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捷:读书不是唯一的路;但如果不读书,告诉我你想干什么?

文:吕捷,台湾知名补教历史老师

这几年出现一种奇怪的论调叫读书无用论。网路上会看到这样一组照片,第一张是比尔盖兹(休学),第二张罗杰斯(休学),第三张,穿着便利超商的制服当店员(大学毕业)。

其实我满讨厌这种论调的。很多年前我在上前三志愿班的时候,有个学生来找我:“老师我最近在看比尔盖兹传耶,我想学比尔盖兹。”我问他:“你知道他创建哪家公司吗?”“我知道,微软。”“比尔盖兹念哪一所学校?”“我知道是哈佛,但是他休学了,所以我觉得有能力的人不一定要大学毕业!”“那你知道比尔盖兹的第一张订单是谁给他的吗?”“呵呵 ⋯⋯”“是IBM 。你知道IBM 为什么给他订单吗?”“ 呵呵⋯⋯”“因为比尔盖兹他妈妈是IBM 董事。”

过了两个星期,他又来跟我说:“老师我在看巴菲特传。”“你知道巴菲特第一次进证交所几岁吗?”“我知道,十二岁。”“那你知道他第一次进证交所的时候是谁接待他?”“呵呵⋯⋯”“是证交所的董事长。”“那你知道证交所的董事长为什么要接待他吗?”“ 呵呵⋯⋯”“因为他爸爸是美国参议员。你还想学他们休学吗?”

有学生会问我为什么要读书?我会说,人世间没有什么是你的全部,只有你自己是自己的全部。所以读书的确不是人生唯一的一条路。但是你能不能告诉我,如果不读书,你想干什么?

如果你也不知道要干什么,那要不要先把书给读好啊?

不管你喜不喜欢、愿不愿意、相不相信,我都认为读书是件好事,不管是体制内的(升学),还是体制外的(闲书),都是如此。

你觉得读书没有用,是因为你把书给读死了。当你在读书的时候,不是读这本书在跟你讲什么,而是要读它的作者在想什么!

你一定看过哆啦A 梦(没有的话应该是外星人)。哆啦A 梦在写什么?白痴废物加低能的小朋友,养了一只奇怪的猫,打造头跟身体一比一的完美身材,你小时候看哆啦A 梦一定觉得可爱有趣。

可是当你长大后读大学、研究所修到马克思资本论,或是出社会经历了磨练,你会发现,哆啦A 梦的作者藤子不二雄先生是个社会主义者,哆啦A 梦从头到尾在讲述一个社会主义的实践。谁象征受压迫的中下阶层?大雄。谁象征对中下阶层同情者?静香。谁象征地痞暴力阶级?胖虎。谁象征富豪阶级?小夫。谁象征知识分子阶级?小杉。谁出来解决所有的事情?哆啦A 梦。

哆啦A 梦的角色分配很明显,在讲进化为社会主义的过程中所遇到的事件。但是我觉得最好的一点,就是大部分搞砸事情的都是自认受压迫的阶层,也就是大雄。

当然或许藤子不二雄先生并不是这么想的,但这就是我读书的心得。所以我不会觉得读资本论要干嘛?因为它让我读书读活了。

记得我读研究所的时候,系上开的书单都看不懂,怎么办?我求助了杨维真老师,老师告诉我:“量变带动质变,当你读的量够多的时候,你对书的见解跟看法就会改变,你看不懂,其实是因为你看的不够多。”我后来才发现,原来这就是朱熹所强调的治学方法”格物致知”。

所以我常叫学生看书,学生说看不懂、看不下去,那就表示量是不够的。不要怕挑战大部头的书,把它整本看完会很有成就感,这对现在的孩子来说有点难,但我觉得有些事是要不要做而已。所有事情都要扎扎实实地来,速成没有好东西!

当你看到职棒游击手在球打过来时飞扑过去接球,滚两圈站起来后快传一垒,你以为他是特别去练这个动作吗?不是,那是无数基本功的累积。正所谓,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你有时间打电动、上网跟不认识的人聊天,怎么不花一点时间看看书,投资一下自己呢?

读书其实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大部分的成败掌握在自己手上。出了社会之后你会发现,你已经很努力了,但是天时地利人和都没有站在你这边。反观读书,付出多少努力就有多少回报,CP 值真的很高啊。

书籍介绍

《哥教的不是历史,是人性:吕捷亲授,如何做一只成功的鲁蛇》,圆神出版

作者: 吕捷,台湾知名补教历史老师

吕捷的“讲古式教学”,开创了历史学习的新典范。他在网路上的教学影片已成为学生的救赎,让无数考生直呼一看就忘不了。教学之余,他更以贴近年轻人的语言及犀利的观点,对各种青春困惑提出一针见血的建言。

本书中,他以最擅长的历史故事告诉你,几乎所有英雄伟人都有鲁蛇的过往。而年少时的吕捷也不是一路平顺,一直到母亲的一滴眼泪打醒了他,才痛定思痛改变自己,成为全台最知名的历史老师,跳脱鲁蛇人生。

这些古今中外的鲁蛇都是最好的示范:失败与低潮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愿意抬头看看这个世界,不愿意给自己一个改变的机会。英雄不论出身低,只要愿意,就算鲁蛇,也可以是一只成功的鲁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