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老师劝告大学生(二):还有四种人不要当

文 / 周伟航

第一集:大学老师劝告大学生:千万不要成为这六种人

没想到系列第一集广受欢迎,第一天就拿到三万多个赞。我参考了一些亲友的建言,在这一篇续集中会做些调整与补强。因为是完全接续前作,所以标号也从七继续下去。

七、不要当嘴砲人

很多人期待这一部份的论点,但我要提的「嘴砲人」和诸位的想象应该有不小的落差。我想谈的,不只是那种一张嘴嘎嘎叫不做事的学生,而是更广义的,那些把时间都花在沟通上的学生。

很多人抱怨吃饭聚会时大家都在滑手机,出去旅行花一分钟拍张照花十分钟上传FB加回文讨论。这就是我所指的那种「嘴砲人」,花太多时间讲,做得太少(当然这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张嘴嘎嘎叫但不做事的人)。不只大学生是这样,一大堆上班族也都是,但大学生算是嘴砲人中势力最大的一支,因为他们最有空可以「嘴」。

嘴砲人学生执着于制造话题。因为透过做实事来制造话题的成本很高(比如说做出一只钢弹模型),所以都用一些小事来制造话题:帮路旁猫狗拍个小照、和朋友吃个小饭、在机场打个小卡等等。每天光是交换这些事件就已经忙到没空离开通讯设备。

实时通讯软件是沟通,手机是沟通,FB也是一种沟通,当然见面讲话也是。嘴砲人花太多时间在沟通上,「做正事」的时间比重就被压缩得相当低。不信可比较学生在图书馆「真的读书」与「用通讯软硬件」的时间比例消长。这可以跑大规模量化研究的。

我读大学的时代,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手机。网络盛行的是BBS,但大站三五百人就算很吓人了。我们也会把时间耗在通讯联络上,但因为工具少、贵且不便,所以我们多数是当面聚会沟通。当面沟通也有其成本(吃吃喝喝也要钱),所以不会拖太长。

我们在讨论后,通常是各自执行「会议结论」:从功课到社团,从办报纸到网络创业,做的时间比讨论多很多。当年我们四个人在快餐店花半个小时开个会,一份四版的小报几天后就印出来了。现在学生花了一堆时间开会讨论、网络传讯,结果往往是下次再议,因为再议的成本很低。

怎么办?我的建议并非「完全不讲」、「戒断网络」,那太极端。现在这个年头,如果突然在FB没有动静,很多人会以为你死掉了。

我的建议是,如果你很在意「制造话题」,那就制造真正有价值或有吸引力的话题(当然最好不是未婚怀孕父不详这种),有计划的去产生话题。例如完成一件创作,安排一次旅行,吃遍一条街,执行一个读书计划等等,并做记录。有主题的表达自己。沟通成本低廉,不代表你的沟通内容也应该一样低廉。

我有不少学生成为(某种意义上)成功的部落客,他们都是有计划的安排自己的生活,而且在透过媒体有计划的表现出这种生活模式。那并不是完整的「他」或「她」,却是有价值的「他」或「她」。不管此举能不能赚到钱,能不能成名,这都是让自身价值得以落实的具体作法。他们的网络文章甚多,但我不认为他们是嘴砲人。

八、不要当不识字魔人

我越来越不清楚「识字」的定义,因为出现了大量高学历的文盲。

我自认表达能力在同事中堪称一流。透过多次的教学观摹,和其他老师比较之后,对这点我还蛮有自信。但我总是会碰到一堆听不懂人话、看不懂人字的学生,而且这种学生越来越多。这种不识字状况可以分为以下几种:

1. 完全漏读:

文字版的公告,他就是看不到。就算我再以口头提醒,还是会有人完全漏接。我的上课需知,开学第一堂课当然会讲,教学网站会放文字档,FB社团也会有,之后上课想到也会一讲再讲。讲了那么多次,到学期中、末,还是会有人来讲桌前问我这课怎么算分。

我说google我的名字就可以得知上课信息。结果他问我叫什么名字。同学,不是不能问老师叫什么名字,只是有些事你实在应该自己解决。

2. 误读

一段文字,学生可以将之重组成完全不同的意思,和我原本意思不同就算了,和其他同学的解读也完全不同,这就是「误读」。

讲个实例。这系列的前文被许多网站转载,有些开放留言。各位吃饱闲着的话,不防看一看那几百个留言,再比对一下我的原文,看看被「误读」的状况有多严重,支持我和反对我的人,都有误读的情形。我相信多数的留言者都有大学学历,但阅读5000字的白话文章,还是有点障碍。

3. 跳读

我指的「跳读」是为了速读,而快速跳跃阅读文本。不是说这样不行,但你不应该跳过关键的逻辑符号与主词吧,比如把「不」字跳过了,或是把「期末考」跳过。啊啊啊啊这些都是不能跳过的呀。

还有一种跳读是区块的忽略。像很多人都会问这blog的作者本名到底叫什么名字呀?厄。如果你看的是作者本站或授权刊载的网站,请把您的视线框稍为放大一点,上下四处找一下。我的Blog没有设战争迷雾的。

4. 不甩SOP的小聪明者:

这些人明知课程有标准作业程序SOP,但就是死都不肯照着跑流程。我都会说明上课作业如何拿分数,如何得高分,有些人就是要照自己的方式硬搞,期末才来一派正气的质问我为什么他字字珠玑却很低分。你对SOP有意见要早讲呀!!为什么你会认为最后一刻来凹可以凹得过??

