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性”看穿人性的《下流科学》

当我在书店看到这本《下流科学:是天性还是怪癖?从“性”看穿人性!》(Why Is the Penis Shaped Like That? And Other Reflections on Being Human)时,以为又是编辑为了博取版面而取的耸动书名,不过在读了之后,确实觉得有点“下流”的感觉XD

我绝不是卫道人士,只是还不习惯《下流科学》的幽默感。其实人一直对食色性也的事感到好奇。不光是人的,就连鸟儿消失的小鸡鸡都能成为亲朋好友之间茶余饭后的话题。

《下流科学》的介绍问的这些问题,其实都是严肃的科学问题:为什么小鸡鸡长这模样?为什么那两颗LP颤巍巍地悬在那么脆弱的位置?恋童癖是变态吗?为什么历史上这么多名人偏好此道?为什么有些人觉得动物这么……性感?人肉怎么可能清甜多汁?为什么只有人类长出这么奇怪的耻毛?女性也会“射精”吗?为什么男同志特别容易迷路?

《下流科学》作者杰西·白令(Jesse Bering)本身就是一位出柜的同志,而且还是无神论的同志,对保守的教会而言,他简直就是罪大恶极。杰西·白令是丹麦探险家维特斯·白令(Vitus J. Bering,1681-1741)的后代,白令海(Bering Sea)和白令海峡(Bering Strait)就是因后者而命名的〔2008年美国共和党副总统候选人、阿拉斯加州州长莎拉·裴林(Sarah Palin)曾表示因为自己可在阿拉斯加从白令海峡望见俄罗斯领土所以有外交经验,成为大笑话〕,他也是《科学人》 (Scientific American)和《石板》(Slate)杂志的专栏作家。他的另一本作品是《信仰本能∶关于灵魂、命运和生命意义的心理机制》(The Belief Instinct: The Psychology of Souls, Destiny, and the Meaning of Life)。

杰西·白令在《下流科学》,用各种科学文献和实验,来诠释我们的身体和复杂的性行为和癖好,试图从“性”看穿人性。他谈男性阳具的形状,以及嘿咻的动作,来解释那是如何为了去除其他男人精子而存在,还有谈精液里的成分如何让女性忘忧,谈我们这种无毛猿为何会长出耻毛和青春豆,谈我们为何满脑子都是龌龊思想,谈男人为何吃喝拉撒睡之外就是下载A片打手枪,谈为何有些女人会潮吹有些女人不会,谈女人的G点和高潮,谈男同性恋不繁殖后代为何还会有性嫉妒,谈宗教怎么由我们演化的心理学里发展出来,甚至谈至今对社会大众而言仍算是禁忌话题的恋童癖、人兽交、自杀等等。

台湾社会在媒体的嗜好腥膻色带动下,算是相当开放的,除了少数保守教会老爱自以为是地找同性恋者麻烦。不过之前的电影《圣诞玫瑰》,连预告片出现“阴道”这个词,捷运站就不给播放,台湾的性教育真是太成功了啊,成功到大家都觉得自己出生时经过的地方都不能在公共场合给人听到啊(难不成剖腹产就比较清高?)。

除非想当个口是心非的假道学,《下流科学》探讨的问题虽然口味咸湿了些,可是却也是每个正常的成人和未成年人,所必须面对的啊!

图书基本信息

英文原名:Why Is the Penis Shaped Like That? And Other Reflections on Being Human
中文译名:《下流科学:是天性还是怪癖?从“性”看穿人性!》(中文繁体)
作者:杰西.白令(Jesse Bering)
译者:庄靖
出版社:台湾漫游者文化出版
出版日期:2013年5月28日

(来源:The Sky of Ge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