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乐之城》:假如和前任重来一次,结局不会有什么不同

文 / 曾于里  来源 / 南方周末

《爱乐之城》提出了“假如”命题,不仅让米娅和塞巴斯蒂安的爱情得到了升华,更击中了恋爱中的人最普遍的情感体验。

“知道”(nz_zhidao)跟你谈谈恋爱这件酸臭事。

毫无疑问,《爱乐之城》会是这次情人节档的最大赢家。电影上映之前就备受瞩目,因为其在欧美口碑爆棚并且横扫颁奖季。电影在金球奖七个提名全部获奖,并以14项的提名平了奥斯卡历史上的提名记录。

不过,不少看过电影的观众却调侃,千万不要和现任一起去看《爱乐之城》,因为这是一部写给深爱的前任的电影。观众的调侃说对了一半,《爱乐之城》的确是写给前任的,但无论如何,能够牵着你的手是现任,并且,即便你和前任重来一次,你们也不会在一起,哪怕是电影中深爱彼此的米娅和塞巴斯蒂安。为何前任注定会是前任?

“假如”命题

《爱乐之城》的故事并不复杂。艾玛·斯通扮演的米娅的志向是女编剧兼演员,她在华纳兄弟的片场咖啡厅当演员,希望能够有机会得到演出机会,但她的多次试镜都是以失败而告终。高斯林扮演的塞巴斯蒂安是一名爵士钢琴师,他追求的音乐曲高和寡,因此处处碰壁。米娅和塞巴斯蒂安偶然相遇,并且相爱了,他们是彼此的知音,也相互支持着彼此对梦想的追求。

为了生存,塞巴斯蒂安成为一个流行音乐乐团的键盘手,并一举成名,而此时的米娅仍在为梦想苦苦坚持,两人也开始有了冲突,情感面临考验:艺术该为现实妥协吗?是否要为现实牺牲梦想?米娅参加最后一次试镜,塞巴斯蒂安已经预感到了米娅之后的成功和可能面临的分离,他们最终分手,但仍鼓励对方坚持梦想。

米娅和塞巴斯蒂安是相爱的,他们终其一生或许很难遇到灵魂如此契合的伴侣,但他们还是分开,不是因为他们爱得不够,只是因为,他们的梦想与爱情存在着冲突。

如果电影在这里就结束了,那么它可能会是一部动人的电影,但也会流于俗套。毕竟影史上经典的爱情故事太多了,米娅和塞巴斯蒂安的故事,每天都在洛杉矶、在纽约,也在北京和上海上演。他们的故事既不新鲜,放在影史上,也没有《罗马假日》的纯情,《泰坦尼克号》的生离死别,《人鬼情未了》的人鬼畸恋,或《断背山》关于断背之恋与社会伦理的探讨。

但电影最后几分钟的蒙太奇,将电影整整提高了好几个层次,因为它的结局多了一个“假如”。五年之后,已为他人妻的米娅和塞巴斯蒂安在爵士酒吧重逢了——酒吧的名字是他们在一起时米娅设计的,塞巴斯蒂安弹起了他们的定情钢琴曲,蒙太奇了闪回了他们的另一个结局:假如相遇之时,他们拥抱了,假如塞巴斯蒂安没有签约乐队,假如米娅的话剧成功了,假如他们一起实现了梦想……那么,这个美好的夜晚,和米娅一起来听音乐的就是塞巴斯蒂安,他们相爱,结婚,生子,在台下十指紧扣,望着对方对方深情一吻……

所有相爱却最终未能相守的恋人们,一定曾经设想过类似的“假如”。但就像流行歌曲里唱的,“想假如,是最空虚的痛”,此时此刻的你不是昔日的你,可我依旧是曾经的我,台上台下沧海桑田。《爱乐之城》提出了“假如”命题,不仅让米娅和塞巴斯蒂安的爱情得到了升华,更击中了恋爱中的人最普遍的情感体验。

可假如当初爱下去,最后牵着米娅的手一定会是塞巴斯蒂安吗?