这种人出社会,很容易成为那种「疑?这里怎么有颗按钮红红的,看样子应该就是要我直接按下去哦?」的那种人。千万别去核电厂工作哦!

怎么改善这些状况?其实这往往不是什么阅读或听力障碍,而是欠缺对于「听」、「读」行动的尊重,也是欠缺对于「对方」的尊重。你不把这事当成重要的事,不把对方当成重要的人,就会东漏西漏,把具文当放屁。你不把老师当人看,不把他的话当人话听,那他也不会把你当人看。他会当你这个人。

这要从改变处事态度做起。你就算不喜欢老师,也该把他当成需要细心对付的人:就想象他可能造成你生命财产的重大损失。他确实也能造成你的损失,至少当一科,损失学分费与时间。

不用事事都认真听,每个字都认真看,但这种可能会造成损失的,就该端正心态,放在处理排序中的第一位。懒得听人讲话,那就应该先列出要听与不要听的鉴别标准,而不是全面性的懒。

九、不要当心电感应人

心电感应人,就是自认拥有心电感应沟通能力的学生。因为我的课都用随堂作业计分,所以学生会写信问目前我累积分数。我经常收到这样的信:

「老师我现在几分?」
「老师我这学期很危险不知道有没有补救的方法?」
「老师我会不会不及格?」

引号内就是信的全部。
全没有任何个人信息,没有姓名系级学号,也没有提示他修哪门课。报告学长,完全没有学号!完全没有姓名!完全没有班级!你看到一个曹金生就倒弹,我每年都会碰到十几个甚至几十个。

之前不是有某校的老师抱怨现在大学生不会写信,没有礼貌。有礼貌,但没有寄信者,也没用呀,如下:

「老师安安请问我几分?」

我真的有收过这种来信。我心中弹出的对话框是「安你老师你谁啊?」但我的耻力并没有高到敢寄出这种回信。

这种心态也出现在作业上,我常会收到没写名字的作业。为什么写信和写作业这么重要的事,会没有名字呢?当然,我相信当事人是「觉得」、「以为」自己有写名字的。这是种很可怕的「觉得」。这些学生以心电感应的方式沟通,可说是嘴砲人的2.0版,或安装了套装感应工具组Pack1。

除了少了名字,还有进阶的心电感应,出现在作业答案上:

「对」(理由呢??我申论题题目有几十个字耶,你答案只给我一个字。)

「我从小就,所以并没有出过国。」(「就」和「,」中间应该有隐藏关卡哦!)

「老师你应该看得出我今天心情不好所以问题我就不回答了。」(你不讲我还我真看不出来,因为除了这句以外其他什么都没写耶。)

出现在请假上:

「老师我平常都会来,你应该知道没来就是代表我生病了。」(......)

「我们班上没人是因为系上有活动。老师你看教室人那么少应该就会知道呀」(不觉得应该先讲吗?我也想翘头呀。)

怎么解决?一样!一样!尊重!尊重!尊重你,尊重我,尊重这个沟通的行动,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心电感应。

在大学时期你只需要处理你自己的事,出这种错,死的只有你一人。等你有朝一日开始承办大业务,你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了。日前参加一个应有千人出席的集会,收到通知信时我就知道铁定会出大包:我是在垃圾信区发现那通知信的。

承办人只寄出群组信,并没有一一去电确认各联络代表是否确实收到。我想他也是透过心电感应确认吧。当天集会开始一小时之后,所有应与会者才匆匆完成入场。承办人当场一通一通打电话紧急叫来的。

