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精神病人是否一定要吃药?

最近跟一班具有情绪障碍和精神疾病的朋友聊起精神科医生,似乎不少都有过这种经验,就是医生只花两三分钟,问一下情况,然后开药,byebye。

当代精神科似乎只有药物治疗一途,然而心理问题,必需从心理上处理,怎会纯吃药就能够解决呢?和病友们聊到一些重性精神病,即是有幻觉、妄想等,不少病友自己都认为一定要吃药,否则随时控制不住自己冲了出马路。

曾经和精神科医生讨论我妈妈的药量问题,他的想法是:若她在医院吵,医院会将她赶走。我妈妈的情况是:失智(dementia),住在医院,整天叫痛。医生的做法是处方一种药物,这种药物令她整天睡觉,不管谁去看她,她只知道睡,和家人、外界断绝沟通。最后我说服精神科医生减药,减到精神科认为最低剂量的一半,结果效果良好,妈妈不再叫痛,也不再整天睡觉。我觉得精神科医生无非怕出事,例如怕精神病患者被幻觉驱使去伤人等等,于是处方药物。从harm reduction来说,这做法无可厚非。然而我的立场是吃了药之后整天睡觉,连正常人运作都无法维持,就算无事也吃到有病了。

不只一次写当代精神科和药物治疗的弊处都给人骂,说不应该从心理学角度说这种话,好像鼓励人们有病不去求诊、不要吃药。但说精神病不用吃药的人不是我,也不是心理学人,而是精神科医生,如威廉.葛拉瑟(William Glasser,现实疗法始创人)等,和生物化学家如Linus Pauling(二度诺贝尔奖得主)及Abram Hoffer(与Linus Pauling共同创立正分子医学,orthomolecular medicine)等。

当代精神科的脑神经化学假说令不少人相信精神病是大脑化学物失衡导致的,必需吃药才行。但根据biopsychosocial model和葛拉瑟医生的选择理论,比较可信的说法是大多数情绪障碍和精神病都不是单一原因导致的,生理、心理和环境三大因素很多时候互为因果,即是说神经化学物失衡有部份是心理因素如情绪、认知方式等导致的,故此人有事不去处理心理,只是吃药的话很难真正好。

精神科并非一开始就采用脑神经化学物这种方式。早期,他们也会用催眠、talk therapy等技术。到近代,一些精神科医生仍然采用催眠、talk therapy,并且十分有效,如Milton Erickson便是了。

思觉失调症之一,是妄想。例如说自己是耶稣、说自己被政府或特务组职监控等等。曾经有网友和我讨论脑控,我并不排除世上有脑控这回事,我也接触过相关理论和技术,但只需稍为懂得理性地思考及实事求是,便知道大部份思觉失调症患者,真的本身想法有问题,不是什么脑控。

Milton Erickson处理过一个这样的个案:精神病院中有两个人同时宣称自己是耶稣,并引起很多争吵。Milton Erickson对他们说,你们两个都说自己是耶稣,但耶稣只有一个,你们两个好好讨论一下。

两人争论起来。

事后Milton Erickson问他们怎样,其中一个开始稍有觉察:我和他争论的时候,发觉他是傻的,而我居然和他说一样的话,那即是说,我也是傻的。

Milton Erickson便问他想不想好,他说想。于是Milton Erickson便安排这名院友在病院图书馆做些工作,原来Milton Erickson早已观察到这名院友似乎有木工方面的手艺。这名院友在图书馆工作后,因为他的手艺得到一些人的尊重,他也开始感到自己有用和获得一些自尊,渐渐他的病也好转起来。

人们声称被上帝上身、被政府监控、被外星人上身等等,我们不必急着去认同他们。很多时只需一点常识,就知道不是真的。要医好这些情况,不一定要用什么药物。有时候,人有事,无非缺少positive regard而已,于是胡思乱想,甚至会出现幻觉。哪里来这么多鬼上身、脑控、外星人操控等等?

(作者:Edvard Tam | 来源:关键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