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入世关怀香港现况的电影,有几耐未见过?

在《一念无明》中,人人也好像有病。不再局限于低下阶层,就算是打份好工娶埋老婆的大好青年,都会抵抗不住生活压力而跳楼自杀…活在这样的城市,你大概会明白,要活得好,只可以活得比其他自私的人更自私,活得比其他虚伪的人更加虚伪。

文:方俊杰

看《一念无明》,无缘无故地,想起了曾俊华。特首选战期间,曾俊华说了些普通的香港人话,已大大打动上下左右。因为,绝大部份的当权者,都不知民间疾苦;知,也不说。这几年来,我们都被折磨得很饥饿。《一念无明》也做到同样效果,真实地入世地关怀一下香港现况,大家都很感动了。不是讲国语、没有硬插大陆女星、题材极贴地、无需暗喻,你想一想,有几耐未见过?

三十年前的《癫佬正传》,以社工的角度出发,探讨精神病患在社会中遇到的歧视和压迫,流露出同情和怜悯。只是,当秦沛大嗌「有杀无赔」,当梁朝伟真系无法自控而杀死社工,我始终觉得信息传递得有点模糊,即使电影实在拍得好看。到今日的《一念无明》,改以精神病患的视点观看周遭环境,直接得多,共鸣感也更大。你会发现,三十年来,香港没有变好,只有变差。有精神病的,除了人,还是整个社会。互为因果。

在《一念无明》中,人人也好像有病。不再局限于低下阶层,就算是打份好工娶埋老婆的大好青年,都会抵抗不住生活压力而跳楼自杀。分别只在于,你将问题隐闭了,还是正在接受治疗;接受治疗的话,不代表会被医好,只代表会被标签,然后跌入更弱势的社群。而且,所有问题都好像不会找到出路。老人院不会重视老人,因为人手不够;医生不会重视病人,因为资源不足;想找些空间自行处理情绪,会被咒骂,因为有极严重的土地问题;不再有人关心他人,因为大家都只活在自己的社交平台;连信徒都只会关心自己的情绪,不会有任何同理心,所谓的宽恕,全部也只为让自己踏上道德高地,从而得到宣泄。这才是一般香港人每一天被包围住的气氛。

活在这样的城市,你大概会明白,要活得好,只可以活得比其他自私的人更自私,活得比其他虚伪的人更加虚伪。电影中,最好和最有勇气的人,是余文乐。老豆走佬,被父母宠爱的细佬远赴美国不问世事,留低自己独力照顾日日破口大骂的病母,他牺牲自己也完成责任。女朋友要实现人生蓝图,三十岁前结婚生仔住豪宅,他不惜借钱炒股尽量满足。做好人,在这个地方,会被排挤的。电影中有一幕,余文乐出席友人婚宴,发现其他宾客只关心婚戒大小派场如何,他愤怒得上台训话。结果,不单被全场嫌弃,就连新郎新娘也埋怨败坏气氛。大家都太习惯活得伪善,也太习惯逆来顺受,当有一个儿童走出来笃破国王的新衣,个儿童是会被扔石头的。你叫像余文乐这样的一个做不到仆街的角色,怎可能不病发了?

(来源:香港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