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胜海:阅读的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阅读质量

余胜海/文

这几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和智能手机普及,为人们的阅读带来了极大便利,网络在线阅读、手机阅读、电子阅读器阅读、Pad阅读成为人们的阅读习惯。目前,我国有近七成国民用手机阅读,农村居民微信阅读时间超城镇居民。

由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组织实施的第十四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数据显示,过去一年,我国成年国民数字化阅读率增长显著。其中,成年国民人均每天手机接触时长为74.4分钟,同比增长19.6%。2016年我国成年国民综合阅读率为79.9%,人均图书阅读量为7.86本。

调查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成年国民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为68.2%,较2015年上升了4.2个百分点,实现了连续8年的增长。虽然阅读数量可观,但阅读质量却不容乐观。

值得注意的是,读者花在手机阅读上的时间似乎不少,但多是“忙里偷闲”、“走马观花”、“碎片化”阅读、低端阅读、粗俗阅读、浅表化阅读等低质量阅读,“有质量的阅读”不是多了,而是太少了。在这个手机已经成为人们获取信息重要来源的今天,还有多少人能够保持良好的阅读习惯?怎么提高阅读质量?

我认为提升阅读质量要“有所读有所不读”。目前,在我国图书数量巨大、质量亟待提升的当下,指导人们读有益的书、有用的书,读真正的好书,远比空谈读书意义要大得多。

在每年“4·23”世界读书日来临之际,全国各地开展了各种阅读系列活动,为民众烹制了一道道阅读文化大餐。各种阅读主题活动,不仅让民众在书海中畅游,对培养“有质量的阅读”也大有裨益。

但是有很多专家学者和媒体都在强调阅读如何重要。这种强调当然正确,但在当前的新形势下,真正应该思考和探讨的是阅读什么、谁来阅读以及怎样阅读,如何提高阅读质量。

所谓“有质量的阅读”,包含两层意思,一是阅读的内容优质,就是阅读经典,阅读有价值、有营养的好书,拒绝低端阅读、粗俗阅读等不健康阅读。二是阅读的方法科学,就是阅读有长期计划,阅读有深度,拒绝碎片式阅读,浅表化阅读等无脑化阅读。所谓无脑化阅读,就是毫无选择地阅读,毫无思考地阅读,是低质量的阅读,看似读了许多书,实则没有从书中受益。

据媒体报道,中国每年出版图书45万种,其中85%都是“垃圾书”。换句话说,我们不仅是出版大国,也是“垃圾书”的出版大国。因此,必须明确的是,在信息爆炸、图书量激增的时代,那些传递垃圾信息的“垃圾书”是不应该读的。比如,在我看来,各种语文学习辅导、练习图书、基本上都是无助于学生语文能力提高的。多看这些图书,不仅无助于学生积极阅读能力的增长,反而还会降低他的阅读兴趣,甚至对阅读感到厌恶。

因此,要根据读者年龄特点、兴趣爱好和认知规律指导读书,不能总是笼统地呼吁广泛阅读。所谓广泛阅读,是造成相当多一批孩子厌读、厌学的重要原因。在当前图书数量激增但质量良莠不齐的情况下,挑出几本或十几本无害的图书,让学生阅读,远比让学生自发的海量阅读要强得多。

那么如何选好书、读好书?提高阅读质量?我认为至少应坚持以下几点:

一、多读中外经典图书。所谓经典,从时间上说应当是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前流传下来,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图书;从内容上说,应当是人类普遍共同情感和思想的内容;从作者来说,应当是被公认的大家之作。一句话,经典应当是对人类不同群体的精神生活有着巨大指导作用的图书,比如莎士比亚、托尔斯泰、海明威、泰戈尔等人的著作。

二、多读好书。多读书,读好书是大多数人的愿望,衡量一本书好书的标准是什么?好书的标准或许很难界定,它总是因人而异。

但是衡量一本好书应有两个明确标准:一、是否有真正重要的经验、知识和思想。而经验是否是有效的或可理论化的、知识是否是正确或有价值的、思想是否是合乎人类文明或有建设性的,以推动社会发展。二、书的内部结构和逻辑关系是否能真正合理地表现出它所承载的知识和思想,以利于其传播。

三、慎读时尚类图书。所谓时尚类图书,是指被包装炒作突然走红的畅销书,这类图书可能走红一时,销量很大,但对人们精神生活本质提升作用不大,却占去了读者的很多时间。这类图书常常是团队创作,擅长宣传,对于这类所谓明星写手和年轻新秀写的图书,更要保持慎重姿态。

四、远离成功励志类图书。在一个非常功利的社会,这类图书有很强大的诱惑性,它让很多人幻想着一夜成名、一夜暴富。但是,所谓成功本来就是概念模糊甚至错误的风向标,各种投机取巧、快速发财、投机钻营和一时蹿红都是伪成功。即使是真正的成功,每个人的成功经验都是不可复制的,简单的模仿和机械化的学习都会使人进入误区。就我所看到的,所谓励志图书很少有值得一读的内容。

五、远离各种明星艺人成长史、发家史和他们所谓心灵鸡汤。这类图书很难提升你的理解力和你的智力水平,你不过又多了几个跟别人吹牛的故事而已,它对广大读者尤其是青少年读者毒害极大。一些娱乐明星本身的文化素质都比较低,思想并不深刻,只是靠某种时机一夜蹿红,而且书中内容肤浅,层级架构和逻辑关系几乎没有,他们的人生启迪有多大意义,由此可知。再说,各类艺人和网红只不过是大千世界之一种,千万不能把他们当作成功的典型,而这类图书绝大部分夸张或粉饰成长经历或个性体验,其中有不少对青少年有害无益,更该值得警惕。

