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谈何普及?

作者:白水

谈到哲学普及,我们当先问的是:为什么哲学要被普及?学问有很多,但不是每一种学问都需要普及,很多专业而且复杂的学问其实只需要社会上少数的人认识就可以了,大众根本不用了解。比方说考据学就不一定人人都要学会了,因为一来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兴趣,二来大家也不一定要懂得考查不同文本的真伪或者懂得整理书籍的时序。如果说大家应该培养一种求真精神,例如会考究报章或者杂志上的资料来源和准确程度,那亦不必大费周章普及考据学,推广应有的阅读态度和求真精神便可。

香港不同于法国或者意大利等国家,哲学在中学不是一个必修科,更不像是德国把哲学视为选修科,哲学在香港仅仅是个在大学教授的科目,社会对哲学的认识普遍地低。那到底它为什么值得被推而广之呢?这问题其实换句说法,即是在问到底哲学之于社会,又或者之于每一个人,到底有何意义。这样问的时侯,其实我们仿佛预设了哲学对大众而言有意义有价值,只不过我们还未清楚它的意义和价值何在。相反,假如一早就知道哲学是一无是处,便不会有此一问了。当然,可能经过思考之后,我们便会发现也许哲学对大众真的是得物无所用,但相信它之于大众是有意义可言的,而其意义可以从了解哲学普及到底是什么中得到一点启示。

哲学普及与哲学入门

有不少人认为,哲学普及即是哲学入门。哲学是一种很繁复而且高深的学问,大众不是维根斯坦这种哲学天才,往往须花很多心力才可以进入哲学的大门,所以哲普便是一个踏脚石,为大家介绍一些基本的哲学问题和学说,好让大家可以慢慢了解它的大千世界。

其实此类论者混淆了很重要的东西:哲学入门可以是哲学普及的其中一种(这一点将在下文提到),但倒转过来哲学普及并不直接等于哲学入门。假如不是每个人都要认识考据学,那同样地每个人也不一定要认识哲学中很繁复的部分。一个平常人不懂得“实在论”与“唯名论”的仔细论争他也可以过得很好,反过来即使他认识这场讨论也不会令得他过得更好,更何况大众亦不会对这些光听名目已经不明所以的复杂讨论有兴趣。所以,假如哲学普及要对社会普遍人有意义,那它首先便不应该被当成哲学入门,否则其价值就会局限于引导大家进入繁琐深严但又得物未必有所用的哲学世界,根本无法触及大众普遍的需要,亦未必适用于大部分人。

当然,这些高深的讨论其实亦适合一些有兴趣的人,所以哲学入门为一种繁复的哲学问题简介,也可以算是哲学普及的一种,能够满足社会上部分可能有兴趣的人,为他们带来智性满足,只是这不应该是哲学普及最主要的工作。

哲学普及与思考方法

亦有人从哲学作为一种思考方法去理解哲学普及的工作。哲学给大众的不仅仅只是学术内容,更重要的是一种思考方法。哲学思考的基本训练包括了逻辑分析,可以协助大众看出一些论者是否犯了逻辑谬误等等,亦让大家学习怎样去论证和反驳某些论点,训练大家的批判思考。

也许哲学的学术内容对很多人可能得之无益,而且学习了也难免早晚会忘记,可是哲学的思考方法一旦内化了成观察事物的触角,便可以应用到生活的不同层面,帮助我们判断日常生活很多值得探讨的议题,例如民主、社会公义和两性平权等等。

无可否认,这的确是哲学对于大众一大功用,可是一来这种想法忽略了哲学也可以于其他方面对大众有意义,二来思考方法其实并非哲学独有,许多学科例如通識亦会教导学生思考,如果将思考方法直接等同哲学普及的首要任务,那便无法突显哲学普及的独到之处。所以,同样地,思考训练可以是哲学普及的其中一个工作,为大众在不同学科中提供其中一种途径,但哲学普及不能直接就完全等同思考训练。

哲学普及与认识自己

在古希腊德尔菲(Delphi)的阿波罗神殿有一句很著名的箴言,就是“认识你自己”(Σεαυτον ισθι,英文即know thyself)。我们生而在世,并非手空空无一物地过活,人总有很多一直在运用、自以为理所当然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认识你自己不仅仅要了解自己对事物的种种判断和理解,更重要的是思考这些未经反省的见解是否合理或者恰当,这样有助我们更深刻地认识事物,而且在种种抉择上有更正确的决定。

哲学就是一门合适的学科以介入日常生活中种种未经反省的判断。哲学是什么其实很难一时三刻说得清楚,但可以确定的是,它往往都是一种后设反省,要求追问反省对象的本质、意义或者是理由何在。爱情哲学要反省的就是什么是爱情,而人生哲学要问的就是人生的意义。

哲学普及要普及的就不能只是哲学入门── 如果入门的意思是一种预备,让我们慢慢地深入了解一些与自身未必有直接关连的课题。正如哲学家海德格(Heidegger)所言:“若把哲学只了解为一些和生命分离了的纯智构作的话,则这一意义的哲学是无力的……”海德格说的“无力”跟“无意义”可以分开来理解。哲学作为一种高深的学问当然有其智性上的乐趣,这当然可以算是一种意义,因本身追求真理这个活动亦可以是一种意义,但这样的哲学成为了一种抽离的学术研究,则它对我们而言是无力的,因为根本无法直接指导我们去思考一些切身的问题。(当然,有时哲学入门可以是一种很好的预备以反省与自己更有关的哲学问题,在这意义下,哲学入门亦可以算是一种哲学普及。)

哲学要普及的亦不会仅仅是一种思考方法。思考方法当然有用,但方法除了本来值得学习之外,它亦可以是一种辅助,好让我们可以更好地了解值得探讨的课题,而且更要紧的是可以让我们“四通八达”,有能力思考不同问题。

哲学要普及的就是种种与自身关切的反省,让大家可以有一种途径去理解相关问题,而这些问题可以是包罗万有,例如思考政权的正当性、社会对同性恋的看法合理与否、人存生有否意义。探讨这些课题不只带来一种思考的乐趣,更重要的是,通过对这些课题的反省,可以让我们更深入和更好的了解这个世界,并且有更好的理由和能力去应对生活,例如怎样看待身边的人如同性恋者,甚至是怎样看待自己的人生乃至整个世界。

无知乃有知

苏格拉底乃哲学之父,理应是最有知识的人,可是他却自认无知。然而,这样的无知才是有知,因为他知道自己所知的其实不多,而他亦没有人像其他人一般自以为是,把未经反省的见解当成道理。如是无知比起更多自以为有知的人其实懂得更多。

亦因为无知,苏格拉底才会终其一生无休无止发问。如果说一个人没有感受等于没有活过,那一个人没有反省过,他也没有活过。没有活过不是说他从未存在过,只不过用苏格拉底的话语来说,他的人生是不值得活的,因为他的一生根本活得毫不深刻。

哲学的希腊文为“φιλοσοφία”,“φιλο”可以解成爱,“σοφία”就是智慧。哲学就是一种爱智的活动。哲学之于大众,其意义也莫过于此,更爱智慧,其实亦即是更爱深刻而且有洞见的人生。(来源:好青年荼毒室(哲学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