前任只能是前任

如果米娅和塞巴斯蒂安的故事有续集,那杨德昌的《一一》已经拍出了他们的结局。

《一一》里,人到中年的简南俊工作和生活都陷入了阻滞,他发现他的每一天都在重复,生活找寻不到任何意义。在此时,他碰到了深爱的前任。他们在日本约会,他也打算重新开始,去过一段年轻时候的样子,体会生活的“不一样”。可他却矛盾地发现,当初因为他无法委屈自己去迎合爱人的预期,所以他离开了她,可二十年后,他却悲哀地发现,现在他的生存状况正是爱人曾经所期望的。好像无论是否选择前任,人生都不会有什么两样。

所以简南俊说,“结果还是差不多,没什么不同”“再活一次的话,好像真的没有那个必要”。即便除了前任,“我从没有爱过另外一个人”,可他知道回不去了,因为回去了也没有新的可能。

《一一》中,杨德昌借此道出生活无聊和无意义的残酷本质,就像是推着巨石的西绪弗斯,爱上谁,选择谁,结果都是一样的。从这个视域看,米娅爱上塞巴斯蒂安还是其他的谁,下场都会是《革命之路》。反正都是玩完,何必还纠结于跟前任还是现任一起呢?

杨德昌有些太过深刻和悲观了,我们不妨看更贴近的例子。在《恋爱的温度》中,同在一家银行工作的张英和李东熙是一对情侣,他们分手了。但就像米娅和塞巴斯蒂安仍深爱彼此一样,他们也对彼此念念不忘,于是他们又复合了。电影中有这样一个理论:“分手的情侣重新复合的概率是82%,但是复合后能走到最后的只有3%,剩下的97%会再次分手。中乐透概率是814万分之一,但是还是会有人中奖,所以3%是很大的数字。”张英和李东熙坚信他们会是这3%。

可复合之后,他们之间又感觉到许多的“不一样”。他们都知道第一次分手的原因,因此他们小心翼翼地避免踏入对方的雷池,紧张、害怕、迟疑、猜忌,本来恋爱的温度是100℃,渐渐地也就变得不温不火了。如果爱情里掺杂了太多牺牲和妥协,即便双方仍旧爱着彼此,分手很可能是最后的结局,因为彼此都太累了。

也就是说,如果对方因为梦想而放弃你,即便他实现了梦想,他仍旧可能因为更大的梦想放弃你;假如你对于这样的“放弃”耿耿于怀而分手,那么下一次你同样会因为无法释然再次分手……任何成为前任的人,都是因为某种原因,你以为这个原因在你们复合时会消逝,事实证明,概率微乎其微,就像整洁的床铺底下的几颗小石块,它一旦硌人,就始终硌人。

《爱乐之城》以四季为序章展开叙事,这让人想起了另外一部小清新爱情电影《和莎莫的500天》。

从小就相信真爱和命运的汤姆,与从小就怀疑爱情的莎莫陷入了热恋。有一天,莎莫毫无缘由、绝情地离开汤姆,汤姆对爱情的信仰一下子坍塌了。当汤姆再次碰到莎莫时,莎莫已经结婚。他无法理解,莎莫说她不想成为任何人的女朋友,可现在她却是别人的太太。莎莫告诉他:“有一天我坐在咖啡厅里看着书,一个男生走过来问我关于作者的事情。现在他成了我丈夫。那很神奇不是吗?假如我去了看电影呢?假如我没有在看那本书呢?假如我晚了十分钟到那家咖啡厅呢?我相信了。我现在相信了。我每每想,你是对的,只是,我不是那个人。”

莎莫提出了另外一个“假如”命题。你和现任本可能因为种种“假如”而错过,但你们却仍在一起,就在于他恰巧是那个对的人。因此,对于前任实在不必有那么多的怀念、不甘或怨恨,你们没有走到最后,也许没有那么多辜负、背叛和所谓“错过”,重来了也许也不会什么不同,你们之所以成为彼此的“前任”,本因为你们就不是彼此对的那个人。

释然和放手,是我们能对前任做的最好选择。即便《爱乐之城》的“假如”命题设想了米娅和塞巴斯蒂安爱情的完美结局,但钢琴曲终了,他们还是各奔天涯。与其说这是给前任的电影,毋宁说是现任的,毕竟你们本可能像米娅和塞巴斯蒂安一样错过的,但你们笑到了最后。

如果你们一起去电影院看了这部电影,那就相视一笑,拥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