所以我建议大家买一些读起来稍微有一点难度的,就是有一些地方,你要停下来,想一想才能明白。久而久之,你的理解力自然会有质的提升,阅读就是一个积累的过程。

六、读一流的书。在浩如烟海的图书文章中,只要经过认真的筛选和比较,你就不难发现,属于某一学科的第一流的代表著作有哪些,只要熟读这些著作,你就可以领略学科的全貌,了解学科的前沿和发展方向。

读一流的书还有另一层含义,就是读一流学者写的书。所谓的第一流的学者,是指在该学科领域里最知名、最有权威的科学家、学者。他们站在该学科或研究领域的最前沿,洞察该领域发展源流和发展趋势,读他们写的书,能够全面、准确地了解该学科领域的发展趋势。

要了解“第一流的书”和“第一流作者写的书”,其方法是通过推荐书目了解,或是请老师、朋友推荐。如今,有些电商平台上都有读者评价,还有星级图书,读者评价高的五星级图书都是不错的书。

七、从图书排行榜上选书。在今天出版量这么大的时代,一个人要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书其实不容易。如果你不知道该买什么书,我建议你去看看畅销图书排行榜,因为上榜的图书一般是参照其他机构评选的年度好书及各大电商及卖场销售数据,从中挑选出最值得阅读的新书、好书。也许有些书没什么深度,但这是一般民众都能接受的水平,不会差到哪里。如果有了一定的积累,品位有所提升,就去看一些资深阅读者提供的书单,帮我们省去了找书的麻烦。书买回来了,一定要看完,不管能不能懂,最后多读几遍,相信你也会有很大的收获。

高质量阅读的过程就是与自己的灵魂对话的过程。一本书能够吸引我们,必然打动了我们的心灵,抑或触动了我们的灵魂。正因为此,我们才会孜孜不倦去阅读一本书,享受这本书带给我的精神愉快。书,把我们的灵魂之门打开。在里面,我们清晰看到了自己灵魂的模样。

与灵魂对话,这是最奇妙的一件事,也是最幸福的一件事。然而,信息日益发达的当下,节奏日益加快的生活,我们的脚步迈得很快,但灵魂却抛在了身后,被我们遗忘。回头看看吧,灵魂在等着,我们又在哪里呢?

其实,读书,就是与自己的灵魂对话。拿起书,不要让灵魂等我们。书,可以照亮我们的灵魂世界;书,可以唤醒沉睡的灵魂;书,就是我们灵魂的折射。

另外,要想提高阅读的质量,阅读的方法很重要。我建议大家在多读纸质书,因为纸质书一页页翻来,很有味道,是一享受,而且便于细读、深读和掩卷沉思,能带来更佳的阅读体验。一书在手,如饮佳酿,书和我,物我两忘,浑然一体了,这就是纸质书的魅力所在。而电子书,无论是很傻的网页还是高级的3D,总觉得不自在,读了不入脑。很显然,纸质图书的阅读质量高于手机阅读、数字化阅读。

我喜欢去书店买书,根据自己的兴趣和爱好有针对性地选书。我买书很挑剔,在书店泡半天,拿起书先看看內容简介、目录和序言,然后选择自己感兴趣的章节快速浏览一遍,如果发现精彩的内容或有一句话打动了我,就买下,带回家慢慢品读,反复读的。但是有些书,观其大略,明其要点就可以了。

阅读是真心喜欢、是享受、是需要,而非不情不愿、硬着头皮去读,这样即享受不到阅读的乐趣,阅读所得也会大大折扣。

读书要集中注意力,脑+心+全副感官,全面开动、心无旁骛,读到美食你要开动你味觉,读到音乐,你要开动你的听觉,读到春天,你要开动你的触觉,读书的专注程度也是提升速度的重要法门,从未见过一个阅读时三心二意的人能有阅读效率的。

阅读速度快虽然不能代表阅读质量好,但良好的阅读速度和技巧,无疑可以提升我们知识的获取速度和阅读质量,尤其是在这个知识更新快速的时代!但同时阅读也是个慢工夫,单纯贪多求快式的阅读是不可取的,保证阅读质量是提升阅读速度的基本前提。

我并不主张读书破万卷,要读好书,读的精。我读书时,第一遍一般先读个大概,第二遍、第三遍逐步加深理解,起初,有些地方不懂,但多读几遍就逐步加深理解,边读边想。读书不必太多,要读的精,要读到你知道这本书的优点、缺点和错误了,这才算读好、读精了,从中有所感悟了,这就是高质量的阅读。

【作者简介】余胜海,资深媒体人、著名财经作家,长期从事高端财经人物访谈和中国经济、商业史、企业管理、商业模式和企业案例研究,著有《任正非和华为:非常人非常道》《华为还能走多远》《能源战争》《绝不雷同:小米雷军和他的移动互联时代》《企业家大败局》《大道至简:全球顶级CEO商道智慧》等十余部,多部作品登上当当、京东、亚马逊畅销书榜以及《经济学家》、《中国出版传媒商报》、豆瓣、百道好书榜,有作品入选“最受经理人喜爱的50本书”、“2015年南国书香节最值得期待的20本书”、“互联网大佬推荐的100本书”、“中国高校MBA优秀案例图书”、“第四届中国读友读品节指定100种书单”。

(本文原载《经济学家》,来源:余胜海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