你爱用心电感应,事后就需要花更多的时间进行金钱与肉体感应。

十、不要当期末关说人

最近立院的关说风波广受质疑,许多大德认为这不是民主政治应有的常轨。其实大学也有很多关说场景,同样也不是应有的常轨。

到了期末,许多学生会来关说自己的成绩。当然,多数是照原来成绩计算规则,不太能及格的同学。这种求情已有悠久之历史,犹记以前期末台大教授研究室前,也是一大堆虔诚跪地祈求的学生,有时连父母阿公阿骂都找来一起拜,香火鼎盛。现今的问题是,学生关说的内容越来越超过。我碰过比较夸张的期末协商例子如下:

a.「老师我几乎每次都有来,是不是一定及格。」
(讲每次都有来的,通常有两三次没来。讲两三次没来的,大概有五六次没来。说很常来的,大概一半没来。说有来过的,大概只来三四次。说没来上过课的,倒是真的都没来过)

b.「老师我上课都很认真,应该要给我及格。」(或许认真,但我只知道你没有写作业。)

c.「老师我成绩累计点数有86点,是不是代表已经及格?」「要240点才及格哦!」「不能直接就换算成分数吗?我只要60分就好。我看到86点以为及格了之后我就不想努力写了啊。」(……造成你误会很抱歉哦)

d.「老师不好意思期末才来信,学生这学期选课后才找到工作,正好和上课时间冲突,所以都没有来上课。学生非常需要这两个学分,请问是否还可以补救?」(你看,说没来过的,真的就没来过。)

e.「老师我开学后在大陆接到工作,所以来三次之后都没有办法出席,当然也就没有后续作业成绩,不知道有没有办法及格。」(连补救方法都没问直接要及格哦。)

看到这些「关说申请」,我相信读者朋友一定会说:「当掉就好呀!」

没错,当掉就好。但我也不是那么不识时务之人。大开杀戒前,我通常会先询问该单位主任(因为我是流浪教师,只是外人),先获得杀人许可证。多数的主任都会爽快发给,但也有主任对我说:

「老师这么热心教学我们是非常欢迎的!现在的学生呀,有时真的是[email protected]$# #$ @% ^ %@# $%^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但是我们还是希望老师在分数掌握上,可以高分从严,及格从宽。」这种讯息就要特别划线注意。

现在新法规一堆(不能用出缺席当人,缺席超过三分之一以上应提供网络补救教学机会等等),加上当太多人,以后你课可能开不成(没人选),多数像我这种非本系的兼任老师,若要生存下去且兼顾教学道德理念,只能把策略从「分数不够就当掉」改成「把会被当的这些人想办法拉起来到可以及格」。

多数老师也不敢直接给过关,怕起争议,所以会安排一堆写报告、补作业的方式让学生们在期末的很长一段内「充份补强」。这就造就了大关说时代的诞生。

怎么解决这种问题?造成这种状况的责任基本上是在老师身上,我个人有自己的解决方式,所以对我不算是困扰,但对很多老师来讲,期末到送成绩间仍是个恶梦期。

老师的责任先不谈,我认为同学们应该爽快一点,要就快一点完成补强,期末一周内搞定,要嘛觉得自己达不到标准,就当掉吧!请直接告知老师把你当掉(以免老师自己在那挣扎)。

不要在那边一直蠕动,不找老师解决,敌不动我不动,一直拖。对你没好处,对老师也没好处。关说不对,在那边不关(心)不说(话),更让人火大。请当个敢大声说出「老师安安请把我当掉」的优质大学生吧。记得要留姓名系级学号。

再结语

应该不会有下一篇了。写这两篇文章目的,是提供我学生一份可参考的文本,省得一讲再讲。以下是一些回应部份,和内容比较无关。

有人很在意我的用词太白且不雅,这类批评我当然接受,但我用词太白且不雅的原因是为了「易读」:你用词不白且太雅,不少大学生看三十秒就切出了,内容再好都没用。很多大教授写给同学的话,都犯了用词太雅的问题,没人看得下去,等于没写。不信?教官室每月每季都会出校安通告,有几个学生看得完?

除此之外,你当然可以批判我的观点,也可批评我脱离大学教学事实、不适任等等。我相信有几万的「赞」,就代表同时会有几万的「干」。不过我并不打算修改我的论点:这是我在大学教学战场上的实战心得,我认为对学生有帮助。我不会放大绝要批评者跳下来教,但在会当人,平均给分80分以下,每学期要求学生在课堂中写近万字的老师里,我相信我的教学表现应属前列。

至少在这五六年来,各校的学生教学评量中,我没有课落在所有课程的后50%(应该啦,有些学校没有教师间比较数据);在某些学校的评比中,我还排在前几名,也拿过总合第一。这些数据都来自我的学生,我相信我的学生就是我最好的评鉴者与推荐者,前一篇文章的第一波转录者中,许多就是我的学生。

有些前辈质疑我,要学生不当「标准答案人」,又给一堆「不要当什么人」的标准答案,不是自打嘴巴。这批评既对也错:这批评「对」的地方在于,如果有学生看了我的建议就傻头傻脑的照作,那他就又沦入我所批评的那种标准答案人了。而这批评「错」的地方在于,我在「不要当标准答案人」的部份,其实是希望学生能去寻找自己的答案。你可以从我给的建议出发(其实我也没给什么很明确的建议就是),去思考是否适合你自己;而你个人的结论,当然可以全盘推翻我的意见。不过,请透过实作来推翻我,而不是用嘴砲。

来源:人渣文本Ninjia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