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李伟文的幸福人生——《居心志》杂志采访

约访敲定后,我脑中不断地浮现五月天的<顽固>MV画面:为实践太空梦,主人翁身兼数职,..就像「李伟文」名片上罗列着牙医师、作家、环保志工的专业角色,却不断地奔波跨界、演讲、担任各种评审、主持广播节目、同时还是AB宝的父亲、读者(听众)的老师,为了梦想,混身散发活力。与他晤谈,仿佛也感染到这份都市荒野中的幸福。

阅读,是最简单的幸福。

无论多么忙碌,对李伟文来说,「阅读」就像源头活水,是人生最棒的奖赏。「因为有书相伴,就可以找到安身立命的感觉。」将诊所和住家都打造成了图书馆的他如是说。因此他总能在满档的行程里空出时间,真切地阅读,内容兼具严肃与轻松,质量皆可观。

出版业不景气的当前,依然随时都有出版品问市,我们该如何挑选?才能落实「再累也要看书,工作再忙也要读书,收入再少也要买书,住处再挤也要藏书,交情再浅也要送书。」李伟文的建议很务实:「目前新书都有推荐者,参考你所信赖的名家意见,就能很快挑到好书。」随即补充:「打开一本书,至少要能读得下去,才有意义。读了以后,任何一本书都能带出更多书。」

李伟文分享他的阅读习惯:「我不会把一本书从头到尾读完,才换另一本,而是『计画阅读』与『随意阅读』两条路线同时进行。」前者以稍具深度的书籍期刊为主,包括医学与科普,譬如近来关注人类未来疾病的议题;而后者则能随时随地随兴翻阅,特别享受在睡前看几段卜洛克(Lawrence Block)的推理小说,以及在浪漫的秋天早晨读诗。

向来鼓励孩子涉猎多元媒介的李伟文,书籍之外,也透过电影和日剧开启生命教育与追梦人生,从中获得智慧。他以《电影里的爱情学分》为例:「这是我读了一百多本爱情小说、看了三百多部爱情电影、借用别人的人生故事,回答孩子常见的问题。」至于日剧,他推荐前阵子让出版人心有戚戚焉的《重版出来》。

随着网路阅读与电子书盛行,实体书犹如灭顶。李伟文正向看待:「亚马逊推出电子阅读器时就发现,网路阅读经常干扰眼球的关注,提醒我们正在阅读某个东西;而实体书却会自动隐形,让读者沉浸在书中世界。」他借用艾可(Umberto Eco)的话强化实体书的价值:「书就跟汤匙、轮子或剪刀一样,一旦发明了,就想不出更好的了。」

都市荒野的幸福天地

长年投身大自然,致力于生态保育,「李伟文」总是与「荒野」齐名。确实,过去廿多年里,他的业余时间都投注在拯救荒野。

然而,就像德国哲学家本雅明(Walter Benjamin)所说:「人直接面对自然的时代,可能已永远过去了。」李伟文认为,当前世界有过半的人口都住在都市里,若得花费两个星期飞往远方才能感受大自然的美好,并不切实际;于是,他鼓励人们在家附近找寻自然场域,定期前往观察与纪录,建构属于自己的「秘密花园」。

尽管走遍山川,李伟文的「秘密花园」就隐身在都市里。每逢周日,他偕同家人步行住家后山三、四个小时,就像当初成立「荒野保护协会」的梦想―带着孩子在天籁下起舞。李伟文进一步解释秘密花园的意义:「无论出太阳或下大雨都想去,无论你高兴或悲伤都能获得抚慰,这个地方已经与你的生命产生了连结。」是啊!当我们能在城市中找到这么一方天地,幸福环境已不假外求。

从容生活,挑战新幸福

李伟文的跨界身分,经常被友人笑指「不务正业」,我们却相信这些不同角色都是生命的追求与任务,又不免好奇:当身分切换发身冲突时,他选择何种得坚持或让步?

「每个人都在不同关系中扮演多重角色,而且能随着场域自然转换。你不也一样吗?」细数近日的行程后,李伟文露出一贯爽朗的笑容说:「偷偷说,真正用掉我最多时间的是阅读,所以我最重要的身分其实是『读者』。」以阅读为生活重心的他,曾为自己下了一个很棒的注解:「荒野及公益服务是我行慈悲的道场,阅读则是修智慧的法门。」

访谈时,刚过生日的李伟文,许下了五十五岁的愿望,日子从容一点,并且给自己新鲜的活力。「希望每个星期至少做一件从来没做过的事,或去一个从来没去过的地方,或体验从来没体验过的事。」到目前为止,他进了国家音乐厅聆赏唢呐演奏,清单上还有安藤忠雄设计的亚洲大学艺术馆、伊东丰雄设计的台中国家歌剧院……「过些日子等太太工作忙碌告一段落,我们会到处走走,说不定可以写一本《大叔大婶看世界》! 」我们可以肯定,「一生玩不够」的活力在李伟文身上永不停息。

李伟文将于冠德讲座「宅•幸福」系列,分享「荒野与心灵―幸福环境与幸福人生」欢迎您前来创造自己的幸福人生。(来源:中时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