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观念,面对父母的老去

文/ 丁菱娟

我们在逐渐老去,父母却比我们更快速老去,甚至更接近人生尽头。关于这个问题,相信年过50的人都需要面对的。不管你愿不愿意,父母需要我们照顾的时刻不容缓。

连同我们另外一半的父母,通常一般的家庭大概都会有两双父母要照顾。幸运的话,双方父母健在又能够自理生活是最棒的状态,但毕竟是少数,四人之中总有人遭受病痛之苦,或是已经往生,所以几乎每个家庭都有类似的状况。

放下执念,接受新观念

虽然严重一点的病情可以申请外劳或看护来协助照顾,但毕竟不是人人负担的起。有很多家庭因为年迈生病的父母必须有一个人辞退工作,或是牺牲自己原本的生活来全心全力照顾父母,如果身为独生子女的话,这个问题就变得更加的沉重。所以面对照顾年迈的父母,我们一定要心理准备,放下一些执念,调适自己的心情,接受一些新的观念。

我的妈妈和公公婆婆在前几年先后往生,现在只剩下爸爸一位老人家,所以我们兄弟姐妹特别珍惜跟父亲相处的时间。从之前照顾三位长辈,在旁边经历了他们病痛的过程,我自己也学习了一些经验。

我一直是跟公婆住在一起,公公是得帕金森症,临终之前已经有一点失智,大小便失禁,一开始我有点头痛,后来学会像小孩一样哄着他,不把他当成大人来看,也就不会怪他经常做错事或忘东忘西,对于他经常将浴室搞得有异味,也是学着接受并经常清洗,这样的心情调适对负责照顾的人很重要,否则挫折感会很大。

母亲则是在六十多岁就中风,中风半年多父亲辞职照顾她,我一位未婚的妹妹也一直陪伴在身边。我算是比较幸运的人,因为兄弟姐妹众多,又都住在台北离父母家不算远,所以我们经常回家探望父母,兄弟姐妹们都很孝顺,大家都很愿意分担照顾父母的责任,相对的我也没有牺牲太多自己的生活来承担责任。

用爸妈喜欢的方式,爱他、照顾他

母亲中风八年多来,后来是因为胃癌而走,后面几年她变得非常多疑,有时有些幻想,譬如说帮佣偷她的钱,谁又在背后骂她,我们那时候没有经验,老是责怪她想太多,没理会她,于是她更生气挫折,觉得没人理解她的苦。

后来我就改变策略,跟她一起同仇敌忾一鼻孔出气,耐心听她说以前的事,骂她想骂的人,她心情就变高兴了,跟我有说有笑,说我比较懂她。后来我借机帮她泡脚,剪脚趾甲,找机会跟她说话,小心按摩她的脚,她很享受这个时光,其实我也从中得到了宣泄爱她的一种方式。

唯一遗憾的是并没有在她生前告知她的病情,以至于没有问她还有什么想做的事未完成,跟对我们的交代。但是考量到她的个性可能会因此而放弃生存,所以选择不说。而比较无憾是,来得及用她喜欢的方式来表达我的爱。

我意识到生病的老人不能跟他讲道理,他们不是变了,而是病了。因为生病才多疑,才会有不同于平常的表现。如果我们还是用以前那种仰望父母的角度和心情看他们,不仅在心情上有很大的落差,亲子关系也会容易出现紧张。

父母老了之后会变得唠叨抱怨,大约有两个原因,一是身体上真的不太舒服,二是希望有人可以多关心他,想引起儿女的注意力。如果儿女了解这样的心情,或许比较不会觉得不耐烦,愿意多付出关心。

让他有期待与快乐的事,比任何事都重要

母亲走后,父亲感到更加孤单,所以我们兄弟姐妹都会轮流去看他,孙子们也都经常逗着他,他今年85,身体没有以前硬朗,膝盖也不行,但基本上他是一位乐观的人,只是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趴趴走到处去吃美食。

他最大的兴趣就是吃,以前考虑到他身材太胖,所以我们就禁止他吃太多,油炸的不给吃,热量太高的也不给吃,兄弟姊妹们管东管西,你一言我一嘴,有一回他竟生气的说,「我年纪这么大了还不让我吃喜欢的,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这句话打醒了我们,想想也有道理,后来就轮流带他去不同的餐厅,他也变得高兴起来。

从这件事我也学到,对于老人家尤其80岁以后,其实不用太限制他们想吃的东西,如果没有立即的危险,或许就让他的晚年还有一些值得期待和快乐的事,这远比延长寿命重要。

倘若生病到最后已经没有生活品质的时候,也不要太强求的用积极又无谓的医疗方法去延长生命,接受死亡或许是比较人道的做法。我想若能让有生之年拥有品质的生活,比痛苦的延长生命,像植物人般的活着意义更重要吧。

(来源:世纪奥美公关-丁菱娟的部落格