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戒:你的,我的,穿梭架空世界的奇幻之旅

作者:小葵的异想世界

也许你曾在《魔兽争霸》里见识过部落与联盟的纷争,为夜精灵、人类、兽人、和不死的古老史诗所著迷;也许你曾在《地海战记》中被龙与人的关系所吸引,向往着那浩瀚的世界;或者在《哈利波特》的带领下,任由古老的魔法钻进你的思绪,步入古老的虚幻城堡。当你深深地为这些故事着迷时,那么,你已经踏入了作者精细设计好的架空世界。架空世界可以说是由《魔戒》的作者:托尔金先生首先创造的,现代的奇幻文学也就是由此开始的。
但是无论如何,既然是小说,在这个世界里都必须要有小说所必须有的一切事物。小说是人写的,自然得要有人物,藉由人物来串联起每个事件的发展,小说的情节才得延续。因此,小说的基本要素就在人物和事件,这对于奇幻文学之祖──《魔戒》来说尤为重要,因为没有一个完整的历史结构和世界观是无法支撑起这样一个庞大的史诗故事的。

一、人物──种族、语言、诗歌

在《魔戒》里头,诗歌是最为重要的一部份,在文学的发展里面,诗歌可以说是文学最早的原型。在书中,处处可见用这个世界里头比较古老的语言以诗歌的形式所记载下来的故事。
语言和种族是分不开的,《魔戒》中,这个世界最早的种族是精灵,而后有矮人和人类,再来是哈比人及其他后起生物,当然每个时期总是会有一些少数的其他种族出现,例如:树人。尽管我们无法去深究推敲托尔金在他的笔下创造每个种族时是否也同时赋予其独特、完整且严密的语言系统,但是我们却能从他对于各族语言的描述得知部份面貌,例如:优美典雅的精灵语、古老且缓慢低语的树人语……等,同时这些语言及用词也反映出了使用这个语言的民族文化与特性。

托尔金在《魔戒》里头除了剧情与人物刻画多所著墨外,语言是他在这个世界里头花费较多心力的,一者是因为他本身在牛津大学教书时是以盎格鲁萨克逊的历史及语言为主,是以明白语言在历史及文化上的重要性,故以此作为一个描写的重点。再者是因为民族特性及部分文化要以文字来表达其实是相当不容易精确的,很难去抓到一个标准,除了本身就是用以书写传达讯息的语言文字。藉由这些不同种族的诗歌,我们才能更加体会哈比人对美食及享乐的生活情趣,也才能更明白精灵对自然的爱好。

不仅是民族特性,人物自身的描写或许我们可以从外表看出来他的外貌如何,但是不与之对话则很难去看到其内涵如何。但是如果每个人说话的方式又雷同,还会觉得这些人真实存在吗?那是不可能的。因此,语言的运用在人物描写上是极为重要的,尤其是要如何以语言凸显出人物的身分与其背景。像是有人要嘛什么都不说,要嘛就讲一整串,谈吐不俗且相当睿智却又把话讲得像谜语一样的,你一定会想到巫师,甚至会想到甘道夫,但却不会认为这是亚拉冈会说的话。这是托尔金在人物刻划上最为成功的地方,透过语言,人物就活生生地展现在眼前。

二、事件──历史、世界、旅程

史诗必然是因为其肩负着长远的历史及记忆而得以被传颂,尽管我们在《魔戒》里头所见到的是这个世界的第三纪元即将结束的时期,但是故事的过程中却不时以上古时期,甚至是创世之始的史事来引导出一个几近真实的中土世界。我想,一个世界再如何逼真地摹写出,绝对远不如时间在其身上刻划出的真实感,尤其是背负着历史。因此在创造出一个架空世界的时候,深厚的历史架构及世界观变成了让这个虚拟空间实体化的关键。

有了历史,再来要呈现的便是历史在地理上的痕迹,毕竟故事的主题是佛罗多一行人要摧毁魔戒的旅程,既然是旅程,地理也就有了必要且重要的描述。尤其各个种族的生活方式与地理息息相关,同时也是能够展现出这些种族的历史及其文化极佳的媒介。
托尔金不愧是研究语言及历史的学者,在一只身处广阔且复杂的中土世界,成员又是来自四方的魔戒远征军身上,我们竟能在其中每个成员身上看到各自所处的地理及所承接的历史对其造成的人物性格。像是身处荒野的游侠兼北方高贵的登丹人后裔的亚拉冈,他具有的是一个游侠在饱经风霜的历练与敏锐,以及身为王族后裔应有的决策与王者之风,是相当典型受环境历史影响的人物。
这些受到当地环境及历史所塑造出来的人物个性,使得这些人物与该地方产生了一种归属感,我们在这个世界只要一提到某某处或是某某民族便能够了解该地民族的特性就是这样,也就是说这就是将人物塑成了一种独特化与标准化的性格,同时也就增加了人物的真实性。

三、我们的奇幻之旅?

以上所述,我认为这是关于在《魔戒》里头建构架空世界的几个关键,看来有一定的难度,但是回头看看托尔金写魔戒的动机,他是因为英伦三岛缺乏创世神话而作,凭著作者本人的知识与想像孕育而生。但在我们的世界里,中国并不缺乏神话,尽管由于种种因素导致传统神话零散缺乏系统,不过比之托尔金在创作《魔戒》时的背景,条件要好得多了。加上我们有深厚的语言背景,实在没有理由无法创作出属于自己的一个史诗般的奇幻文学,也许这是我们在未来可以试着努力的目标,毕竟在这个过于现实的年代,我们需要再多一些的幻想。

注:本文获得第三届台北大学飞鸢文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