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用语大不同 入乡要随俗

文/黄冠华(旭荣集团执行董事)

两岸相隔60多年,政治与文化已各自发展,虽然在沟通上,说的都是普通话,但常常同样的用词,意义却是大不相同。两岸用语文化影响不再是单向的,台湾热带动大陆流行,大陆的流行文化也开始影响台湾,两岸间用语殊途同归,靠沟通才能拉进彼此距离。

由于我常常来往两岸,两岸同属中华文化的哲学背景,但由于时空的关系和种种客观因素,所以能很明确的感觉到,虽然在外型上两岸可说是同文同种,但在说话的用语上,和背后的思维,有很多地方值得来讨论。

其实就我个人观察,来看待两岸的不同,有时候反而更觉得大陆有很多用词,是更为逻辑的、更易于了解的,就如英文说easy to understand。

在台湾,我们常常用立刻、马上来代表紧急的意涵。在大陆就把这两个字并在一起叫「立马」。另外,在台湾我们常常把一些太过于荒唐,或是太过于不合情理的事,称为离谱。而在大陆,就直接把这样的形容使用在人身上,「靠谱」或「不靠谱」代表该人做事合不合逻辑、是不是很可靠,就透过这样的方式,一句了然。

大陆官腔  台湾强调互动

如果说到了在公开场合讲演的习惯,两岸又有一些有趣的差异。在台湾,我们若要称呼现场的政府官员或是同业,通常使用各位长官、各位先进。在中国大陆,则是会在称呼前面加上「尊敬的」三个字。所以我们最常听到在中国大陆演讲的开头,90%会是「尊敬的各位先生、各位女士级领导」。根据我们平常之事的普及,「领导」两个字是非常有学问的。虽然这两个字面上是「长官」,背后代表深远的意义,又更来的有哲学意涵的多。

在台湾,一个演说者是很习惯与台下的听众互动的。当我们在演讲台上说「大家早」,绝大部分的台湾听众都会用具有活力的音量回答你「早」。但是在中国大陆,当你在台上讲「早上好」的时候,台下绝大多数的听众,给你的回应是热烈的鼓掌。在中国大陆,他们其实并不习惯开口回应。而后来我自己也常常拿这个两岸演讲的差异,当作我演讲开头幽默的笑话举例。

在两岸,还有些名词所代表的含意是不大一样的。例如在大型论坛或会议的场合,如果我们谈到了某某领导为我们致辞,所代表的是3至5分钟的简单致意。但如果在议程上,你看到某某领导为我们发表讲话,代表这是一个重要的演讲,是个有纲要、完整组织架构的一个完整演讲,而这点是跟台湾很不一样的!

祝愿修辞  暗示结尾

在台湾,我们请主管上台,我们用「请某某主管为我们上台说几句话」在大陆是不这么用的。大陆通常会说,「某某某领导为我们致辞或为我们发表讲话」。这两类工作和功用是完全不同。致辞也常会以「为我们勉励一下」来代替。

另外有一点,在台湾比较少见到的形式。在中国大陆出席重大会议或论坛时,绝大多数的上台致词人员,都会有一句彼此双方相当有默契的话语─「我在这里谨代表我出席的单位,带来热烈的祝贺」。「祝贺」这两个字会加重尾音,台下也报以掌声,这几乎是一个方程式。

台湾大多数的演讲者说话较为活泼生动、喜欢举例、较为幽默,喜欢在谈话中间增加案例或笑话,活泼的互动让听众跟讲者打成一片。而在中国大陆,根据我的一般观察,上台讲话的演讲者,就比较注重框架、讲话的逻辑。这一点我们由中共中央政府常用的用词如「三个代表」、「五个要点」等来一窥端倪。

两岸沟通  重质传神

其中的论述里,也会穿杂一堆对中国传统国学的经典奥义做为点缀。同时,台湾喜欢使用一些用语里有执行、专案、评估等等的学术化用字。而在大陆,相对的用字,常常喜欢用「搞」、「抓紧」、「批评」、「牴触」、「项目」的字眼。

在刚接触的时候,有时候会忍不住一笑莞尔,但跟着使用久了,又颇觉得挺有逻辑性的。就像是,对照于英文里的Good morning翻做「早上好」好像比「早安」来得更直译。

其实,以沟通这件事情来说,文字的表述或是说话的用字,都是属于技术的层面。而一个最有效的沟通,他所重视的应该是心、在于意涵。而这些所谓「术」的部分,都只是使用不同的方式来诠释这个意涵的本质。

所以很多伟大的中文著作或小说或成功的思想创造者,他们在两岸的成就,并不会因为用语的不同而有所减损或打折。因为他们所代表的,不拘于表面的术,将语言中概念、本质的精神精准传达出来。

这样子的概念,不论是在生活面或是在管理面,都是两岸皆然的、并且适用的。不过,在闲暇之余透过观察,来多了解一些两岸在这些些微小地方的差异,也不失为增加生活乐趣的小方法吧。

(旺报)

来源:中时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