免除雇员的忠诚义务,因为有更重大的利益需要保护。

 违反忠诚义务的尺度如何把握

员工违反忠诚义务,雇主自然可以进行某种程度的惩戒。但惩戒有两个原则,一是相当性原则,即罚当其过,轻微的违反不能课以重罚。二是解雇最后手段原则。只有存在严重违反忠诚义务、对雇主造成重大不利、主观故意非常明显或频繁发生等严重情节的,才适合给予解雇处理。

回 过头来反观本案,空姐在航空公司的职位序列中,处于服务客户的前沿阵地,属于一线岗位,并非公司的管理人或高级管理人,忠诚义务应当相对宽松;发微博在工 作时间之外,亦非以真实身份发布,非职务中行为;其所发微博并无利用职务便利而获得更多信息或优势,与一个普通消费者的评价并无二致;其所发微博只是转发 和评论,并非原创,是微博浏览过程中随意而为的行为,几乎没有贬损公司声誉的主观故意,并且也没有捏造事实或存在攻击性语言;微博作为新兴的自媒体,其开 放程度介于公开和封闭之间,并非可以任意浏览,对公众影响有限,其转发和评论本身谈不上对公司造成重大声誉损失。因此,其行为确有违反忠诚义务,确有不妥 之处,但公司作解雇处理,显然是罚过其过。

2014年02月13日 10:35 来源:《人力资源开发与管理》2013年12期 作者:甄灵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