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疼痛极限!日本人剖肚拖出内脏的“切腹自尽”文化,到底是怎么来的?

谈到日本人的生死观,我们相信灵魂不灭,也就是人死后灵魂依然会残存在这个世间。我们把死亡这件事看作是前往另一个价值观不同的世界罢了,不知道该形容为欣然接受吗?日本人总是能够慷慨赴死。

此番思维再扩大延伸的话,就成了佛教的往生思想。往生思想主张人死亡后会前往极乐世界重新投胎,若问为什么日本人这么容易就接受了佛教的观念,正是因为有日本人的生死观做为基础的关系。

在日本的神话中,描述到亡者会前往常世国或黄泉国。尽管之前必须先通过一段漆黑的场所,但不久后就会升上高天原,然后再度下降到凡间来,呈现如此的循环。

所以,依照日本人传统的生死观,死亡这件事在我们眼里,其实带有永恒不灭的生命力。也就是说,我们认为并没有所谓真正、永远的死亡。而西洋人难以理解的“切腹”,便是从日本人的生死观衍生而来。

对日本人来说,这种壮烈的死法是最能够表现一个人高尚的品格、灵魂的圣洁,或者是他的个性美。至于为什么是切腹这种形态呢?那是因为我们认为一个人的死法愈是残酷、愈轰轰烈烈,他的灵魂愈能够彻底地重生。不仅如此,当他的死法愈是壮烈,他新生的魂魄将拥有愈强大的力量,能够在死后完成他生前无法实现的打败敌人的愿望。

类似切腹或殉情、殉道这样的自杀形态,均源自日本人的生死观。附带一提,关于为什么把两人以上共赴黄泉的情形称之为“心中”呢?对此,学界有许多不同的解释,我个人采纳的说法是:把忠义的“忠”字倒过来写,便成了“心中”一词的来由。

它所蕴含的意义,便是对比于武士的忠义精神,主要表现的是百姓庶民的一种奋死抵抗的姿态。换言之,在过去的封建时代,老百姓若是起而反抗那个以忠义为代表、非人道的高压统治政权,因而葬送性命的话,这种死法——意即“相对死”——就称作“心中”。

所以,“心中”的实际行动,同样是以互相伤害的方式来求死。透过这种壮烈的死法,达到净化当事人灵魂的目的以外,亡者也会带着生前的悲愤前往死后的世界,最后两人将能重新转世投胎在他们所期望的理想世界。

切腹,更是这类思想的典型范例。光是切腹的形式,就可区分为好几种:从三岛由纪夫为代表的一般型切腹,到站着切腹的“立腹”,各类型都有。

庆应四年,明治维新时期,曾发生一起著名的堺事件。当时,负责驻守堺市的土佐藩藩兵杀害了十一名法国水兵,因而招致法国的强烈抗议,要求日本必须将相关人等处斩并赔偿。最后,一干土佐藩藩兵便在妙国寺当着法国公使的面前,一个接着一个切腹自杀。

其中,六番队长箕浦猪之吉虽然切腹了,却迟迟未喊出“介错”,以致于介错人无法顺利出手让他人头落地,束手无策之下也只好耐心静等。(编按:介错,日语念作“go kai syaku”,指的是在切腹仪式中为切腹自杀者斩首,以求加速当事人的死亡,避免痛苦折磨的过程。执行者即称为“介错人”。)

此时,只见箕浦队长猛力掏出自己的内脏,排列在自己眼前的地面上,并用鲜血写下辞世诗,然后瞬间把剩下的内脏从肚腹揣下来,朝着法国公使丢掷过去!导致对方一时脑贫血昏了过去,切腹谢罪的仪式也戛然中止。

后来,法国方面威胁日本“如果不付赔偿金,其他人就等着继续切腹吧”,我方讨价还价之下,最后以15万鹰洋定案,取而代之换来的,是其他队友的性命。但是就在隔天,剩下的藩兵因对自身的苟活感到羞愧,选择集体在大阪的大江桥上一同切腹自杀。

在此事件当中,箕浦队长个人所执行的切腹形式,乃是一种将腹部切成十字形的做法。切成十字形的话,由于武士本身采取坐姿,导致横膈膜下方的内脏会被心、肺和胃挤压出来。

然后,当事人再依据体内的排列形状,将大肠、小肠摆到一边,把胰脏、肾脏、脾脏集中到一个地方,等到大致的分类完成后,再咽下最后一口气,这便是最讲究礼仪的一种死法。

切腹最后会死于失血,长则30分钟、短则15分钟,当事人仍具有意识。在这段时间内完成上述动作后,接着便可接受介错人的斩首。

从现代人的角度听来,或许觉得很像在看虚构的漫画小说,然而对于当事人来说却是再认真不过,因为他深信透过此番轰轰烈烈的自虐过程,可以让他的灵魂迈向重生的境界。

再来谈到女子的切腹,主要采取的是“立腹”形式。

在这方面有个著名的事件可以为例:某个女子出嫁后,因为丈夫游手好闲,只好跑回娘家去借钱度日。但是到了娘家,因为她说不出口这笔钱要拿来做什么,父母便不应允。

女子一怒之下,在院子里便以立腹的方式自杀。试想,这名女子借不到钱既回不了夫家,在娘家又受到亲人责骂,俨然世上已无容身之处,而她所抱持的理由,不过是再怎么样也要维护住丈夫的名声。这个事件是发生在柳本藩(奈良县)的真实故事。

采站姿切腹时,同样是切十字形。刀一划下去,内脏虽然不会跑出来,但血立刻就会喷出。一般人大概20分钟左右便会因失血而倒地,在此之前,当事人必须有如金刚力士般叉着腿站立,一直忍耐到最后一刻。

维持这样的姿势需要相当的持久力,不过听说疼痛只会发生在刀子插进皮肤深层的时候,动作结束后似乎就没什么痛感了。

日本人因为相信人的肉体消失了,灵魂依然不灭,也就是所谓的“灵肉二分说”的概念,因此产生了切腹这样特异的习俗,而这样的观念同时也展现在对待亡者的处理方式上。

人死后,肉体和灵魂便会自动分离,基于这一点,日本人会造两个墓,一个是埋葬肉体的墓穴,另一个纯为祭拜而设。埋葬肉体的坟墓称为“山墓”或是“舍墓”,原因是古人实际上的做法便是直接将尸体丢到山里面。所持的理由是:既然肉体最终会消失,也就没有祭拜的必要了。取而代之的,是在住家附近造一个可以祭拜灵魂的坟墓,称之为“里墓”。

演变到后来,索性建造两座坟墓,就叫作“两墓制”。

而随着人口持续增加,其中之一的里墓几乎到了无地可修建的程度,只好带回自己家中安置在佛坛上,以牌位做为里墓。从今尔后,牌位,便象征着灵魂的栖身之所。

在日本,经常可以听到有人在火灾现场什么都没带,只抱着牌位逃生的情形。这对于某些人如基督教徒,简直是无法想像的事。以基督教来说,他们相信人往生后灵魂会回到天国去,不会出现在人类生活的周遭。

反观日本,我们认为祖先会在后代子孙的身边守护,同享生活中的悲喜,因此只要用心祈福,祖先就会庇佑我们。这就是日本人对于灵魂的思维,也是对于死亡一事的看法。

来源:台湾自时报出版《梅干与武士刀:在传统文化中的古老智慧,揭开大和民族创新独步的关键》(原标题:切腹:以灵魂再生为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